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回到離你最近的地方
關於部落格
在那深秋的子午,我們已航渡千年
  • 135612

    累積人氣

  • 5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旋律女王的晚宴‧陳小霞Composer演唱會II






下午4點半的華山藝文園區,和3月5日恰恰相反,是一片寧靜空蕩。









我走向中5A館,想說這次應該不會那麼幸運、又剛好聽到某許在綵排吧?
結果…沒錯,就是那麼幸運。




原來這次他要發表的新作是台語歌,聽這歌詞…哇,是獻給阿嬤的呢!旋律是柔美、繾綣的那種,很適合許仁杰的tone。


(仔細想想,曲是他自己寫的,不適合不就…)


在館外聽綵排真是種微妙的體驗。聽得見聲音卻看不見人,他應該是在裡面的,但我不能衝進去、用肉眼確定他的存在──


他離我好近好近…只隔了一面牆壁。
看到中5A館對面有幾株鵝黃色的美人蕉,還沒試過一邊聽許仁杰LIVE一邊拍花,今天終於逮到機會了。









4點多時已經有花籃送到門口了…天啊,姚若龍老師!






范范和黑人的心意~






亂逛和豐盛的晚餐消磨掉之後的兩個小時。6點多再回到中5A館前方時,見到了熟悉的熊兒們。
熊熊樂園獻給小霞老師的花籃,這枚熊氣球真是搶盡眾人目光啊!









宥嘉的敬意。「睡美人的阿母」是啥哏啊XD






亂逛和晚餐的照片都在 華山是我家頂樓‧相片集







話不多說,直接進重點
以下是小霞老師今晚演唱的曲目和很弱的心得:
 



一,大腳姐仔
曲子有震撼到我,讓我聯想起<花若離枝>
小霞老師還一直撇清說「大腳姐仔」不是她的小名
(她的小名是「大肥姑娘」XD)
 



二,淡薄
淡薄風 淡薄雨 天淡薄暗 心淡薄涼
淡薄輕 淡薄重 你淡薄醉 我淡薄茫



喜歡這歌詞。




三,清氣的所在
 一邊說自彈自唱會讓自己表現不穩,一邊自彈自唱了。




四,陌生小鎮
當我緩緩張開雙眼 藍藍的海在車窗外面
那個不許我哭的城市 已經離得很遠


不知怎麼,我一直被「不許我哭的城市」這句詞觸動。




五,一個像夏天一個像秋天(原唱:范瑋琪)
小霞老師透露,她女兒聽到這首歌時說:「這好像在形容我和我朋友!」
唱完以後還特地跟她女兒和她朋友喊話:「不要再吵架了!」


是啊,請好好珍惜那個最懂你的人
知己難尋啊…
 

(唱這首的時候,我發現我後方那排坐著一個漂亮的男生~天啊!是我跟我堂妹都認為「會發光」的張心傑!下巴好尖,因為瘦了所以五官好鮮明,好像陳坤!好害羞~~>/////<)




六,看得最遠的地方(原唱:張韶涵)
小霞老師說,她在這首歌裡加了東方音階,但張韶涵的版本其實是聽不太出來的(噗)
她非常喜歡姚若龍老師的這首詞,很正面
我也是,特別是這兩句:


被潑過太冷的雨滴和雪花
更堅持微笑要暖得像太陽


獻給每個活在挫折中,卻屢敗屢戰,不願放棄的人~




七,最難的夢(被退稿的版本/原唱:辛曉琪)
小霞老師唱的是被唱片公司退稿的歌詞,所以和辛曉琪版是有出入的。




八,有時日子過到驚
我喜歡這個歌名(大笑)




九,取暖(原唱:張國榮)
因為小霞老師常著一襲男性外套,所以曾被哥哥逼問是不是女同志
老師說她到現在還是忘不了,有一次哥哥放自己的CD給她聽,問她對每首歌的感覺的…那個眼神。


我想,有華人在的地方,都不會忘記他的眼神。




十,溫柔的慈悲(原唱:林良樂)
想獻給一位來自piano bar的朋友,老師說。
「所以今天弄的很像piano bar~」
 



十一,春夏秋冬(原唱:劉文正)
她說很怕自己會唱這首唱到笑出來
因為是年輕時作的曲,現在聽起來很stupid




十二,朋友(原唱:齊秦)
老師自己作曲、譜詞的一首歌
聽她唱了才發現,這是小胖老師不曉得在哪裡的「星光同學會演唱會」中
帶著四少+鴨子合唱過,用來紀念馬爺的那首。




十三,暗舞(施人誠填詞版)
今天唱的這版本是施公填詞、比較「媱」的版本(小霞老師如是說)
但我喜歡,勝過CD的李子恒版。




十四,明瞭(與嘉賓許仁杰合唱/原唱:黃鶯鶯)


小霞老師跟觀眾敘述了請小許做嘉賓的原因,然後喚他上台
小許好像是隨著一陣煙、突然從黑暗中竄出來似的(我找不到他是哪個角落進來)
他今天一件米色長褲,上身是藍到近乎黑色的長袖T
沒有奇裝異服,沒有忽MAN忽妖,完全是低調到不行的好孩子好學生。


兩人合唱的歌曲是小霞老師和黃鶯鶯唱的<明瞭>
本來以為是陌生的歌,唱到副歌才發現「欸,我聽過!」
小許唱台語(男性part)、老師唱國語(原來黃鶯鶯唱的女性部份)
很柔美很流暢,很撫慰人心。


明瞭
詞/姚若龍+李子恒


(國)你的愛像一杯打翻的咖啡
   曾經再香也只能在心裡回味
(台)人的純情 常常被現實來反背
   夢是冷去的茶 不開的花
(國)他的愛像一截彈落的煙灰
   曾經再熱也只能在風裡翻飛
(台)一個人的日子 嘛是著好好來過
   就算暝有卡長 日有卡短


(國)女人的心 女人最明瞭
   哪怕自己的苦 誰也替代不了
(台)心的裡面是等候 希望置外口
   誰不是為幸福時常累甲強要嚎
(國)女人的怕 女人最明瞭
   可惜結果如何 結果才會知曉
(台)愛是有夢睏未去 睏去怕驚醒
   是不是驚醒了後才知影著看乎透
(國)愛的左邊是傷痛 右邊是寂寥
   誰不在之間 追著幸福來回跑
 

小霞老師說小許本來堅持唱<夢見>,但她要他唱自己的創作就好
不然大家就知道她又為星光幫寫歌了。


她轉述某網友的發言:「又是陳小霞!又是星光幫!陳小霞根本就是星光幫的阿媽!
全場笑的東倒西歪。


嘉賓時間:花樹下的約定
     阿媽的香味 (心得最後再說)
 



十五,無言花(原唱:江蕙)
縱使很多人翻唱過,我覺得唱的最好的還是江蕙。小霞老師說。




十六,在樹上唱歌(原唱:郭靜)
為老師掙得第21屆金曲獎最佳作曲人的一首歌。
當天她沒有出席典禮,代替她出席的音樂伙伴一直打電話問她「假如得獎」的感言
她鐵齒的說絕對不可能!還說如果得獎,天不只下紅雨,還會下狗屎!
然後她會在屋頂拿臉盆接狗屎XDDD


有影有真相(重點從4:23開始)代領者說的很含蓄…




老實說我對這首歌一直很無視(可能不對我的味吧)
今天小霞老師唱到「好久不見妳說我大不相同」時比了比自己的身材
又讓台下人一陣絕倒XD




十七,貓
用貓來描述人生的三種階段,半音構成的一首歌。




十八,口袋的溫度(全新創作)
小霞老師和一位內地網友的合作(也請了施公做潤飾)。
我覺得主歌的詞有些直白,副歌好多了
 

她說,第一場演唱會發表了在她抽屜裡躺了十年的歌曲<晚安>
馬上就被華研買下來。


「就像睡美人被迷幻王子吻醒了~」
難怪宥嘉會稱呼老師為「睡美人的阿母」。




十九,魔鬼中的天使(全新創作)
姚若龍老師用了比較重的詞彙,用這首歌說了一個由愛到恨,從恨到狂的故事
我想大概還是陳奕迅才能詮釋這樣的歌吧。




二十,折疊式夢想(全新創作)
英國搖滾風,適合逐夢的青年
老師說這首歌想送給他一個朋友。這位朋友比較不懂媒體,說真話總是被人當笑話
在這個圈子是需要一些妥協的…


聽著聽著,我心中浮現了一個名字。




二十一,祝我生日快樂
「我是為了想唱這首歌,才開這場音樂會的。」


祝我生日快樂
詞/曹麗娟


光光的蠟燭火 在我面前閃爍
朋友叫我目睛瞇瞇 心願勿倘講出嘴
年年的生日年年過 其實攏無什麼改變
我靜靜看著朋友 講不出憂愁歡喜


啊 親愛的朋友
我十八歲的夢無實現
我二十八歲的心願嘛無完成
啊 親愛的朋友
只要祝我生日快樂
只要祝我生日快樂




沒有安可,小霞老師重申一次。
帶著眾樂手一起鞠躬之後布幕就放了下來
還不到11點,輕鬆愉快的一個晚上。


因為台上那個人不是專業歌手,所以我不需用歌手的角度去檢視她
我可以自在的享受歌的氛圍,享受由作曲人親自詮釋歌曲的氛圍。
謝謝小霞老師給了我一個輕鬆愉快的音樂之夜。期待您源源不絕的美好樂章。


您不是星光幫的阿嬤,您是他們的神仙教母
您用魔法帶他們經歷了如夢似幻的夜晚
魔法會消失,但絕不會化為泡影
這些孩子們會帶著僅存的一隻玻璃鞋,踏上尋找另外一半的旅程。





最後來說許仁杰。


小霞老師把舞台讓給他之後,他先唱了<花樹下的約定>。
我在想為什麼是這首?


唱<沒有空>太跩太屌了不適合
唱<引擎>OK,但跟<花樹>比起來又稍微普通
畢竟<花樹>是第一齣戲的片尾曲,是生平第一首創作
又放了客家話在裡頭,意義非凡。


而今天的<花樹>唱的真的很好!配器加分很多
尤其是鼓聲,給人濃濃的南島休閒風
好像看見許仁杰帶著尤克里里大樂隊(?)在峇里島上迎接觀光客~


跟商演時音準亂飄、低音下不太去、高音上不太去的版本比起來今天真是完美(毆)


有趣的是,旋律女王的場子對嗨咖許來說可能太過神聖不可侵犯
所以他的肢體非常「矜」,也不敢有「要跟我一起唱」「手咧手咧?」之類的煽動性言詞
除了間奏時似乎有朝熊群小小揮一下手之外幾乎沒有動作。


嗯…這也是個難得的經驗啦
但我希望再也不要看到那麼矜的<花樹>了。




第二首則是下午被我偷聽到、今晚首次發表的台語歌:<阿嬤的香味>


聽到是武雄老師的詞,我心裡一陣舒坦~(陳先生到底是哪裡得罪你了!)
曲子讓我聯想到<落雨聲>,不特別,但很好記,聽過很快就哼得出來。


至於歌詞…真棒。
小許一定和武雄老師聊了很多他和阿嬤的事。然後加上他演過沈順從
聽到「彼天我欲離開伊甲阮送」那一句,我想到小順從要離家工作的前一晚
沈嬤幫他咬斷褲子的縫線那一幕…忍不住鼻酸了。


華語樂壇不缺獻給阿嬤的歌,最紅的應該是蕭煌奇的<阿嬤的話>
不然還有安妮朵拉的<阿嬤的白頭鬃>
但這首<阿嬤的香味>說的不是蕭煌奇或陳以恩的故事
它非常清楚的描繪了許仁杰對自己的期許和對黃梅蘭女士的感念。


整首詞我最喜歡兩個地方:第一是「烏梅醬」
對不認識許仁杰的人來說,這個烏梅醬可能跟桔醬或豆瓣醬差不多意思
但它其實是黃梅蘭女士的日文小名吧。
(就像我奶奶名字裡有「雲」,朋友都喊她KUMO)


連阿嬤的名字都進去了,還不夠獨一無二嗎?
 

第二是最後兩句歌詞:「用我堅定有力的雙手,輕輕甲妳攬」
再怎麼堅定有力的雙手,落在阿嬤身上就只有溫柔。
不愧是武雄老師,簡單的反差,訴盡無比的細膩。


小許說隔天就要南下探望家人,還會把這首歌「哼」給阿嬤聽
為什麼是「哼」呢?怕情緒潰堤所以不敢用唱的?
你這個溫柔、深情又含蓄的傢伙!


唉,難道這就是莫瑞教授說的「擁抱生命,生命也會回頭來擁抱你」嗎?
真令人忌妒啊,黃梅蘭女士~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