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回到離你最近的地方
關於部落格
在那深秋的子午,我們已航渡千年
  • 135612

    累積人氣

  • 5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許仁杰828 Wanna Be展翅飛翔音樂會






抵達The Wall,跟一加領了熊熊樂園自製的號碼版之後,大雨才痛快的灑下來。直到入場前牆外都是連綿不絕的雨和越來越強的風。我背著裝著筆電異常沉重的包包,一會在騎樓發呆、一會潛入B1吹冷氣兼偷聽某許綵排…




後援會的心意:花籃、吉他氣球和翅膀已經送到B1走廊上了。




想在演唱會中得到驚喜,就要離演出場地遠一點。但我這次還是忘了走開,傻傻的站在距離主唱一牆之外。一邊聽一邊抱怨:怎麼選這首?你能唱出什麼新意?…這首不是唱過了?再唱一次會比之前好嗎?


不久,<如果這裡忽然下雪>理所當然的出現了。


好真實,幾個月以來縈繞心頭的畫面通通躍出腦海──
就是這面牆,只有一面牆,你知道牆外有人在等待嗎?你知道牆外的世界一直在下雪嗎?


只要這樣想,這首簡單、小品到不行的純愛情歌就會比那些暢銷女歌手的經典更能令我潸然淚下。





陸陸續續人都到了。我認識的、不認識的,全為了許仁杰聚集到The Wall。6點開放入場,我幸運的站在離舞台很近很近很近的位置。將沉重的包包寄放在大A的大型置物袋之後,負擔沒了,整個人、整顆心都輕盈了起來。一個下午的負面情緒、疲倦全被期待和興奮取代。


不管外頭風怎麼刮雨怎麼下,今晚我在這堵牆內。至少今晚…我的世界不會下雪。


距離開場還有8分鐘,大家忙著熱機、打屁,猜測今晚會有多少星光伙伴來共襄盛舉。由於幾天前主唱和嘉賓小美在微博裡大曬恩愛,令潘許及其他all許迷落寞不已。今晚定緯為舞台劇錄音,阿潘在上海有歌迷見面會,兩人會在音樂會結束前趕到某許身邊、搶回「真正的」嘉賓地位嗎?一切都是未知數。


我抬頭往左上方的長形窗口望去,哈,為了防止主唱換衣服被偷窺,所以裝上了窗簾是嗎?




本來以為今晚主唱走樸素路線,不會再有「因頭髮導致的延遲開場」。結果據有力人士指出:他還是跑去弄頭髮了。唉,希望今晚可以給我一點劉海(短短的、像1218台茂潘許場那樣就好),不要太奇裝異服、奇形怪狀,因為瘦身有成的嘉賓小美今晚一定爆帥,所以請美許兩位維持美型路線,美形才萌!


等啊等,原本有些空曠的場地漸漸被人潮填滿。大型貴賓:美媽和土狗哥也悄悄蒞臨現場。很快的,預定的開場時間7點到了,但舞台上的薄幕仍然沒有拉開。幸好有SIGMA的林維哲站在場邊吸引大家的注意,還有嘉賓小美躲在長形窗口邊拿手機拍觀眾讓大家嗨翻天……




某許真的要很感謝這些好友幫他取悅了觀眾。




又過了10幾分鐘,台上的簾幕滲出彩色光芒。透過縫隙我看到一位穿著藍T、留著小平頭的男性…
媽啊,那該不會是主唱?返璞歸真的太超過了吧!


正當我目瞪口呆的同時,布幕向兩側退去。眾人的尖叫聲中我開心的發現自己搞錯了──我看到的是樂手。主唱正坐在舞台中央的高腳椅上,撥著一把棕紅色的吉他,唱出一句…不是中文的歌詞:


"I don't care diseases..."


一,The Biggest Little Thing+組曲


我尖叫了。這首不是…出現在「客家安可」第22集裡
許仁杰拿著蝶古巴特木吉他、自彈自唱的那首英文歌嗎?
終於確定了!真的是他的創作!


The Biggest Little Thing
詞曲/許仁杰


I don't care diseases          我不在乎什麼超級細菌
I don't care the war           不想理什麼能源戰爭


I don't care whether the moon's gonna fall 不在乎月亮是否西沈
I don't care Holland had kicked the goal  也不管荷蘭射門得分


Cause I just wanna hold you in my arms  我只想緊緊擁你入懷
Cause I just wanna let you feel my heart  只想讓你聆聽我的心聲


Your smile is my biggest little thing    你的笑是我最重要的小事
Your cries is my biggest little thing     你的淚是我最重要的小事


副歌結束,他弦鋒一轉,奏起不同的旋律──


愛很簡單
詞/娃娃 曲/陶喆


忘了是怎麼開始 也許就是對你 有一種感覺
忽然間發現自己 已深深愛上你 真的很簡單


愛的地暗天黑都已無所謂 是是非非無法抉擇
沒有後悔為愛日夜去跟隨 那個瘋狂的人是我


I LOVE U 無法不愛你 BABY 說你也愛我
I LOVE U 永遠不願意 BABY 失去你


不可能更快樂 只要能在一起 做什麼都可以
雖然 世界變個不停 用最真誠的心 讓愛變的簡單


愛的地暗天黑都已無所謂 是是非非無法抉擇
沒有後悔為愛日夜去跟隨 那個瘋狂的人是我


<愛很簡單>!這不是小美在星光的代表作嗎?
果然是在為美許場鋪哏嗎XD


(我還向長形窗口望過去,想看看小美有沒有在那裡為他合音)


這首小許唱起來也不錯,會讓我想到126的<心動>
唱得很淡、很瀟灑,但偏暖的聲線完全支撐起歌曲所需的深情。
本來以為這段表演會以<愛很簡單>畫下句點
沒想到進第二段副歌之前,主唱又轉了調──


非你莫屬
詞/陳信延 曲/TANK


愛我 非你莫屬
我只願守護 由你給我的幸福
愛我 非你莫屬
也許會 笑著哭 但那人是你所以 不怕苦


Love fools me, but I'm really happy    敗給了愛情 至少我很開心
I'm not kidding, I'm not kidding      我說真的 不騙你


You fool me, but I'm not angry       被你耍得團團轉 我不生氣
Cause I believe, cause I believe      因為我相信 我始終相信
In you.                                    你的真心


之後某段Talking小許有提到<The Biggest Little Thing>是一首很直白很甜蜜的告白歌曲
呃,當然可以當作情歌啦。但說真的,在客家安可聽到以後
我就覺得這首不只是對情人,更可以獻給所有重要的人、摯愛的人。


或是「台上的人」獻給台下支持他的人…
或是獻給那猶如高嶺之花一般難摘的「夢想」
或是獻給不斷帶給自己險阻、困境的「命運」


「無論遭遇多大的風雨,我都要證明、我都會相信…」
這首歌讓我看見的,是超越小情小愛的東西。


(會有這些想法,大概是因為客家安可為這首歌剪了一支與眾不同的MV吧)


主唱唱完兩句cause I believe的時候停了下來,用食指指向觀眾:
"In you."


此時,觀眾席中的某人也多手的豎起食指回敬了主唱。




第一段表演結束,主唱卸下吉他、搬開椅子,喝了口水回到舞台中央時,舞隊奏起歡快的旋律…



二,迷你裙/旺福


迷你裙
詞曲/小民


可愛中帶點sexy sexy中又帶點神秘
神秘中帶點俏皮 俏皮又可愛了回去
大腿唱起了歌曲 小腿戴上太陽眼鏡
擦上了防曬乳液 迎接夏天的來臨


Mini Mini Mi-Mini Mini
迷你的裙 迷你的熱情
夏天的冰淇淋 對眼睛不斷勾引


Mini Mini Mi-Mini Mini
高高低低都是種算計
高高讓人喘息 而低點讓人好奇


Mini Mini Mi-Mini Mini
風兒吹過露出了屁屁
屁面散發熱力 讓太陽紅了臉皮


Mini Mini Mi-Mini Mini
不同的腿兒 不同的美麗
蘿蔔簡短有力 鳥仔腳真神氣
讓這個夏季到處是冰淇淋


開場前,我在場外閒晃時聽到一些熊說:「…有迷你裙耶!」
當時我還在想:啥?許仁杰終於覺醒、穿上迷你裙啦?


沒想到原來是旺福的<迷你裙>,而且異常合身耶(噗)


第一段主歌唱的很慵懶很性感(yoga的聲音又偷偷跑出來了)
進入副歌後~喔~~不一樣囉!是想要雪「唱快歌放不開」的恥嗎?
整個人超活發超動感的!


間奏時更可怕!竟然跳起…欸,怎麼形容呢?GATSBY風迪斯可風阿哥哥風
反正就是的很復古的那種舞蹈!!
有趣,但很有型,跳的很投入、有模有樣!


除了復古舞蹈,主唱整個人就像停不下來似的在台上跳來跳去、轉來轉去
大玩空氣貝斯,甚至還有兩秒鐘的「電臀舞」XD


唱到「露出了屁屁」還故意撅起屁股惹得全場大叫!
讓我不禁懷疑:台上這位真的是許仁杰嗎?這樣怪咖的程度應該是香港歌手陳醫神吧!


不過主唱有兩個動作讓我很好奇:
唱到某兩句時,他總是先指指台下歌迷,然後暢快的抬起自己一隻腳…這樣究竟有何意義?
回家比對歌詞後才發現…這傢伙!!


唱「蘿蔔簡短有力」就指歌迷,唱「鳥仔腳真神氣」就舉起一隻腳作炫耀!
好啊~根本就是要欺負沒聽過這首歌的人嘛!
踩觀眾地雷的主唱,咱們走著瞧,哼!




Talking
歌唱完舞跳完,主唱本想先喘口氣,卻發現自己腰上的一條小帶子鬆開了!
他趕緊轉過身去綁好,然後對叫個不停的眾人嗆聲:「幹嘛!幹嘛!」


「呃…歡迎收…欸不是…」口誤引起全場狂笑。


「歡迎大家來到許仁杰Wanna Be展翅飛翔生日音樂會~大家吃飽了嗎?」
主唱立刻用噓寒問暖來轉移注意力。


「你也知道,有主持的經驗就會…有自己的場子就會試圖想hold住全場~~」
是啦是啦,hold住哥!


「很開心今天大家能來,好像今天來的人…就是沒有颱風這回事耶!」
是啊,幸好我在風雨之前就抵達了The Wall。只希望晚上返回車站時也那麼幸運。


接下來他介紹了<The Biggest Little Thing>的創作背景(世足賽的時候),大略翻譯了一下歌詞。然後說之所以唱<迷你裙>是因為壓力太大,請觀眾把剛剛那些怪怪的動作和樣子忘掉XD


唉~主唱,我們還不了解你嗎?最怪、最不像許仁杰的許仁杰才是真正的許仁杰吧!你還想自欺欺人到什麼時候呢?


「接下來要帶來一連串女歌手的情歌…送給你們。」




三,我等的人會是誰/陳嘉唯


這首歌…沒有第二句話
這就是許仁杰的歌啊~(癱軟)


我等的人會是誰
詞/林怡芬 曲/李偲菘


我的故事 也許比較特別
走過的路 也許比較迂迴
黑暗之中 全憑著直覺
Keep my faith watch my steps
一步步 靠直覺


也許有天 生命中會出現
那一個誰走進我的心裡面
他不必是個Mr. Perfect
只要他 善良體貼
Be my friend and be my soul mate


我等的人會是誰 何時才出現
Make me whole make me brave
我等的人會是誰 不急在眼前
I can wait I will Pray


我等的人會是誰 何時才出現
Make me whole make me brave
我等的人會是誰 希望他瞭解


不管迷惘或堅決 都是我的某一面
我並不追求完美 只要能 用心體會
每一天 都是Better day


我等的人會是誰 何時才出現
Make me whole make me brave
我等的人會是誰 何時才出現
陪著我 一天一點
讓生命 能變得更美


謝謝你,主唱大人。謝謝你沒有因為性別而改動歌詞
雖然英文詞似乎有變,不過因為改得很順所以也沒造成聽覺上的瑕疵。


他唱的很柔軟、很纏綿
雖是「等愛的心」,但這次不走<還是會寂寞>那種寂寞小貓咪style
而是「過盡千帆皆不是」…不強求,卻仍渴望愛渴望陪伴的「熟女心事」。


「不管迷惘或堅決,都是我的某一面」唱到這句的他的眼神,好誠懇、好誠懇…
是在唱自己吧?
 


你知道嗎?主唱大人…
我相信,你一定可以遇見你的Mr.Perfect的。


而且應該不只一位!就把他們全部納進你的後宮吧!人多熱鬧嘛(歪了歪了XD)


小插曲:
第二段副歌結束時,觀眾席後方傳來女性的狼嗥:「噢嗚!!」
主唱小小嚇了一跳,然後露出一個瞭然的微笑。




四,她說/林俊傑


前奏一下,全場驚呼。


她說
詞/孫燕姿 曲/林俊傑


她靜悄悄地來過 她慢慢帶走沉默
只是最後的承諾 還是沒有帶走了寂寞


我們愛的沒有錯 只是美麗的獨秀太折磨
她說無所謂 只要能在夜裡翻來覆去的時候有寄託


等不到天黑 煙火不會太完美
回憶燒成灰 還是等不到結尾
她曾說的無所謂 我怕一天一天被摧毀


等不到天黑 不敢凋謝的花蕾
綠葉在跟隨 放開刺痛的滋味
今後不再怕天明 我想只是害怕清醒


不怕天明 我想只是害怕清醒


每當他唱抒情歌,大概是因為沒high的元素,沒東西讓我分心
所以我會聽的特別專心…專心到過於理智,然後像評審一樣挑毛病。


他的詮釋…第一遍有稍微感動到我
之後的第二遍、第三遍副歌並沒有將我帶進另一個層次
並沒有…把我心中的浪潮推的更高。


怪了,我是期待他唱這首的啊。
(看了歌詞才發現這是「牆內的人」唱的歌,意外的適合他)


但聽他唱完,好像也沒什麼大不了。就…這樣了。




Talking
小許坦承他曾在KTV逼Renee原音重現<我等的人會是誰>
之後也對她承諾:要在演唱會上翻唱來補償她。


「哇、她今天居然有來耶!好緊張喔~原唱~」聞言,全場尖叫。


Renee也立刻對主唱喊話:「XXX叫你hold住!」
某許:「Hold住!我hold住!…這樣才fashion嘛~」


「至於另外一首<她說>,大家都知道…則是JJ幫很多女歌手寫過一些歌曲…然後他重新翻唱的那張專輯…」


「其實我自己也有在創作,也希望有一天,能把自己的作品推給自己欣賞的女藝人…給她們演唱。希望會有這個機會…」


我也希望許仁杰能創作出很多很棒的作品…但,創作這條路上要學的東西還很多
請盡量充實自己,像海綿一樣不設限的吸收來自各方面的養份吧!


「接下來呢,也是一首我欣賞的女歌手的歌曲…是蔡依林的歌。」




五,我知道你很難過/蔡依林


一提蔡依林,我就知道是哪一首
可以稍微休息、放空、拍照囉!


抱歉,蔡依林的作品真的不太是我的菜。
尤其又選到很早期的抒情歌…
那可是我最anti蔡依林的時候(甚至喊她「噁lin」)
覺得她一點都不美竟然可以當少男殺手!(沒想到某許也是被殺的其中之一)


我知道你很難過
詞/胡如虹 曲/葉良俊


愛一個人 需要緣份 你何苦讓自己 越陷越深
別傻得用你的天真 去碰觸不安的靈魂
每一天只能癡癡的等


愛一個人 別太認真 你受傷的眼神 令人心疼
沒有一個人 非要另一個人 才能過一生
你又何苦逼自己 面對傷痕


我知道你很難過 感情的付出 不是真心就會有結果
別問怎麼做 愛才能長久 這道理有一天你會懂
我知道你很難過 昨天是戀人 今天說分手就分手
別問你的痛 要怎麼解脫 多情的人註定 傷的比較久


愛若變成了刺 思念也成了癡
也許心碎是愛情最美的樣子


真正開始接納這個女歌手,是看到她在偶像劇《來我家吧》的客串演出
不過幾分鐘的戲份,表情生動、落落大方…
突然覺得…這個「噁lin」還滿好相處的嘛(啥)


後來她和小豬演了戲,主題曲<說愛你>成了我和老妹會一起哼的曲目之一
之後的<倒帶>同樣搭配戲劇,在我家迴蕩了好久。


現在,對她只有肯定。同時也有些同情
同情她每次出輯都要練特技,跟一些不值得的男人勾勾纏
同情她再也沒有露出以前小豬說的「連胃都看得到」的大笑


接著,認識了「God Damn又是一個處女座」的許仁杰之後
Jolin在我心中就轉變為「立於華語流行樂界顛峰的女版許仁杰」……


扯遠了。趁這首歌的空檔,轉成拍照模式拍個幾張:


 





今天,真的有帥到。
(其實我很容易滿足。只要不穿睡衣+飛鼠褲、不梳刺刺阿飛頭就OK)


服裝OK。圓點衫、紅領結有種復古的型
露出毛毛腿的七分褲是窄版的,有把纖細的身材勒出來。


髮型OK。頭髮抓得像一朵雲,浪漫別緻又沒有攻擊性
露出額頭雖不像劉海蓋頂那麼甜美那麼少女,但能讓五官更鮮明也沒什麼不好。


而且今晚的臉看起來好小(之前幾場商演照片裡面臉腫的跟什麼似的)
下巴是尖的,雖然膚色還是很Ne-YO(from周定緯),但至少是標緻的黑人。


膚質感覺也很棒,一定用心打扮過了吧
這才對。不管平時多不拘小節,售票演唱會時絕對要把自己妝的美美的
讓熊家的攝影師把你最美的樣子拍下來
在他們的鏡頭下,你就是永生花。


回家之後,細聽<我知道你很難過>
其實不差,順暢度、感情度都OK
只是主歌的曲調真的頗低,他唱起來好悶
有一種…手腳無法伸展的感覺
對期待他清亮聲音的我來說…就是不對。不是我想聽到的。




六,愛,請問怎麼走/A-Lin


同樣是綵排時偷聽到的歌
「怎麼會唱這首呢?這種歌讓A-Lin去唱就好啦!編曲聽起來也沒什麼變…」


而且A-Lin根本不是許仁杰的路數,是小美的嘛!
欸?如果把這首歌套進美許的情境裡…好像還滿有fu的喔~


能讓某許那麼掙扎那麼糾結那麼不捨的人,也只有盧學叡一個了吧。


愛,請問怎麼走
詞/徐世珍 曲/Lee Yeong Hyeon


和你並肩同行 一起走過各種天氣 再冷我都不覺得委屈
但生命轉了彎 慌亂間我回頭看 卻失去你的蹤跡


不想一睡不醒 免得錯過你的消息
忍著痛 忍不住了我就深呼吸
你說過的永遠 說好要帶我去
心刮著風 下著雨 想著你 往前進


愛 請問怎麼走 我一個人 翻過山 越過海
只為你對我好過 這份愛前所未有
愛 為什麼不走 我也不懂 誰勸我 誰愛我
誰可以讓我解脫 你的吻像個溫柔的符咒


只想等你回頭 緊握我的雙手
想著你就能執著 不管多麼寂寞
我的苦 我的淚 我的理所當然 只要你說你懂 就足夠


我翻過山 越過海 只為你對我好過 這份愛前所未有
愛 為什麼不走 是誰勸我 誰愛我
誰可以讓我解脫 你的吻像個溫柔的符咒




Talking
「目前為止還OK嗎?」
主唱丟出以往演唱會必問的問題,大家也順著回答:「O~K~」


他喝了兩口水,用一種有點挑釁的忍笑瞄了觀眾一眼,眾人才突然發現不對,急忙改口:
「很好~~非常好~~」


「O~K~」他嬌聲嬌氣的模仿大家的口吻。


接著,他正式的跟觀眾宣佈離開華研的消息。

「辦這個音樂會,除了想跟大家分享這個消息之外,還想跟大家說,有時我們有很多很多夢想…有些人是學生嘛,天天唸書考試都很煩,有些人天天打工、工作,每個人都在自己的崗位上面。有時候為了生活,會做很多事。會忘記自己原來想要的是什麼,一直的盲目去做自己現在在做的事。只要是自己不想做的事,很容易讓自己覺得倦怠,辦這場音樂會,也是想提醒大家,然後也提醒我自己,不管我現在在做什麼,主持啦演戲啦唱歌啦,我都會做好。但是我絕對不會忘記,我最喜歡的就是音樂和唱歌。」


「雖然你們現在正在忙手邊的事,但千萬不要忘記你們喜歡的事,雖然沒辦法馬上去逐夢因為還是要過生活,但是不要忘了它的存在。」


他分享在「一克拉的夢想」展覽上看到的一句話:
「每個夢想都有一雙翅膀…也還好我有翅膀。」講著講著自己噗笑了出來。


「所以,我不會讓我的夢想飛的太遠。我會一天一天的靠近它。」


「我其實真的非常感謝栽培我的公司:華研。因為我在這裡有很多很多的第一次,包括第一次當歌手,第一次站在海內外各大演唱舞台上…那種感動,我一輩子都不可能會再有。」


「離開是一定…多少會捨不得啦。」
他聲音裡透出些微哽咽。我也看見前方一排穿著定宥T的妹妹哭得背都在顫抖。


「我也希望,我離開了,帶著大家的祝福,不管我在哪裡,放心我絕對不會漏氣!我真的很感謝華研所有對我付出,愛我、疼惜我的人,非常謝謝你們。」


「接下來這首歌,就是要送給曾經為我付出、愛我的人…」




七,天天想你/張雨生


講完上面一大段再唱<天天想你>,很明顯是要人命的。
但,幸好我對這首歌夠理性
所以腦中只冒出了「喔,是舊歌」四個字。


不過就算是如此的經典,不改個歌詞似乎不夠過癮。這點某許就跟他朋友很像(噗)


天天想你
詞/陳樂融 曲/陳志遠


當我佇立在窗前 你愈走愈遠
我的每一次心跳 你是否聽見
當我徘徊在深夜 你在我心田
你的每一句誓言 迴盪在耳邊


隱隱約約 閃動的雙眼
藏著你的羞怯 加深我的思念
兩顆心的交界 你一定會看見
只要你願意走向前


天天想你 天天問自己
到什麼時候才能告訴你
天天想你 天天守住一顆心
把我最好的愛留給你


聽著歌,也聽見了前面妹妹們的抽氣聲
羨慕她們的感情充沛,我整個就是冷了。


離開就離開吧!
這樣我再也不用關注某幾位華研相關人員的微博
再也不用因為什麼「師出同門、血濃於水」而做作溫情
再也不用跟著陪笑、鼓掌了。


反正我欣賞的許仁杰不會因此而改變,我討厭的許仁杰也不會。


只是對那群星光好伙伴有點不捨…不捨all許就這樣被拆散了…
唉,美好的all許時光…




Talking
「剛剛這首歌是送給曾經對我付出、愛愛愛我的人…」


一連冒出三個愛,引起台下一陣暴笑。某許也忍不住自嘲:
「愛愛愛!?其實還是有點緊張啦…………好糗喔!!!


最好是!你哪裡緊張了?分明就是口拙!Mr.緊張叫你不要再牽托他了!
不過這個口誤倒是緩和了現場悲傷的氣氛,讓有些剛剛還在啜泣的人發出哭笑不得的「嗚呵」聲。


「接下來這首呢,是要給曾經愛我的人、現在正在愛我的人、或者是…」他眼珠轉了一圈,「偷偷…偷偷在愛的…」


「偷偷的也有喔!」他再次強調。
哼,你也知道啊!不過偷偷愛你的人絕對不是我(煙)


「這首歌送給你們…<Love Song>。」


<Love Song>?方大同的<Love Song>?
一年前在「大學生了沒」唱過的、讓我有些失望的那首?




八,Love Song/方大同


怡蓁老師的小提琴聲像一條緞帶,鋒利又柔滑的劈頭而下
場內氣氛瞬間變得華麗唯美
連主唱坐的小高腳椅似乎也在瞬間變成一張蕾絲沙發了…


Love Song
詞曲/方大同


我寫了這首歌 是一首簡單的
不複雜也不難唱的那一種歌


這不是那種 只剩下那鋼琴的歌
也不是那種 不能只是朋友的歌
這不是那種 兩個人的故事寫在一本小說
那小說裏有誰會在花田裏犯了錯
這就是一首寫給你聽的一個


Love Song 一直想寫一首
Love Song 你給了我一首
Love Song 那DJ會播放 這也許會上榜
不過我只想寫出一首


Love Song 一直想寫一首
Love Song 你給了我一首
你就像那夏天的涼風 吹過我的面孔 情翔飛
在我心底 你就是我第一 想說愛你


我寫了這首歌 是一首簡單的
不複雜也不難唱的那一種歌


這不是那種 童話裏會遇見的歌
也不是那種 真真切切愛我的歌
這不是那種 兩個人的故事寫在一本小說
那小說裏有誰陪她看流星再降落
這就是一首寫給你聽的一個


如果你是一幅畫
你會是最珍貴的一幅畫
如果那畫家是梵高的話
有何貴人前來有錢花 個個向你求嫁
梵高他說 你們都該回家


又或者你是Melody 就是最動聽
所有的人都會跟著你齊唱
就算在夜晚 你的星太亮
讓我忘了月亮代表我的…


Love Song 一直想寫一首
Love Song 你給了我一首
Love 你就像那夏天的涼風
吹過我的… 情翔飛
在我心底 你就是我第一


若不是因為看了星光認識了這些愛唱R&B的小鬼,方大同的這類歌曲我絕不會主動去聽
「曲調奇異,又一直在唸字,這哪算唱歌?」以前的我總是這樣認為
現在竟然越聽越順耳!


2010年小許上「大學生了沒」唱過一次<Love Song>,但那次被我評為是在「背書」
只是把詞唱出來,人僵的跟什麼似的(左手牽了個女的讓他整個不自在)
完全沒有R&B那種很鬆很自在的fu。


今晚,當然不一樣了
很鬆很自在,節奏感傾巢而出(就是要有rhythm才叫節奏藍調嘛)


唱得異常忘我,左手的律動完全就是黑人!
唱到小腿都勾起來宛如小隊長上身!!


雖然一首歌聽下來我還是不太懂歌詞在說什麼
但R&B不需要太清晰的咬字吧所以無所謂
總之他唱得爽我聽得爽才是重點!


(音樂會結束兩個月後我在家看影片時還是能爽到搖頭晃腦打起鼓來)


一直覺得,許仁杰的聲音拿去唱R&B太浪費
他的音質,應該要唱那種口氣型的抒情歌、東方音階、民謠風…沙發爵士輕搖滾什麼都好
為什麼偏偏愛上R&B?R&B歌手在華語樂壇已經飽合了吧?許仁杰能唱出什麼新意嗎?


從去年827到現在的幾場mini con中R&B曲目並不多,但都保持了不錯的水準
只能祝福他找到屬於自己的R&B style,並獲得很棒的歌曲…




Talking
許:「送給你們囉!不要說都沒有、沒有表示喔~」
是~叩謝主唱大人的大恩大德!


主唱:「接下來這首歌呢…不是送給誰的。它的原唱者是某人!」
觀眾:「某人???」


主唱故作神秘的Yup了一聲,爵士鼓的鏘鏘聲中他補充一句:「打開耳朵~」


呿,什麼嘛!難道我們前面40幾分鐘都是用鼻孔在聽歌的嗎?!
就在我忙著挖鼻孔翻白眼的同時,熟悉的琴聲捲起一陣蕭瑟
瞬間,白茫茫一片天地…




九,如果這裡突然下雪/許仁杰


他剛說的「打開耳朵」或許是要我們把「完整版歌詞」聽清楚
以下是我的聽寫內容,希望有天能得到正解。

 


如果這裡突然下雪
詞/??? 曲/許仁杰 


十二月 的冬夜 寒冷卻不會下雪
我凝視 你的臉 為什麼會想落淚
如果我 近一些 你是否會更防備
你勸我 早點睡 可我卻不想告別


如果這裡突然下雪 故事會不會被改變
拉著我 陪你看天邊 白茫茫的世界
不讓我 走遠


可惜天空不曾飄雪 黑夜不曾聽我許願
還沒說的話 埋葬在心裡面
想起你的一聲再見 回家的路變越來越遠 好像沒有終點


想陪我 聊聊天 一直到腳邊積雪
寒暄了 一整夜 卻迴避那句重點
如果我 勇敢些 把自尊拋在後面
心裡的 我愛你 你難道不曾聽見


如果剛剛的<她說>是「牆內的人」的歌
那<如果這裡突然下雪>就是站在牆外的人…的心情。


每晚站在對方門口,希望能得到一些消息
希望對方發現自己的存在,渴望對方和自己打聲招呼
明明只有一片薄薄的牆,為什麼那麼難跨越呢?


為什麼…我的世界一直都在下雪?


很簡單的歌,簡單到像是國、高中生在作業簿上信手捻來的純愛絮語
簡單到讓我覺得:


「把旋律女王的曲、詞神的詞表現的淋漓盡致」的許仁杰來唱這種歌會不會太奢侈了?!


簡單到我甚至不覺得它是首完整的歌!
即使今晚聽了完整版,還是讓我訝異:嗯?這樣就完了?


不過就因為「不完整」,它變得很像「插曲」
很適合在「男二號目送女主角進門、依依不捨時天空飄下鵝毛大雪的」的韓劇場景裡播放。
暫且不提歌詞,主唱寫的曲子還是很婉約柔美的(快去出OST啦!)


如果是別的歌手唱這種歌,一定會直接被我忽略
但就是因為它是許X杰的,所以它很特別,它在我腦中是有情境的


每次聽我就會想起一百座宇宙的距離,想起那種被思念入侵的寒意
就會想起「一直在牆內」的「某人」和一直在「牆外」的「自己」。


(你才應該打開耳朵,某人,你懂個屁)


然後我還是得說:怡蓁老師的小提琴真是極品!整個氣氛就是超級高雅的!
期待這首歌的終極錄音室版,千萬別忘了小提琴喔!




Talking
主唱:「剛剛這首歌應該有人有聽過嘛…?」
眾人:「有~~~」


「誰的歌?」主唱問的相當故意。
「你的~」觀眾答的相當有誠意。


「你是誰?」主唱一臉白目。
「許仁杰!!!!!」觀眾果然暴怒。


「這樣的歌你們會喜歡嗎?」他問。


老實說,我已經遠離了小情小愛的年紀。這種歌偶爾來一兩首無所謂,只希望別換湯不換藥的重覆出現。不一定要情歌啊,可以多觸及不同的題材,展現許仁杰對人生各層面的觀察和態度。


詞也不一定要多複雜多深奧多華美,但真的想聽你唱「深一點」的東西。


「這首歌呢…我要謝謝一個人,就是寫這首詞的人…」
欸?這麼「純真」的詞不是出自許X杰的手筆嗎?


「他是陳信延。一個新生代非常優秀的作詞人…」


天啊!竟然是信延大魔王!
大魔王你墮落了(嗚~)你怎麼可以寫出那麼國中生的詞?難道是為了配合某許的心智年齡?!


「這首歌其實是…情侶…還不算情侶,就是在曖昧的時候。大家應該有看過《那一年》嘛?」


想引用火紅國片,卻被觀眾糾正:「是《那些年》!!」XDD
哈,《那一年》是什麼?《那一年的幸福時光》?你這個壞蛋你根本滿腦子都是養螃蟹的潘一平!!(指)


見笑轉生氣的某許還對指正他的觀眾「唉咿」了一聲:「不錯喔~翅膀硬了哦!」


接著主唱非常認真的描繪歌曲中那位曖昧男的心路歷程,觀眾也白目的「吼~」個不停。
「你們上次也這樣!是怎樣?想要hold住全場啊?不fashion!」


哈,只要曖昧許存在的一天,我們就會一直「吼~」下去的!


「接下來這首歌,是前公司華研幫我發的EP《夢見》裡的一首歌。這首歌我不常演唱…」
欸欸?不常唱的只有兩首,難道會是…


「我覺得今天把它拿來唱算是非常有意義,因為我希望我的未來…有什麼。」全場尖叫。


喔~是<有什麼>。那就不用錄影了,反正LIVE怎麼也唱不過CD版
要聽最完美最清晰的版本回去聽CD就好


於是我把相機調回攝影模式,準備再拍幾張照片兼放空休息一下──


有什麼
曲/李志清 詞/黃祖蔭


送你上樓 我人沒走
終於在妳家門口 在夢的入口
沒牽過手 該定義算哪一種朋友
我感受妳的感受 任何風吹或草動


我相信有什麼 這一次很不同
你微笑望著我 明顯停留比較久
你眼睛說了好多話 也許 我懂


雖說沒什麼驚喜,但一開頭的鋼琴和小提琴聲又把我迷倒了(暈)
然後許仁杰唱得…欸,不錯耶!每個字都hold的很好,沒有亂飄
近乎CD版!真難得!


我感覺有什麼 讓我變得不同
雖然還不夠多 已讓勇氣大復活
我有天要讓妳像我愛妳 愛我


當我正在無所事事的陶醉兼放空,剛唱完第一段副歌的主唱右手一擺
揭開他策劃已久的陰謀:


「歡迎今天的神秘嘉賓:盧小美~~~」


「嘎~!!!!!!!」


全場尖叫破錶,我也尖叫,不過是因為措手不及而尖叫!
太突然了!太突然了!我一邊咒罵主唱一邊慌亂的將相機轉盤轉到錄影功能,好迎接美許的合體…


可是當我往台上一看,噢!嚇我第二跳!
在「官方海報」上超帥、超美形、超日韓的小美怎麼那麼大隻啦!(不是瘦身有成嗎?!)




十,有什麼/許仁杰+盧學叡


守在路口 假裝碰頭
這老梗誰都看透 妳沒說破我
我很沉默 或者說其實我想很多
所以多真多執著 交給時間替我說


兩人邊唱邊玩起手語,唱到「我很沉默」的時候還同時做出「食指打架」的害羞姿勢
果然是練過的XD


前兩句小美主key,後兩句則是小許
看到小美燦笑著幫他合音,我忍不住呼了一口氣:


太奢侈了。許仁杰唱,盧學叡合音,這比任何天王天后的加持都還珍貴。


不過,越聽我越覺得不對勁:小美怎麼…音量那麼小?
即使輪到他當主key,我還是不太能聽到他的聲音!
喂喂,小美你怎麼了!拿出power啊!難道…他聲音出了什麼問題嗎?


到了最後一遍副歌,小許還是很活潑的比著手語
現場看沒特別注意,後來回顧影片時,才發現他是在用動作給對方提詞!


我相信有什麼 這一次很不同
你微笑望著我 明顯停留比較久


不過即使如此小美還是唱錯詞了(好可愛XD)
發現小美唱錯的瞬間,小許扭了一下脖子,淡淡唱出正確的詞和曲調


你眼睛說了好多話 也許 我懂


彷彿是想安對方的心似的,許仁杰專注的雙眼在歌曲結束前除了小美什麼也沒看。
繼2009年11月之後終於又等到這一幕…
望著盧學叡的許仁杰的表情,永遠都是耐人尋味的絕景。


我感覺有什麼 讓我變得不同
雖然還不夠多 已讓勇氣大復活
我有天要讓妳像我愛妳 愛我


不過最後一句「我有天要讓妳像我愛妳,愛我」時,美許還是同台異夢了XD


兩人都指著自己唱「愛我」,某美像是在問某許「愛不愛我?」
某許卻像是在告訴觀眾:「不要愛他,愛我才對!」


字典裡沒有放棄的某美只好唱出撒嬌本領:「愛我~?」
永遠抵擋不了對方撒嬌攻勢的某許只能無奈回唱:「好!愛你!愛你!」


這首歌就在某許若無其事的世紀大告白中(和觀眾的尖叫聲中)劃下休止符。




Talking
演唱結束,主唱再次向觀眾介紹嘉賓:「盧學叡!小美!!」


正當大家翹首期待接下來的合唱曲目時,某許對嘉賓說了一句:
「現在把舞台交給你!你要hold住喔!」


小美馬上示範上公車的一個move。說時遲那時快,主唱大人就像一隻柔滑的貓兒從對方背後的縫隙溜走,消失在舞台上。


(似乎慢個0.1秒舞台就會爆炸似的!)


「你就這樣走囉?」小美問。


這也是我的疑問。不過我很快就釋懷了,因為小美表示接下來要唱幾首歌送給主唱。


喔,原來接下來是嘉賓個人秀。個人秀之後應該還會有合唱吧!
美許難得同台怎麼可能只合唱半首嘛!


小美說,為了祝小許展翅高飛…

(「但不是要祝福他長高~」他補充。說完馬上弱氣的對著長形窗口道歉,「開玩笑的啦~」讓我很無解,小美何時那麼怕某許了?)


「希望他能飛高高,飛到一個彩虹的國度~生活就會變的很繽紛~人生變的很繽紛很精采這樣子~」


於是小美選唱<彩虹>。


講出歌名時我還想說應該是要唱動力火車的<彩虹>吧。這首才有愛、熱血、勇氣的fu
沒想到前奏一下…哇咧!好悲喔!!!


嘉賓時間:


十一,彩虹/紀曉君


彩虹
詞/鄧禹平 曲/郭明龍


有一道彩虹 不出現在天空 有一道彩虹 不出現在雨中
有一道彩虹 不出現在雲後 有一道彩虹 不出現在山後


它卻常常出現在我心中 當我思念你的時候 總是用它的那端來繫你
它卻常常出現在我心中 當我思念你的時候 總是用它的這端來繫我


有一道彩虹 不出現在天空 有一道彩虹 不出現在雨中
有一道彩虹 不出現在雲後 有一道彩虹 出現在我心中


這首其實不能算悲歌,但因為都是半音所以感覺很…冷…很淒涼
而且…某美你是有那麼思念某許喔?!


更無解的是,小美唱這首時聲音很出來,一點問題都沒有啊!
那剛唱<有什麼>的時候怎麼會…?


難道是不想喧賓奪主,所以刻意把音量轉小嗎?
傻孩子!美許合唱的優點之一就是兩人的音量不會互搶,幹嘛禮讓啊!
許仁杰前年做你嘉賓的時候也沒讓你啊!


要不然就是<有什麼>這首歌根本不在小美的最適音域裡!
可惡!主唱這壞蛋,幹嘛選首不適合小美的歌來唱?
更何況<有什麼>有什麼好合唱的?難道是想藉機告訴大家美許「有什麼」嗎?


你在小美面前故作冷靜矜持避之唯恐不及的死樣子,有眼睛的人都看得出來「有什麼」好不好!(呿)




十二,只能想念你/蕭敬騰


唱完抒情的<彩虹>,接下來要帶來比較愉悅一點、輕快一點的歌曲


小美說除了因為他很喜歡這首歌
「當然也想送給許仁杰,因為歌詞裡面有提到自由的飛吧~放心的去吧之類的~」


哈,不知道為何有種怪怪的感覺XD


只能想念你
詞曲/蔡健雅


愛 失去的愛 討不回來
我還有話想對你說
捨不得說 來不及說
離別的話最難說出口


你會找到新的生活 我會收起我的難過
相信一切都是值得


就放心去吧 祝你幸福和快樂 自由的飛
有天使在你身旁
就放心走吧 除了記得你燦爛笑容聲音以外
只能想念你


小美邊唱邊輕快的舞動了起來
看著他臉上的笑意…嗯,還是這種愉悅輕鬆的曲調適合他!
我也忍不住跟著搖擺起來…


「難怪許仁杰那麼愛他」,舞台上的小美總給我這樣的讚嘆
不是沒有瑕疵,但當他唱著快樂的歌、露出笑容時真的是太陽。


對不起,小美。我要代替某許跟你道歉,他在人群面前總是對你很冷淡
你們私底下應該還是跟以前一樣牽來牽去、黏來黏去、動手動腳的愛很大吧?
拜託要hold住啊!星光一班碩果僅存的傳奇CP~


但,四年前那隻高瘦腹黑犬真的回不來了嗎?(喂)


身材就算了,以前的小美撒嬌之外也勇於踩某許的地雷
肆無忌憚的模樣一度讓我很想扁!
可是現在…怎麼整個弱掉?連開個小玩笑也要馬上道歉!許仁杰有那麼可怕嗎?


(好啦,我承認他的確滿可怕的)


結論是:這樣的弱氣美…根本壓不倒許閃閃嘛~~~(淚奔)


還唱什麼「放心去吧~祝你幸福和快樂~自由的飛~」
竟然隨便讓許鳥兒飛走!你不怕他一去不復返嗎?
千萬不能太順從、太縱容他!要用你的愛將他綑綁!要比他強!要壓倒他啊!!


當然,以上都是演唱會後的感想。


828晚上我沒空多想,只一心享受小美的演唱,然後期待接下來的合唱曲目。
殊不知──


某美唱完,燦笑著跟大家說了聲「謝謝」之後
就有點…不知所措…偷偷摸摸…
把麥克風往後面的小桌一擱後,他一溜煙從樂團老師身後跑走,消失在舞台上。


(似乎慢個0.1秒就會有鞭子落在自己身上似的!)


全場觀眾目睹嘉賓像小狗狗一樣逃走,異口同聲「欸~~~」了一長聲。
極度傻眼的我和身旁的大A面面相覷:「啊?現在是怎樣?嘉賓時間結束囉?」


期待已久的美許合體,那張媲美喜帖的官方美許海報…幾天前微博上曬恩愛的肉麻對話…
不是說要閃瞎我嗎?不是要閃到我吐嗎?!


摩亞說:這就是「廣告不實」嗎?


嘉賓獨秀兩首這樣的安排不是不可以。但真正的合唱只有半首!半首耶!
而且還是<有什麼>!我不要聽美許唱<有什麼>!
合唱之外也不算有互動到!這是美許該做的事嗎?


大A說這兩人應該很清楚歌迷想看什麼。我想也是,沒人比他們更清楚
但…


我懂了,這都是許X杰的陰謀!(握拳)


他知道美許合體會傷透all許迷的心,所以只和小美唱半首
不管是美許迷還是all許迷他都不想放過就對了!!!心機太重了啦!!(翻桌)


所以…我要對美許基本教義派做遲來的喊話:


想看美許合體嗎?828沒有喔!請回去翻前年11月「3個願望一次達成」的影片吧!
這場有許、有美,可是沒有美許喔!(笑)




把鏡頭拉回現場。小美下台幾秒後,主唱大人換了一件素面襯衫、重回舞台。
他調了調領口的紅啾啾,裝模作樣的說:


「真相只有一個…」
我當場噗嗤。他還說了幾個字,我還沒來得及聽懂又陷進了小提琴海中。




十三,只能勇敢/蕭煌奇


弔詭的是,音樂會隔天我對這首完全沒印象。
(可能因為是生平第一次聽到這條歌)


聽了錄音檔才猛然想起「喔!就是旋律優美的那首嘛~」
「旋律優美、小許也唱的很柔美」是828當晚對這首的唯一印象。
回家一查才發現這是蕭煌奇作的歌(難怪那麼好聽)


某許跟蕭的聲線真的很不同…以致他唱這首歌時我完全聯想不到原唱。


只能勇敢
詞/姚若龍 曲/蕭煌奇


從很早就明白 我討厭孤單
就算是談情感 有許多麻煩
也還是很嚮往 愛的人來作伴
太衝動的結果反而一片混亂 更心酸 更孤單


失戀過才明白 相處有多難
誰粗心誰敏感 誰體貼誰獨斷
誰說出了期盼 誰覺得是批判
當爭吵都變成冷戰 也讓情感 被切斷


我只能勇敢 學習 釋然
把情人的淚還有責備 全部承擔
從不習慣 對曾經熾熱的愛情 分手就冷淡


我只能勇敢 順其 自然
誰叫我 對於真愛那麼期盼
不想要 關住了自己 安全但卻太黑暗


幸福過才明白 要永恆多夢幻
這一秒的美好 下一刻就暗淡
問再多為什麼 也不會有答案
但心裡很清楚 以後有更多無解的遺憾


我只能勇敢 學習 釋然
把離別的苦思念的酸 都看淡
人總要習慣 生命就是一站一站不斷在轉換


我只能勇敢 順其 自然
誰叫我 寧願浪漫不要平淡
不投入盛大煙火表演 沒有危險但也不燦爛


不怕愛情 苦樂都極端


至於娓娓道來、層次分明、沒有重覆的歌詞,則是姚若龍大師的手筆
細讀之後忍不住讚嘆:選的真好!


這是許仁杰的歌!歌詞說的就是許仁杰!是我想像中的許仁杰!
是我筆下那個「經歷很多事、不敢相信永恆、不認為會有誰真正屬於他」的許仁杰
是那個「背負著疼痛的秘密」的許仁杰…


因為痛過,才不覺得人生少了什麼。


828當晚是我第一次聽到這首歌,因為不諳歌詞,只能聽旋律,自然無法融入
讀了詞再聽歌,畫面就蜂擁而上


感謝主唱不僅唱得投入,也沒有忘詞,將故事說的很完整
讓這首成為音樂會後回味無窮的作品之一。




Talking
「我知道我已經很久沒有新的作品,音樂上面的。」他說。
「其實自己心裡也很徬徨。怕大家覺得說…我喜歡唱歌之外還有什麼?還記得我的聲音嗎?」


「希望以後不管我在做什麼,都能得到大家的支持。」
去年827的這句話,今晚又出現了。


「希望我的聲音…跟我…整個人的感覺,能夠在你們有挫折的時候,帶給你們力量。」


「我很感動的是,即使我離開了華研,還是有很多挺我的人…還是願意繼續為我付出。真的要再次感謝華研…」
說著說著,聲音又有些許哽咽。


「但我不希望大家難過,因為我覺得沒什麼好難過的。我會很勇敢的繼續逐夢…跟你們一起,所以…」


I'm OK...
Everything's gonna be fine...




十四,I'm OK/陶喆


如果說上一首是回味無窮的作品
那第14首就是我完全不想再repeat的一段。


不是對原唱有什麼偏見,而是…好累。
許仁杰的聲線唱這樣的歌,讓我聽起來好累
現場的配器也把我震的快聾了!
天啊,這就是站搖滾區的報應嗎!?


I'm OK
詞曲/陶喆


Sorry我不在 請在beep聲後留言
我正在寂寞的超級市場找著生力麵
妳永遠不會回來 我卻等到頭髮白
希望有一天我會ok 希望有一天我會ok


不要忘了留姓名 電話和其它事情
不要說的太快免得我沒寫下你大名
或許妳不再打來 我卻等到頭髮白
希望有一天妳會打來 希望電話那一天會ok


妳call進來 可是電話忙線 說不出來
痛苦藏在裡面 耐心等待 可是還是忙線
沒有訊號 聯絡不到 現在妳給我的愛我收不到


看到答錄機上面 有著十幾通留言
可是發現每一個都只是掛斷的聲音
我沒回答的機會 或許妳等的好累
多少電話線也找妳不回
多少電話線也找妳不回


還有很多事我還想對妳說
要用什麼方法能跟妳聯絡
請妳留一個號碼讓我撥
聽了妳的聲音我才ok 最近我的心情很不ok


雖然不想repeat,但這段表演還是值得一看。
因為主唱帶來了他的秘密武器:一支小小的黃色的很可愛的「大聲公」。
為了模仿原版A1的答錄機留言效果
這是許仁杰首次在演唱中使用擴音器(值得紀念!)


可是就在五雷轟頂的演唱結束後,慘劇發生了!


「呃呃…壞掉了!!」
主唱難過的調整著手中的小黃,不過一首歌的時間就出包,真是落漆!


眾人狂笑之餘還不忘用「喔~~」指責他破壞公物,卻遭到主唱反擊:
「我自己網路買的!喔什麼?自己花錢的…傻傻的你…」


後來小黃還是有暫時復原,主唱立刻透過它說了聲:「I'm OK!不要擔心!」
後方某女性觀眾用英文喊了句加油的話,某許不只用Thank you回她,還做了一個wave!


風情萬種的wave惹眾人尖叫加大笑,主唱卻忽然不爽:
「笑什麼?我跳舞很好笑是不是?我跟你講,我只是欠栽培!上Youtube去看一下啊!」


觀眾:「舞王!舞王!舞王!」
亞洲舞王嗆聲:「我只是不跳,跳起來嚇死你喔!」


觀眾:「劈腿!劈腿!側翻!側翻!」
亞洲舞王鳥掉:「好啦~乖啦,對不起~我知道錯了,我不該開啟這個話題…」




十五,路…一直都在/陳奕迅


主唱:「這是關於夢想的歌。」
我:「這是商演唱過的舊歌。」


路…一直都在
詞/吳向飛 曲/Adrian Fu


穿過人潮洶湧 燈火闌珊 沒有想過回頭
一段又一段 走不完的旅程 什麼時候能走完


Oh 我的 夢代表什麼
又是什麼讓我們不安


That's just life 尋找夢裡的未來
That's just life 笑對現實的無奈
不能後退的時候 不再徬徨的時候
永遠向前 路一直都在


穿過一塊黎明 一片黑暗 沒有想過回頭
一段又一段 走不完的旅程 什麼時候能習慣


Oh 我的 夢代表什麼
又是什麼讓我們期盼


That's just life 尋找夢裡的未來
That's just life 笑對現實的無奈
不能後退的時候 不再徬徨的時候
永遠向前 路一直都在


看不清的路又算什麼
看不清的夢又算什麼
就算走到盡頭又能算什麼 能算 什麼


That's just life 徘徊到不再徘徊
That's just life 重來到不怕重來
沒有選擇的時候 不能選擇的時候
永遠向前 路 一直都在 一直都在




Talking
「接下來這首歌,是我自己的創作,叫做<阿嬤的香味>。」


主唱表示很感謝小霞老師安排他做演唱會嘉賓,也說自己跟她真的很有緣。
「不管走到哪裡都會遇到她!還好我都沒做壞事…」


也幸好兩人沒有在奇怪的場合中堵到…(噗)


「也要謝謝武雄老師…和施大哥。」
因為施公牽線,才有辦法拗到武雄老師的詞。


「希望你們會被這首歌感動…這也是我今天的最後一首歌。」




十六,阿嬤的香味/許仁杰


聽著歌,我一直在想MV要怎麼拍。
一定要有故鄉美濃的景色吧,一定要有某許坐平快回鄉的窗景吧!
一定要有阿嬤望著日落,一定要有一封寫給金孫的娟秀毛筆書信吧。


這首歌,應該會賣的
好想看這支MV一直出現在電視上、反覆的打…





演唱結束,主唱和樂手一個接一個下台。觀眾也很配合,等所有人離開再一起喊「安可」。


一切遵循著遊戲規則,喊了將50秒,最性急(喂)的鼓手在位老師重回舞台,敲響他的鼓讓我們follow。


100秒後,最傲嬌的主唱大人理所當然的上台了。此時守護團獻上「熊熊愛你花束」,為他唱生日快樂歌(壽星也志得意滿的指揮全場)


唱完生日歌,不知道究竟發生了什麼事…好像什麼事也沒發生啊!大家竟然開始「尖叫」了!

<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