回到離你最近的地方

關於部落格
在那深秋的子午,我們已航渡千年
  • 132495

    累積人氣

  • 7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客台《南風。六堆》內埔篇:檳榔蔭下,觀後感





檳榔父女的互動中有一項讓我印象深刻。

筱娣的牙醫診所開業時,村長送上白袍讓父親替她披上。穿上白袍的筱娣因有些緊張而肩膀內縮。此時父親做了一個動作──

輕拍女兒的背。








爸爸在戲中曾兩次拍筱娣的背。第一次是上述片段,第二次是劇末的口腔癌防治公聽會。那是爸爸第一次肯定女兒的想法,當兩人準備一同離開現場時,他又拍了一下她微彎的背,似乎又是在提醒她要抬頭挺胸、理直氣壯。

這一拍,讓我想起客籍詩人張錯的一首<檳榔樹下>:

有一種香味牽引我,
有一種夏天昏眩我,
有一種翠綠有一種樹,
高大而溫柔,
(並且寂寞!)

令我傾心和心碎,
並且如此正直,
好像全部天空
皆以它為軸心。
所以必須正直
不偏不倚地成長
直到所有的椰子樹
都不堪累累的果實而彎腰,
它才顯得更孤單而高貴──

以高貴的心
開出一簇如星子燦爛的花,
並且結苦澀的果,
讓人沉醉。


要站得直挺挺的,像檳榔樹一樣。





OK,把焦點拉回診所開業那一天。
讓醫生女兒洗牙之後,滿心喜悅的父親跑來天后宮上香,下車前不忘用後照鏡照照閃亮的白牙,結果:




不是牙齒髒,而是照的鏡子髒。這個小插曲很幽默,是不是有什麼特別的含義呢?


天后宮中另一個小插曲:導演客串的觀光客現身。真是有夠觀光客的,看到什麼都想拍想聞~


這裡也讓觀眾明瞭父親的性格:看見不對的事就立刻糾正,毫不轉彎,有時會顯得比較不通人情。
然而有什麼爸爸,就會有什麼女兒啊~



天后宮的小角落傳來熟悉的聲音,正在討論檳榔盤價的溫立超先生以驚人的造型登場。






兩排鬍子、白色汗衫,霹靂腰包!好勁爆!
老妹看完《神仙谷事件》後有小誇他:「很少有年輕偶像歌手會跑來演兇手這種角色…」

那阿超呢?應該又破新紀錄了吧。
我越來越搞不清楚我內心的讚嘆是來自於他的演技還是他的不顧形象了(笑)。



診所開幕的第一天晚上,父女就戲劇化的吵架了(攤手)。然後女兒就騎上浪跡天涯小噗噗離家出走~



很喜歡筱娣在小鎮裡繞來繞去的那幾幕。怎麼繞都是檳榔樹,彷彿是一座迷宮、一場青色的惡夢讓她繞不出去。那個泫然欲泣的回頭,是找不到出口的失措,還是有點希望父親能追過來呢?



不過這樣的出走和迷途都是為了之後和阿超的相遇吧(噗)

筱娣也真是的!鄉民明明點妳唱客家歌,妳卻選了英文歌來唱!
怎麼跟某位「客家小王子」一樣叛逆呢?


有趣的是,她點了一首叫作<Right in You>的歌。


我一開始以為這是一首英文老歌,上網查了半天找不到資料!後來發現…這首歌的作曲人叫Jason Betelnuts。

betel nut...不就是檳榔嗎?

所以我被騙了嗎?這首英文歌只是想證明筱娣和阿超屬於相同的level?還有帶出後面那支客語插曲而已嗎?(翻桌)


PS.  從女主角徐麗雯的FB上得知,這首Right in You是導演張瑋真為本劇信手捻來的創作!真才女也!)


聽見筱娣唱英文歌,鏡頭切到原來也在現場的阿超臉上。


看預告的時候就很喜歡某許在這5秒內的表情轉變(截圖截不出fu來啦><)

一開始是斜眼窺視這個女生,接著想到什麼似的笑了一下,然後眼神變得比較深沉。是在筱娣身上看到七年前剛畢業返鄉的自己嗎?


「翻譯的男人」這段快讓我笑死+囧死了!
(看許仁杰的戲真的得坐在一張大床上,想笑的時候才能躺下滾來滾去XD)


未經同意就幫人即時口譯實在太白目了!後來還跟著合唱!筱娣為何生氣我完全理解!
「本姑奶奶在唱歌你翻什麼翻唱什麼唱啊!英文很好嗎!」


好不容易甩開村民,準備離開的筱娣又被怪怪男阿超叫住:


「知道路嗎?」現在看來是很平常的一句話,不過…



廢話不多說,直接跳到泰式餐廳的相親時間。我彷彿又可以讀懂筱娣的心聲了:


「我不缺車也不缺房,不要隨便把這個又矮又台的小黑人推給我!」



「準備好了干我屁事啊(笑)!」



偏偏阿超又很少女(?)的托著腮對她笑,然後用擅長的冷笑話激怒她~



(某許在訪談和幕後中都有提到:「這個女生很難追…」意思是指現實生活中被許仁杰那麼一笑的女生個個都棄械投降了的意思嗎?)



當筱娣瀟灑的離開餐廳,卻無法用手機定位離開的路時,阿超也瀟灑的走向他的大車:
「我跟你同個方向,跟我吧!」


從初識那一晚的「知道路嗎」到「我跟你同個方向」,有嗅出什麼來了嗎?
「方向」好像就是阿超和筱娣這一對的關鍵字。

「跟我吧」乍聽之下像在隱喻男女關係,但看完整齣戲才知道,原來阿超也遇過筱娣的困境。他倆想做的、想前往的方向是一樣的。

不過,看了某許騎檔車的駕勢,好想叫他換一台小的。感覺好吃力、腳都快搆不到地了(被打)




兩人併排騎車+鬥嘴很可愛,感情真的都是鬥出來的~


直到晚上,才由筱娣媽來揭曉「總是笑咪咪」的阿超的身世。但同情是不可能演變成愛情,愛情也千萬不能建立在同情上。所以……兩人應該是不可能繼續下去了吧?

可是沒想到!阿超並不只是我們所想的那種單純的可憐的台客小檳農!雖然外表毫無可取之處,但他很聰明,懂得投其所好!


筱娣不是會喝咖啡嗎?剛好他就會煮咖啡!



喔!下挑戰書…呃不,是正式邀約了!




當女孩子漸漸卸下防備,露出充滿安全感的信任笑容時,就知道一切漸入佳境~~







筱娣開始會害羞,表示把對方當作男人了。聰明的阿超也得意的笑了。






原來七年前大學畢業返鄉的阿超深感檳榔價格低落,所以想把自家的檳榔園鏟掉,改種別的。當然,此舉引發了繼父的不滿,鬧起了家庭革命…



喂,冰山美人鐘筱娣醫生妳怎麼了!不僅鈕扣解放,妳的語氣和表情都解放了!




家庭革命無效後,阿超轉了個彎,在檳榔園中種起咖啡來,讓檳榔樹成為咖啡的遮蔭。這樣做不僅保全了老臣,還培養能帶來錢潮的新血,一舉兩得。




看著阿超沖咖啡,不禁感到「會沖咖啡的男人」跟「會煮奶茶的男人」一樣有魅力!可是,欸?沖咖啡不是某許求學時期在打工處學來的本事嗎?

欸?所以現在是某許還是阿超!導演快來說清楚!為什麼讓阿超英文好、能唱歌又會沖咖啡啊!
許仁杰你真大膽!把自己的才能置入角色裡算什麼英雄好漢!




看戲前,以為這角色是小丑;看了戲才驚覺他是魔術師,甚至是魔法師!把綠金變成褐金的鍊金術師!


而且,某許的國語口條真的進步了!還記得《情義月光》裡,為了和不諳台語的春蘭交談,順從也說了一大串國語。但每當他一開口說國語,我就想叫許仁杰退駕!

我是來看沈順從的,怎麼許仁杰老跑出來碎碎唸呢?


說真的,他那低沈濃厚的聲線真的很適合說閩南語、客語這些古老的漢語(如果粵語說的順也會很好聽吧)。不是說他講國語不好聽,也很溫柔斯文,但就是少了一種韻味。

《檳榔蔭下》阿超講國語的片段也很多,有些語氣也很「許仁杰」,卻不會讓我不耐煩,是比以前有戲了吧!我開始享受講國語的許仁杰了!這點真的很棒!

當然,一切都要歸功於編劇把阿超的台詞寫的流暢、幽默又有內容,才讓這個角色(在不算多的戲分中)顯得那麼飽滿…近乎無可挑剔。


平時是個不擅表達、贅字一堆、講話兜來兜去沒重點的人,一旦演起戲來就變成說話大師──
許仁杰,幸好你演戲了。你不演戲怎麼辦啊!人生將會多麼貧瘠、多麼沒亮點啊!


 *


追女仔阿超的心得就分享到此。最後還有一點小心得,關於劇名「檳榔蔭下」。

因為阿超的咖啡樹是在檳榔的遮蔭下長大的,他和筱娣身為檳農子弟,同樣也是檳榔奶大的。檳榔是內埔種植面積最大的農產品,也就是說大多數的內埔人終其一生皆受到檳榔的庇蔭。因此,這個「蔭」字用得好。

2007年初我在烏松崙賞梅時,因為梅林中一棵棵筆直的檳榔樹太過突兀破壞相片美感,我氣的在心中咒罵他們。現在想來他們有多無辜。看完這部片,我想我不會再討厭檳榔樹了。

無視癌症風險嚼檳榔的是人、無視水土保持把檳榔種在山坡上的也是人。大自然從不蓄意,是好是壞全憑人類自己作主,自己承擔。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