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離你最近的地方

關於部落格
在那深秋的子午,我們已航渡千年
  • 132495

    累積人氣

  • 7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聽克拉克說完的打屁與牢騷




一,看見那道光


知道歌名的時候就忍不住笑了。外地人和台灣八年級生大概不知道「那道光」是台灣某飲料廣告哏:
http://www.youtube.com/watch?v=nBK4AH8ZozU


聽完歌,第一個念頭就是:「為什麼選這首?這不是潘裕文的歌啊!」


原本還以為是他自己的詞(因為充滿初寫者的熱血和對壓韻的堅持),沒想到是JerryC的大作!JerryC你真的是──


好帥!2011年見過一次面就讓我思念到現在~~>/////<


當然,抒情專輯中通常要有一兩首中、快板的歌以防聽眾睡著。但這首歌對於整張專輯來說實在很跳tone。不過就因為跳tone所以容易記住!而且很洗腦!專輯聽完一遍唯一唱的出來的就是這首!


看見那道光
詞曲/JerryC


有沒聞到花香 美好的正在熱烈發芽
試著振振翅膀 別因為生澀而顯得慌張


想像 正在飛翔 把所有軟弱都五花大綁
爬上那座高牆


看見那道光 心情都上揚
看見那道光 什麼都不怕 親愛的知道嗎
耀眼得爆炸 燦爛得囂張
狂飲金色光芒下痛苦都遺忘 就是那道光


聽久,慢慢順耳。更感受到一股復古的趣味,腳尖會跟著節奏一起點踏點踏。欸,這首歌超適合編舞的!強烈建議菜們編一個「看光舞」,用最簡單的動作、越俗越有力!阿潘唱現場時大家就在台下跳!絕對會像伍佰的「花朵舞」一樣引發全民熱潮!


反覆聆聽<看見那道光>,我腦中浮現了「日系校園青春純愛電影」的畫面:


男女主角可能是學生會委員,也可能是班上的正副班長,原本互看不順眼,卻得為了校慶等活動不得不合作。經歷各種摩合後漸漸對對方產生信任和好感,最後在校慶音樂會中相望、告白、牽手,在音樂的催化和同學的起鬨下上演甜蜜親吻戲碼…


原來這首歌就是要在那個時候唱的!青春、熱血、無懼,所有美好都凝結在金色的一瞬間──那瞬間,沒有克拉克。




二,玩具


一聽前奏我就知道我會喜歡這首歌。一看作曲人:伍家輝。沒錯,一直以來很欣賞他輕盈宛轉又甜美的曲風。然後作詞人:呃?什麼,是陳信延!哇!這個詞是陳信延寫的!也太精采太高級了吧!陳信延難得高級的作品~


哈!好啦,我知道是某許小朋友等級的曲讓信延哥無法伸展拳腳。


玩具
詞/陳信延  曲/伍家輝


望著那玻璃彈珠 打呵欠
堆砌的樂高推翻 一瞬間
哪裡有鞦韆不會生鏽的樂園
再給我更多 玩不到一分鐘就會失落


玩過了大笑哭泣 玩說話
玩過了爭奪犒賞 玩懲罰
以為會愛不釋手 卻放開了手
請原諒貪玩的我


玩過了牽手親吻 玩吵架
玩過了嫉妒羨慕 玩謊話
玩遍了整個地球 卻敗給寂寞
剩甚麼 還能玩弄  剩下一個我


我們從好奇新鮮 到討厭
遊戲中葬送青春 一轉眼
摩天輪轉了一圈 誰把夢遺落
再給我更多 玩不到一分鐘就會失落


玩過了足球象棋 玩衝浪
玩過了電玩相機 玩吉他
以為會愛不釋手 卻放開了手
請原諒 貪玩的我


玩過了爬山游泳 玩戀家
玩過了舞蹈紅酒 玩種花
玩遍了整個地球 卻敗給寂寞
剩甚麼 還能玩弄 剩下一個我


玩過了勇敢掙扎 玩害怕
玩過了珍惜後悔 玩牽掛
我想要握緊雙手 卻鬆開了手
賠上的代價很痛


玩過了煙花送花 玩老花
玩過了爬行飛翔 玩躺下
玩遍了我所擁有 到失去所有
剩甚麼 還能玩弄 剩下一個我 喔 誰要來陪我


整首歌圍繞著一個主題,就是人面獅身獸問伊底帕斯的問題:早上四條腿,中午兩條腿,晚上三條腿的動物──人。


從「大笑哭泣說話」到「爬行飛翔躺下」,人生貫穿其中。歌中的「我」是人生的「玩家」,人生是他的玩具,玩遍人生中各種新奇美好的事物、酸甜苦辣的情緒,最後仍是「剩下一個我」。


諷刺至極。總以為人生掌握在自己手上,但我們不過是神的玩具、彼此的玩具。


不過潘裕文你放心,你絕不會寂寞的!你是發光體,會有成千上萬的善男信女前仆後繼湧向你。本巫婆已在前年預言有一天你會自己出來當老闆。今天更在此預言你終其一生都會有人陪伴,雖然對象可能一季一季的換…




三,分手進行曲


11月4日高雄簽唱會,他在台上唱,台下的我拚命掉淚。真的是「拚命」,因為這可能是最後一次聽他唱現場了(情緒要作足,才不會留下遺憾)。而他也彷彿看透我似的選了這首…


分手進行曲
詞曲/張簡君偉


這次是誰打破規則 都不再重要了 心痛也痛不死人的
我們都只顧著快樂 卻不願意犧牲 互相自私的央求著


愛掉了色 赤裸裸的爭吵著 不如分開快樂


這是我們最後一起唱著歌 曲終人散不再拉扯
沒有太多的假設 我們不適合
我們都上了這一課 對錯今後都不再賒 分手進行著


這是我們最後一起唱著歌 曲終人散不再拉扯
沒有太多的假設 我們不適合
我們都上了這一課 對錯今後都不再賒 分手要快樂


旋律很快烙印在我的聽覺裡,這是芭樂歌的基本條件。據說本來是要給梁靜茹唱的,卻被潘裕文搶了過來(誤)。難道想當男版「梁靜茹」?唉,不是林志炫接班人嗎?




四,懷舊


剛剛才在<分手進行曲>,一下子好幾年過去,立馬要<懷舊>了呢!
這是送給星光一班某人的歌嗎?是的話,某人是誰?那麼多年了,難道從沒有在Starbuck巧遇過?


嗯,沒他在,潘應該是不會自己走進Starbuck的。


懷舊
詞曲/彭學斌


沒想到在這裡遇見 難免興高采烈了點
你開始侃侃而談著那些年
我偷偷打了個呵欠 看了看牆上的時間
和你眼中依然閃爍的想念


抱歉我是冷漠了些 過去也美好且真切
分手後的聊天更是種哲學
並不是要故意不屑 往事都說只能回味
只是我愛你 那是多久以前


想念不是留戀 說謊不是欺騙 時間早就殘酷地帶走了熱烈
紀念不是眷戀 眼淚什麼感覺 說真的純粹就只剩下寒暄


擁抱是種禮節 太久沒有見面 話題當然只能夠圍繞在昨天
眼神儘量簡潔 問候小心拿捏 我只是懷舊 沒有別的雜念


你有新的視野 我也不再短淺 這年頭怎麼連回憶都會有期限
還有什麼感覺 都假裝沒看見 我只是懷舊 不敢再重來一遍
我只能懷舊 再也回不到從前


細節多到像一篇「與舊情人巧遇」教戰守則。貼切的描述所有會發生的事、該說的話和該表現的情緒。曲也是非常的…芭樂。對我來說就是另一首芭樂歌。


芭樂不是錯(我MP3裡也一堆芭樂歌),只是剛好沒在第一時間感動我。




五,康復


唉啊~又是伍家輝的曲耶!嗯,這曲挺冷調的,詞也比較抽象詩意、給人較多想像空間。但,反覆聽了幾次,感想還是:???


康復
詞/陳穎見  曲/伍家輝


蠟燭被吹熄 只是因為我太用心的呼吸
用心的呼吸 只是因為不想太專心 專心的歎息


不想再歎息 只是因為秋天過得很貧瘠
雖然有時候整理著情緒 回憶會突然光臨


回憶很詭異 只會帶領淚水跳著圓舞曲
我是不知所措的園丁 看落葉被風吹起


風突然吹起 只是因為突然有點想念你
有點想念你 只是因為故事沒繼續 繼續寫下去


故事沒繼續 只是因為有一天你很安靜
我已經發現變色風雲 你最後說對不起


一句對不起 我就這樣擁有過去沒有你
回頭望著路上的腳印 我決定原諒自己


原諒了自己 拿著蠟燭學會了心存感激
感激自己爭氣  康復只需要一星期


很小品的歌,感覺是偶像劇裡演到某些劇情才會跑出來的小小插曲。就是一個主旋律在反覆,沒有高潮也沒有餘韻的結束了。


11月4日簽唱會還沒開始的時候,台下的我聽著主辦單位反覆播放的潘歌,不知為何忽然想起張芸京唱的<若無其事>(最近很愛)。為什麼潘沒唱到這首歌呢?如果<若無其事>是他唱的有多好!要是他唱的我就可以一邊哭一邊咬手帕一邊在心裡偷捶他一邊撒嬌說:


「你怎麼會唱到這種歌?你是要逼死誰!嗚嗚怎麼那麼好聽!這樣我怎麼離開你啦!壞東西~~」


為什麼唱不到我一聽就崩潰的歌呢?是天意吧,讓我可以乾乾淨淨和他告別。用不著康復因為從來就沒有傷,沒有傷是因為不是本命所以沒有很多愛。雖然他曾經深深的感動、震撼了我讓我不得不幫他寫文,雖然他曾讓我誤以為言情小說裡的情節可能會成真…




六,等不及去愛


三首抒情曲後又出現中板快歌。這也是11月4日當天播到爛的一首。很輕快,很可愛。不管聽幾次身體都會跟著搖擺。很好聽,即使不是潘裕文唱也好聽。


等不及去愛
作詞/張簡君偉+潘裕文  曲/張簡君偉


誰在路口發呆 不經意的左顧右盼
在等著誰 演出一場 下雨的意外
誰在街角等待 只為一次巧遇浪漫
雙手插口袋 不能溫暖另一半


原來愛啊愛啊很依賴 也很可愛
像個愛哭的小孩 反反覆覆沒有答案
就是喜歡撒嬌耍賴


愛啊愛啊很精彩 也很厲害
就像電影的對白 長長短短不同節拍
只為把這謎底解開
人們早就已經等不及去愛


誰把嘴角笑開 手心上面那枚指環
將為了誰 閃亮一回 永恆的燦爛
誰把眼淚擦乾 丟掉拖鞋牙刷襯衫
一個人晚餐 獨享整晚的自在


原來愛啊愛啊很自然 也很痛快
就像夏天的大海 搖搖擺擺浪花小船
誰能錯過追逐浪漫


愛啊愛啊很期待 也很奇怪
像個不停的鐘擺 滴滴答答不斷循環
只為提醒時刻到來
人們早就已經等不及去愛


愛啊愛啊很自然 也很平凡
就像眼前的男孩 平平淡淡容易忘懷
只好努力重新再來


愛啊愛啊很純白 也很夢幻
就像對面的女孩 我們只差一句對白
就能把這扇門推開
人們早就已經等不及去愛




七,躺著也中槍


我聯想到椎名林檎的<真夜的純潔>。
但我不是很懂這首放在《聽克拉克說》裡的意義…諷刺社會動盪?時局不安?政局紛亂導致人民痛苦?


《夢想家》裡有一首<沒有人是傻瓜>。而這首是進化版?


躺著也中槍
詞曲/陳信延


八樓的爆炸 震碎了地板 壓垮我剛新買的床
驚醒的我 逃離案發現場 順便踢到鄰人的仙人掌
別人闖的禍往往算到我頭上
別人的甜頭 我從來不奢望


馬路太糟 大街太亂 走到哪裡 都有鐵板
沒事不要出門閒晃 為何我連躺著也中槍


不過是想要好好吃頓飯 隔壁竟然坐了一位黑幫
射出的子彈穿過了腋下 幸虧我早上有燒香
別人欠的債 都叫我來償還
別人的幸福 都與我無關


馬路太糟 大街太亂 走到哪裡 都有鐵板
沒事不要 出門閒晃 為何我連躺著也中槍


別人欠的債 都叫我來償還 OH NO
別人的幸福 都與我無關


世界太糟 命途太亂 到底誰會  有好下場
潔身自愛 也沒保障 掃到颱風尾太平常


馬路太糟 大街太亂 走到哪裡都有鐵板
不是我要雪上加霜 小心你會躺著 中我槍


既然要玩這種警匪諜報槍戰(?)風格的歌,編曲就再花俏再卡通一點吧!潘的聲音也是,可以再神經質、再誇張、再荒謬一點!然後我也想到這首歌的MV該怎麼拍了──


MV中阿潘有一位好吃懶作、日日沉迷遊戲的宅男室友。有一天室友在玩game的時候突然被螢幕吸了進去。潘只好跟著跳進去拯救他。接下來就會出現很多遊戲裡的經典怪物及闖關橋段,當然它們通通都被潘掛掉。最後,潘踢開地獄的大門,看見被五花大綁的室友。當潘拚命又帥氣的幹掉擋在他眼前的終極boss,準備轉身救室友時,室友卻拿著武器抵住他的後腦杓……


最後一幕要特寫潘的表情,從驚訝到嘴角露出「好啊你想玩是不是本大爺奉陪」的壞笑,一鏡到底!帥慘了!


好啦,其實我想說的是…如果收到一首<黑色柳丁>等級的歌就更適合這張專輯的tone了。


然後,沒事真的不要出門閒晃。尤其不要晃去聽什麼「多年的好友」唱歌。小心「人在巨蛋坐,狗屎天上來」。有時相見不如不見,切記切記。




八,洞


快歌結束後一連三首都是KTV歌本中「一字部」的作品:洞、針、好。
呵呵,「洞」是「針」的很「好」,呵呵呵呵(癡漢笑)


一開始很好奇,不知道他會用奇妙的「洞」字唱出什麼奇妙的歌。懸疑?恐懼?耽溺?窺探?渴求?或…情欲?


蔡明亮有一部電影叫《洞》,這首歌也會走意識型態風格嗎?



詞曲/JerryC


有些抉擇沒有不可能
一個人 兩個人
有些緣份只隔一條河
不曉得 是不是我的


妳曾經問過 愛是什麼
花開果結哪需要理由
我不加思索 是因為
就在不久以前 我聽妳說過


愛是無底洞 找不到出口
為什麼 為什麼挑這時候
愛是無底洞 只缺個藉口
想不透 讓我觸動的理由


聽完第一遍我說:「又一首芭樂!BORING!JerryC我對你好失望~(少女淚奔)」
聽了第二遍我發現:曲是打動我的,詞也沒說的太滿。而且…我不知怎麼的想起了遠在地球另一邊的兩個男孩:享譽全球、名利雙收的一個巨蟹座、一個處女座…


我想起了我沒寫完的真人同人,沒講完的愛情歷程。如果那篇文有寫下去,應該就是這個fu…


不過要是由我來命名,我會把這首歌取叫《理由》。然後把《洞》這個字留給另一首以「懸疑/恐懼/耽溺/窺探/渴求/情欲」為主題的歌。




九,針


形而下的去理解的話,這又是一首「舊情人相逢」。哇,這張專輯有兩首相同情境的歌耶。果然年紀越大舊情人越多,而且城市越小,隨便走在路上都會遇到。


當然,形而上一點,不一定是「面對面」的遇到,或許只是某種突如其來的「回憶反撲」。就像11月4日站在台下的我,一邊聽台上的人講述EMO和耳朵的事一邊被往日回憶啃蝕,哭到顫抖。



詞曲/彭學斌


以為沒有再想念了
以為時間留不住人
相安無事的度過了每一天
直到再和你相遇而毀滅


愛情最經典的畫面
永遠是淒美的殘缺
就算外表有多體面
也掩飾不了遺憾過的臉


而你又 一針 一針 一針 越來越深
我不疼 心上卻都是被回憶扎了的疤痕
然後 一針 一針 一針 直到底層
戒得了愛你的愚笨 卻學到老學不了 放棄你的快樂


以為當時把心一橫
以為過了就都好了
愛卻沒那麼容易放過我們
用幸福的過去打擊得分


這首應該就是專輯中的「芭樂王」吧。潘在詮釋上也比其他首還要用力,但怎麼聽就是覺得不夠煽情狗血…


忽然想聽某許唱。他濕黏糊悶的聲線,會把這首歌變成什麼樣子呢?
不過,歌詞裡「戒得了愛你的愚笨/卻學到老學不了/放棄你的快樂」這一句很觸動我。


「戒得了愛你的愚笨」=「沒有笨到繼續愛你」=「不再愛你」。即便不再愛了,還是放棄不了、忘不掉你。愛到最後常會簡化成一種莫名的執著和不甘心。就算得不到對方,也要把和他的回憶緊鎖在心底,做為另一種白頭偕老的方式。




十,好


11月4日簽唱前,我跟有買One Day版的小娟媽借手礼來翻。某一頁的五個字讓我有晴天霹靂之感。為什麼會出現這五個字?這不就跟小美的出版品中出現「不安靜的夜」或某許的刊物中出現「早知道愛」是一樣的意思嗎?


回家打開專輯,一翻歌詞本才知道,那五個字是這首<好>的最後一句歌詞──



詞/潘裕文+黃淑惠  曲/黃淑惠


我竟然忘了怎麼細數天空的美
我竟然忘了怎麼察覺你的疲憊
我竟然忘了怎麼走出我的傷悲
我竟然忘了怎麼感受 你


曾經我是極度的喜歡唱歌給你聽
曾經我是極度的歡迎你總是寸步不離
曾經我是極度的期待我美麗的夢
曾經我是極度的單純 單純


其實我很好 有時候還覺得不夠好
其實你很好 有時候還覺得不夠好
其實他很好 有時候還覺得不夠好
還可以更好


曾經我是極度的厭倦愛說話的你
曾經我是極度的討厭你把我蒙在鼓裡
曾經我是極度的需要放下的勇氣
曾經我是極度的單純 單純


其實我很好 為什麼還覺得不夠好
其實你很好 為什麼還覺得不夠好
其實他很好 為什麼還覺得不夠好


怎麼樣才好
重來好不好


暫且不看作曲人是寫<LOVE>的黃淑惠,坦白說我偏好這種調調的曲子。可是這個詞實在太…(潘竟然有參與創作)…太物理了!什麼…


「曾經我是極度的喜歡唱歌給你聽/曾經我是極度的歡迎你總是寸步不離」
「曾經我是極度的厭倦愛說話的你/曾經我是極度的討厭你把我蒙在鼓裡」…


這完全就是物理的世界啊!最後一句竟然還讓潘用一種孱弱、近乎哀求的氣聲說「重來好不好?」
天啊!你女王耶你求誰!?


原來…這就是真相!原來三、四年來都是我在自作多情?
太好了,幸好我已經決定告別…


告別「阿潘」,等於告別我星光CP排行榜第一名「潘許」及第三名「物理」。原來潘許不過是表錯情的產物,為了它幾乎毀掉王道配對的我真該羞愧逃走!而物理…原來依舊堅若磐石,不是時間和媒體的利刃傷得了的。太好了,只要爸爸媽媽破鏡重圓,星光一班合體就有望了。


當然,換個「不那麼物理」的角度想,「重來好不好」可能只是像Coldplay在<The Scientist>裡反覆吟唱的四個字“back to the start”。回到最初,回到初衷。


每個人都是獨一無二的,每個人都很好。有自己的生命歷程、有不同的功課、不同的任務要完成。誰也不比誰差,我知道,但有時還是失心瘋的想比較…


「如果你還沒成功,表示你不夠努力」這句話百分百正確的嗎?有些人什麼都不做就一生安逸,有些人拚死拚活仍難以翻身。當然啦,想努力就要百分百投入,這樣即使徒勞無功也沒有遺憾。有智慧的人都知道:過程比結果重要,修行比成功重要。


扯遠了。讓我們單純點,寧願相信「重來好不好」是一首歌。而這首<好>是回應它的答案。




十一,什麼都得自己學會


什麼都得自己學會
詞曲/彭學斌


需要清新的空氣 這個世界被污染得可以
我的耐心走到山窮水盡 過了很久 還是無法痊癒


也許突然被點醒 總不能一直這麼耗下去
就算再多搖頭歎息 多令人生氣
也要面對 那些無法預期


剛傷過的心 單靠旅行怎麼行
剛離開人群 又想去熱鬧party
我睜大眼睛 也看不仔細
一邊摸黑一邊探索 意義


走過了一遍才發現
原來什麼都得自己學會
一天一天堆積的笑和淚
以為到的邊緣 還沒到底線


沒有什麼叫做完美
只是選擇我想要的世界
每一次 劃下 重點 勇敢 去追
讓夢繼續繁衍


人一輩子做好一件事就功德圓滿了。如果你找到了你唯一能做的那件事,恭喜你。
在那個領域裡,把什麼都學會。





整體心得:


如果這張專輯叫《等不及去愛》會不會比較輕鬆?




因為用了「聽克拉克說」這樣特別又詩意的專輯名稱和宣傳文案,我總以為這次的歌曲會「講深一點」。坦白說,我在期待「潘懸」、「潘青峰」。可惜這11首大多還是中規中矩…


(不過他有把情歌的數目控制在5首以內,沒超過一半,值得嘉許)


潘說,這張專輯更貼近真正的潘裕文。但我不覺得這張跟《夢想家》有多大差別,調性很類似,都很向陽,很安全。沒有特別來首hard rock,也沒安排鐵肺王子飆高音飆到歌迷閃尿…


現在想想,《夢想家》有那麼不貼近潘裕文嗎?


因為四首主打歌中有三首是戲劇主題曲,並非為他量身打造的緣故?好吧,如果繼續待在華研,可能永遠不會唱到<看見那道光>這類的歌。如果「更貼近潘裕文」代表可以自己設定主題、選自己想唱的歌,那《聽克拉克說》或許真的圓了他的夢。


那…更多面貌的展現呢?例如暗黑的潘裕文?頹廢的潘裕文?迷幻、暴烈的潘裕文?未來還有可能滿足「以前的我」對他的期待嗎?


總歸一句:好自為之。
從今天起我要放下了。放下他等於放下「比較」、放下「空等」。借<分手進行曲>一句詞來說:


沒有太多的假設 「愛恨」今後都不再賒


謝謝「阿潘」這五年來滿足我的妄念,謝謝「阿潘」讓我看到言情小說才會出現的畫面。謝謝你讓我感受到(or誤以為)有個人曾是這樣被愛、被寵、被需要著。


或許從此就是兩個宇宙了。我很榮幸目睹你,並目送。
再見,我的滿月、我的玫瑰。再見了,潘許的「潘」。




你好,夢不落的主人,潘裕文。




2012.11.04 《聽克拉克說》夢時代簽唱會FB相簿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