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回到離你最近的地方
關於部落格
在那深秋的子午,我們已航渡千年
  • 135612

    累積人氣

  • 5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三味一體‧0305PS音樂會(許仁杰&潘許Part)




小銀幕上的動畫消失,<花樹>的歌聲淡出。8秒之後,下半場的主唱:Stanly Hsu許仁杰引發了另一波尖叫聲浪。今晚他上半身罩了一件寶藍色運動外套,下身是黑白迷彩的…睡褲(噗)。


上台不急著開口,他讓音樂先說話──




一,Beautiful Soul/Jesse McCartney
好熟悉的音樂,原來又是用這首開場…


不用比就可以直接宣布許X杰獲勝了
「老哏王」非你莫屬啊!(獎品最後再公佈)


126是不插電的清新版<Beautiful Soul>
今晚是插電節奏版的除了重節奏之外,兩次的唱法沒什麼差
但今晚的咬字比較好(至少我聽起來尾音有收),流暢度更佳,更遊刃有餘。


雖說唱法差不多,但兩者相比我還是偏好不插電的表現
不插電的時候他好像做了比較多的表情…
尤其是那句溫柔的C’mon let’s try和那一秒他臉上會電死人的笑。


不是說這次唱得不溫柔,但…感覺就是唱過去,沒有像上次那樣…讓我看到奇蹟。


雖說想聽新歌,但唱舊歌也有好處
拿我來說,因為在家研究過歌詞,所以知道歌詞是什麼、在講什麼
所以可以大聲跟著唱,唱的很爽。




唱完第一首,他還是一句話都沒有。幾秒鐘後,爵士鼓「噠噠噠噠」敲開了曲風迥然不同的第2首歌──天啊!難道是下午我在外頭聽到的…走夜店風、很性感的那首?


什麼心理準備都來不及做,氣聲呢喃的4句closer已經穿過麥克風、挑起我全身上下的鵝皮疙瘩…




二,Closer/NE-YO


Closer
詞曲/Shaffer Smith、Mikkel S. Eriksen、
Tor Erik Hermansen、M. Beite、Bernt Rune Stray


Turn the lights off in this place    這裡的燈通通熄滅
And she shines just like a star    她仍然如星般耀眼
And I swear I know her face     我發誓我看過她的臉
I just don't know who you are     就是不知道她是誰


Turn the music up in here       把音樂開到最大聲
I still hear her loud and clear     她的聲音仍無比清澈
Like she's right there in my ear    彷彿她就在我耳邊
Telling me that she wants to own me   對我說 她要我
To control me               想讓我失控
Come closer                靠近一點
Come closer                再近一點


And I just can't pull my self away   我已經無法逃脫
Under her spell I can't break     無法解開她的魔咒
I just can't stop             無法自拔
And i just can't free myself away    我就是無法掙脫
But I don't want to escape       我也不想掙脫
I just can't stop             無法自拔


I can feel her on my skin       我盡情在她身上游移
I can taste her on my tongue     用舌頭品嚐她的香氣
She's the sweetest taste of sin    她甜美的引人犯罪
The more I get the more I want    令我深陷 貪得無饜
She wants to own me          她想佔有我
Come closer               靠近一點
She says come closer         她說 再靠近一點


聽歌的過程中,我在筆記本上胡亂記下三句話:
「好性感的聲音」、「震撼我心的重節奏」和「好爽!!!!」
 
(唉,我詞窮到不斷重覆那兩個字)


回家後為了想多了解這首歌,所以聽了原版~
哇,黑人歌手!好細緻的聲音!
「放克節奏的派對氣氛,與美式靈魂樂的元氣與歐式復古迪斯可魅力」是Ezpeer對這首歌的敘述。


跟原版比起來,小許版的節奏更重。
尤其是鼓聲,一下一下撼動著我的心臟
但它不是爆音,不會讓我難受,反而將我團團包圍,讓我更投入…
 怎麼說呢?就是設備夠專業才能做到這種程度對吧!


然後關於主唱…已經說過好幾遍了但我還是要說…
唱這首歌的聲音,性感滿點啊~(感嘆)


敢選這種曲風的英文歌,表示他對自己的聲音越來越有自信
有一個地方原唱明明沒飆高音,他卻自作主張給人家飆上去!
(不過是飆的不錯啦,有達到高潮)
 

今天也沒什麼大動作,但肢體是鬆的。而且,不可思議的是…
他‧笑‧了!


唱這種歌的他終於肯笑一下了(天啊,你知道這對我來說意義有多重大嗎)
唱到歌曲後半部的某幾句,他臉上露出一抹令我欣喜若狂的微笑!
但後來我發現,雖然他「試圖」笑得很MAN很性感很狂野
但他個性太乖,導致那一抹笑容還是很「小玉子」~


(不是夜店小王子,是客家小玉子)


唉喲,笑容不夠煽情不夠挑逗不夠壞啦!
不是說你心中住著一隻黑阿鳥嗎?快把他喚醒、迷倒眾生啊!
這段表演如果硬要打分數,我會打79分(再補一個燈到80)
今天已經唱得很好,但在很多小細節上還可以更好!
(而且今天有唱錯一句歌詞!被我抓包了XD)


所以,下次再唱一次吧!
有鑑於「唯有Legacy這樣的好場地才適合重節奏版」
下次就來唱「不插電抒情版」吧!編曲對你來說不是難事嘛~
再請蕭恆嘉幫你伴奏,別用keyboard了,換一台黑的發亮的大鋼琴
主唱大人就趴在鋼琴上對鋼琴手唱<Closer>吧!可以嗎可以嗎?(興奮)


偽許:當然不可以!!!!!!!!!!!!!!!Jerry C和Tony會生氣啦(羞)




Talking
演唱完畢,眾人尖叫過癮了之後,主唱才彷彿大夢初醒一般、對著台下600多位偷窺他夢境的觀眾「嗯?」了一聲。


「嗨,大家好…」他靦腆的呵笑著,「大家晚安~」
靦腆個什麼勁!你真的有多重人格耶!
 

「很開心又在這個場合跟大家見面,這個場合也是我非常非常喜歡的。今天不只感謝潘裕文的和許仁杰的歌迷來,也要謝謝前來聽我們的好朋友:像SIGMA!Judy啊還有維哲啊……(趕緊補充)因為另外一個他在忙所以…」XD


「那也謝謝安伯、鴨子徐宛玲,他們真的很夠義氣,只要我們有什麼表演一定會互挺。我相信歌迷跟歌迷之間你們也是。接下來也要謝謝這位,即將在五月要在這裡辦音樂會的陳小霞老師…(眾人尖叫)謝謝她今天來!」


哇,小霞老師真的在台下耶!許主唱你一定要好好表現!


「所以,貴賓名單真的不要亂看,會有種壓力(笑)。但其實在綵排的時候,在這邊唱真的…很爽。有一種發洩又有一種…感動!在綵排的時候,唱一唱自己想哭你知道嗎?」


「我剛剛帶來的那兩首,第一首是Jesse McCartney的<Beautiful Soul>,第二首是<Closer>,是希望跟你們有很近的互動~比如說很近唱歌給你們聽啦,或是跟你們講講話啦,讓大家更認識自己這樣…」


最好是!覺得我們都聽不懂英文、看不懂歌詞的是不是?世界上以close命名的歌曲那麼多,偏偏挑這首那麼色…呃我是說那麼煽情的歌來唱,竟然說是為了「跟觀眾拉近距離」!藉口很多嘛你這個悶騷鬼!




三,情歌/梁靜茹
新歌唱完換老哏
1/26唱過的<情歌>,今晚更柔軟、更流暢了。


還記得我在1/26心得中寫到:
「這首歌好像沒辦法讓我聽見小許聲音裡的迷人之處
只聽見一首歌唱完了,但許仁杰不見了。」


但今晚我好像…聽見許仁杰了。我聽見他非常努力把自己放進這首歌裡面。
可是我更想知道:為什麼是這首?為什麼唱了兩次?
這首歌裡有你期待的畫面嗎?主唱大人?


(自始至終,他都沒有解釋選這首真正的原因)


其實聽久了,他的聲音會逐漸取代原唱,成為這首歌的骨架
雖然我還是覺得可以有其他的better choice。




Talking
「嗯?開始熱了~這燈真的很厲害!」
主唱背對觀眾,脫下寶藍色的運動外套。裡面究竟會是怎樣的春色無邊呢?眾人期待的睜大了眼──


「哇噢~~哇噢~~~」外套底下的網狀黑紗引發狼嗥陣陣。他那麼快就要以洞洞裝示人了嗎?我還沒做好心理準備、不敢看啊!(掩眼)
 

「噢什麼?又沒有什麼,脫個外套在那邊噢噢噢!你們厚…」
此時我才發現,那件黑紗底下還有一件白色短T(呿!)
 

「剛剛那首歌是梁靜茹的<情歌>。因為白色情人節快到了嘛,所以剛剛那首歌…想藉由它提早跟你們說一聲情人節快樂!現在情人節好像不一定是告白,也可能是分手嘛~」


呸呸呸,才剛覺得你貼心,怎麼又黑鳥嘴啦!
 

「我記得我朋友有問一些…我跟…呃不,他跟他另一半的…」
哈哈哈,露餡了厚!到底是誰的故事?你朋友還是你的?


「真的啦!真的是我朋友啦!」面對全場的質疑聲浪,他倒也理直氣壯,「那是我故意的!」


「他就問我一些問題,我就跟他說:其實交男女朋友是交來快樂、幸福的,而不是交來每天很煎熬啦、很痛苦!不管你們是單身或者是有男女朋友,重要的是你要記得你的目的是為了要追求幸福和快樂~」


「那接下來這首歌呢,是關於…三角關係。」
喔~沒問題的啦!不管是三角四角五角六角你都妥當啦(毆)




四,三人遊/方大同
聽見歌名我驚呼了一聲:又是方大同!潘許是說好了嗎?
方大同的作品我聽得不多,他們卻都選到我比較熟的~


三人遊
詞/崔惟楷  曲/方大同


有些話妳選擇不對他說
妳說某種脆弱 我才感同身受
我永遠都願意當個聽眾
安慰妳的痛 保護著妳從始至終


就算 妳的愛 屬於他了
就算 妳的手 他還牽著
就算妳累了 我會在這


一人留 兩人咎 三人遊
悄悄的 遠遠的 或許捨不得
默默的 靜靜的 或許很值得
我還在某處守候著


說不定這也是一種 幸福的資格
至少我們中還有人能快樂 這樣就已足夠了


有些話我選擇保持沉默
別把實話說破 隱藏我的寂寞
妳的情緒依然把我牽動
躲在妳心中 角落的心事我能懂


不知道 不知道 不知道
為什麼 為什麼 我的愛
我的愛還留不住妳的離開
卻總在 等待著妳回來


說不定這也是一種  得不到的 卻美好的
至少我們中還有人能快樂 這樣就已足夠了


是「彼此承認」的三角關係嗎?歌詞中的「我」對「妳」似乎只是暗戀?
有點讓我聯想到<不夜城>。不過是白晝版的。


很適合他的聲音,尾音收得很細膩
他唱R&B越來越從容、越來越讓我放心。
不過…既然潘許兩位都選了方大同,我就不得不「比較」一下
就選歌的驚喜度和表演的討喜度,我會給阿潘比較高分
不是說小許唱的不好,而是…這樣的歌曲他唱得好是理所當然的


現在我對他的期待不僅僅是「唱得好」而已了。




Talking
「到目前為止還OK嗎?」主唱問。觀眾:「OK~!」
 

「你知道為什麼會常問這個問題嗎?因為我…有時候難猜你們台下的人到底是在享受…還是其實早就已經…悶了?會嗎?」


觀眾:「不會~」


「最好我這樣問,你還說我超悶的!!」XDDD


接下來他從「心靈導師許教授」變成「愛情專家許博士」,開始闡述對愛情的看法:
 

「我覺得我們有時候在…談戀愛的時候,我們都會很愛、很在乎一個人吧?(眾人:嗯~)就是因為太愛這個人,你的眼裡總是只有他(觀眾甲:對~)。甚至有時候覺得,你會把他看的比你自己還重要…(觀眾乙:對!)」


「奇怪的是,真的跟他相處了一段時間過後,你會發覺:你跟他之間的相處,好像只是你是他眾多朋友中的一個、一個比較好的,好像少了那麼一點點的獨特性…」


是啊。談戀愛就有可能掉進這種窘境。所以幹嘛談戀愛呢?


「時間久了,慢慢的習慣了,漸漸的你會發覺…其實你已經沒那麼愛他了。」
觀眾恍然大悟:「喔~~~~」


怎麼,要唱<沒有空>了嗎?
我還在位子上竊笑,樂隊卻奏起令我驚訝萬分的熟悉曲調──




五,沒那麼愛他/范瑋琪
天啊…怎麼會唱這首!
當那個貝斯音(?)彈下去的剎那,我好像離開了Legacy
走進錢櫃的小包廂中,看到許仁杰坐在沙發上,對著銀幕上的藍字拿起麥克風…


好…好K喔!


沒那麼愛他
詞曲/徐婕兒


你有權利情緒化 你不一定要堅強
但有些事情 不能偽裝 別為自己設了框
我懂失去的悲傷 也懂進退的掙扎
但想起過去 都是失望 又何必要放不下


是習慣 還是愛 不放心 還是不甘心
只有你 自己知道解答


其實你沒有那麼愛他 真的不需要那麼想他
編織過的夢想 自己也可以抵達 誰說一定要有他
其實你沒有那麼愛他 沒有深陷到不可自拔 認清了真心話你就放得下


深呼吸 抬頭望 發現天空很寬廣
這世界那麼大 幸福總會在某個地方


其實你沒有那麼愛他 真的不需要那麼想他
擁有過的計劃 留給值得的對象 你知道不會是他
其實你沒有那麼愛他 沒有深陷到不可自拔 認清了真心話你就放得下


這首歌在5、6年曾前陪我走過一段很莫明其妙的「執著」
也曾是我寫某篇短篇小說時不斷聆聽的背景歌曲。


但現在再聽,似乎已經激不起當時的漣漪了
還是說女聲版的比較容易觸動我?




Talking
「幹嘛那麼沉重?!」主唱笑完觀眾又自嘲,「唱的很悲傷,又要人家很high~」
「接下來這首歌,是有一種…用流浪的方式在談感情…的感覺。」


嗯?難道是<流浪記>!(對不起我的音樂庫有夠貧乏的…)
 



六,緩慢/Beyond
第二次聽,原本陌生的這首我也能大聲跟著唱了。
今天加了重節奏,創造了另一種氛圍
是好聽、過癮的。


但,就因為「插了電」,整首歌變成「一齣戲雙主角」,歌聲之外還得讓一點空間給節奏
所以跟1/26比起來,我還是偏愛「主唱掌控一切」的不插電版。


不過我喜歡他剛剛說的那句…用流浪的方式在談感情




Talking
「接下來這首歌,之前我在比賽的時候…本來要把它拿來當絕招,放在很後面那種,拿來可以…把人家弄掉這樣…」


噗噗,把人家弄掉?這可不是溫良恭儉讓的許乖乖會說的話喔!
黑阿鳥偷偷跑出來了嗎XD
 

「殊不知!先被唱走了喔~」先被唱走了?到底是哪首歌啊!


「反正後來那個比賽我也沒有繼續比下去,所以還OK~」
從去年夏天到現在我就在等這一句話!許仁杰,你超屌的!
 

「今天帶來跟你們分享,而且這首歌我也非常非常的喜歡…」
 



七,我們都寂寞/陳奕迅
我真的沒想過!沒想過他會選這首!
而且還差點在星光傳奇唱耶!
 

我們都寂寞
詞/林夕  曲/Adrian Fu


趕著下班的計程車 一嘯而過
下班後不想回家的我 誰要理我
很多年之前我問 朋友來陪我 有誰來愛我


買醉的時候你認識我 最後還一起生活
為怕寂寞 我們做了很多 最沒空寂寞
偶遇你之後我說 想有人愛我 就有人愛我


可是我 不知道想要什麼 不知道擁有什麼
可能我們都寂寞


迎面一個老尼姑走過 把路燈看破
有你在家裡苦等的我 難道比他幸福的多
現在不想下班的我 沒愛好難過 有愛算什麼


我恨我 我不知道想要什麼 我不知道擁有什麼
可能我們都寂寞


走過馬路的我說 一個人寂寞 兩個人寂寞
可能我 我不知道擁有什麼 而我又缺少什麼
我害怕什麼 怕什麼
我不知道愛算什麼 而我又算什麼 我們都寂寞


第一句開始,我的眼睛就無法離開台上那個人
直到他唱完我才能夠呼吸。我一邊喘一邊想:怎麼了?剛發生了什麼事?
這種情形…是傳說中的One Take吧?


One Take!絕對是One Take!


三段主歌三種情緒(麻木、糜爛、煩悶)
三段副歌三段層次,第一次的收到第二次的放,再到第三次的潰堤
層次全都出來了!


聽完真的覺得:怎麼那麼適合啊!!
一直希望Eason身後那群創作人能為他量身打造一些作品
現在,這種欲望又更加劇烈了!


至於星傳…雖然他中途離開了
但從<外婆的老唱片>到<我們都寂寞>就看得出當初他是有規劃的、有準備的
他想帶來一連串「不限於R&B」的好歌展現在眾人眼前!
當時來不及唱的歌,還有幾首沒唱給我們聽呢?
希望未來有機會一次一次解開謎底…




Talking
主唱:「欸,你們講句公道話~要很中立的那種喔!」
有哏觀眾:「XX!」


主唱反應很快:「喔~我就知道!自以為幽默!還桃園咧!」
桃園?因為中立(壢)所以桃園嗎?……(默默穿上外套)
 

「如果這首歌拿去PK…會贏嗎?」
觀眾:「會!!!!!」


「你們、你們不中肯~」他呵呵笑了,「問你們就不中肯了對不對?」
「唉,其實只是我想聽啦~」


主唱大人你越來越38了耶!其實能不能贏得PK真的很難說。以你當時的聲音狀況以及那個比賽的「各種氛圍」,你站在那個台上不一定能像今天這樣發揮的淋漓盡致。不過又怎麼樣呢?就是因為你沒在那裡唱,才能把首唱版留給Legacy啊!


我絕對會幫你補燈補到100分的(哼)


「接下來呢,我要帶來的這首歌曲……剛有個藝人也唱過。聽說他唱得不錯?」
剛才的藝人?難道是潘……若迪老師?(被打)
 

「這首歌叫<然後怎樣>。」
聽見歌名全場大笑,更起鬨要他們PK!
 

「喔~你們怎麼…那麼愛看這種?」主唱大人你別裝了!不就是你挑起話題的嗎?
 

「我現在唱的這個版本,是有一些想法,比較想用輕鬆的態度去面對我的未來的感覺…(大媽語氣)不會那麼沉重啦~~好討厭喔。然後大家順便來聽聽看…誰唱的比較好?


挑釁的言詞引起鼓掌+尖叫!正當大家為「心機許現出原形」感到異常興奮時,主唱又「乖」掉了:
「好,我坦承這個idea其實是張郎哥的!欸拜託,我這麼PEACE(比Y),我怎麼會這樣呢?」


「因為昨天在綵排的時候…我們在練團嘛,我就說『接下來我要唱的歌是<然後怎樣>』然後張郎哥就說:『(模仿張郎哥的飄撇台語)仁杰!你按捏袂塞啦!你按捏太PEACE啊啦!』然後我才這樣用…其實我不會這樣子好不好!」
 

「這首<然後怎樣>大家輕鬆就好,好不好?<然後怎樣>…PEACE(比Y)!」
 

就在全場被笑聲歡呼聲填滿的那一刻,小許坐上高腳椅,台上響起熟悉的前奏。沒錯,就是827那首不知是迷幻還是爵士還Bossa Nova…總之很不像許仁杰的<然後怎樣>。




八,然後怎樣/陳奕迅
如果說,阿潘唱古靈精怪的歌最能令我high
那,許仁杰就要唱這種輕鬆慵懶的歌才能讓我異常歡快。


今天唱得比827更舒服更迷幻、更…微醺
827第一遍副歌開頭的「假期」兩字還卡卡的
今晚完全不用擔心,他遊刃有餘!


副歌每一句的線條就像彩帶被拋進空中,勾出一個漂亮的弧形
第一遍鬆軟,第二遍稍稍加重了力道。


不知為何,明明是827在The Wall唱的歌,卻讓我回到1/26的小河岸──
那個散發金紅色光芒、世界第一的小酒館。


還有一件實在沒必要提,但我想留做紀錄的小蒜皮…
他唱完「擁有了旅行的空檔」和「我的快樂時代唱爛」後
都會加兩個即興的yeah~ yeah~

這兩個yeah的聲音超像宥嘉的!(我還滿喜歡的就是了)




Talking
 謎之音:「XXXX!」


我沒有問問題! 」主唱立刻反嗆回去,「哈,剛剛誰的聲音?就是張郎哥的聲音!就是他在那邊這樣子…煽…那個…」


你想說煽風點火是吧?噗,潘向陽和許劈司的感情可沒那麼容易挑撥!張郎哥加油好嗎?
 

「接下來的歌曲,想要你們透過歌曲更了解我。接下來這首歌就是要形容我…比較的那個部份。因為我平常就是很PEACE~Range很大、EQ都比較好~所以那個忍耐的極限非常大、也很有耐心~」
 

主唱這番話怎麼好像在…諷刺誰的樣子(掩嘴笑)
應付你的人才比較需要耐心吧?
 

「但前提是…你不要踩到我的那條線。」哪條線?丁字褲後面那條線嗎?XD
「其實那條線不粗,它滿細的。所以如果你腳不是很大就不會踏到──但如果你踩到了,你們就…」


主唱語帶威脅的停了下來,觀眾也機靈的反嗆:「怎樣!怎樣!怎樣啊?」


「好膽你就來!!!」




九,好膽你就來/阿密特
聽見歌名全場尖叫,我也…不爭氣的跟著叫了
唉,不是應該要噓他的嗎?果然是「口嫌體正直」啊我~


第二次唱這首是在台茂潘許演唱會,跟今天相仿的菜熊場
好想問他「為什麼…還要再唱?」
該不會是因為我說過「這是全世界我最愛的版本」他才特地多唱一次吧?
主唱大人您不用那麼愛我沒關係~(羞)


既然唱了三次,我就不得不比較:
首唱版還是最令我印象深刻,因為他的唱法和配器都很濃烈、很爆烈
現在再聽,我還是會看到很鮮明的畫面:


喝醉的豹哥、球棒、在空無一人的夜路上狂飆的重型機車…


第二次就唱得比較軟比較茫;而今晚第三唱,他唱得「收」了點
比較輕盈,情緒也較淡,感覺有點置身事外。好像在說:
 

「不跟我告白就算啦!反正想追我的人都從這裡排到新北市了;
聽膩了不想聽就算啦!我就是不想給你看到什麼畫面咧!略~~~~~」


想那麼多幹嘛?整首歌我都跟著大聲唱,開心就好!


報紙上說這是潘許合唱的曲目之一,結果從頭到尾阿潘根本沒出現!
可惡的自由時報!還我爆米花!!!




Talking
「接下來呢,我要介紹的這首歌曲,是我在初賽的時候選的歌。那時候我在高雄嘛,高雄的初賽就在百貨公司的一樓,大賣場,很多人。每個人就只有30秒的時間…」
 

「這首歌叫<代表作>,我先跟你們說。這首歌曲其實對我來講意義非常大,因為如果沒有這首歌曲,我現在可能也不會站在這邊。今天想把這首歌拿來跟你們分享,而且這首歌也算是能夠提醒我…不要忘記初衷的一首歌。」
 

「<代表作>送給你們…不會只有30秒。」




十,代表作/孫楠
第一句很亮!
可是後來就…怎麼有被配器壓過的感覺!
座位上的我大冒汗,祈禱音控老師能發現問題然後調整一下
結果沒有,之後他每次唱到副歌還是會被配樂蓋過


怪了,前面九首都沒給我這種感覺啊!
 

代表作
詞/劉偉恩  曲/張覺


只希望這首歌能成為我愛著你的證明
讓每句歌詞感動你 讓音符觸動著你的心
只希望愛著你能成為幸福的代表作品
沒有太多華麗艱辛 卻有著溫暖藏在心底
想到就會微笑的回憶 我要送給你


說我不夠貼心常常忘了你 總是忙著工作總是把愛情放在角落
你說愛情不容易 我卻讓你一個人去努力 怎麼繼續


其實我很肯定我是真的愛你 只是我總以為所謂愛情會心有靈犀
原來我還在學習 把愛說出來這一種勇氣 我在努力


只希望這首歌能成為我愛著你的證明
不只是單純的歌曲 更代表了我想說的心情
只希望愛著你能成為幸福的代表作品
不需要刻意的設計 幸福最難得簡單甜蜜
為你量身訂做的美麗 我要送給你


就讓愛你成為我的代表作品 讓這首歌紀念我們如此幸運的愛情
原來可以很容易 就讓你知道我想說的是 我在愛你


我覺得這首歌特別的地方在於:它想講的是甜的、暖的東西
但副歌前半部以及間奏部份會讓人誤以為是悲歌。


至於歌詞…演唱會過後三個禮拜我才把歌詞找來看…
一看就愣住:天啊!簡直是量身訂作的嘛!
什麼「不夠貼心」啦、「總是忙著工作」啦、「以為愛情會心有靈犀」啦
看得我七竅生煙,忽然想把收進衣櫃底層的鞭子拿出來揮一揮!


可是…看到副歌心又軟了。


或許淚水會蒸發、傷痕會結痂,但它們確確實實存在過
如果真的在乎一件事一個人,就不要自以為是的覺得「他應該怎樣怎樣…」
愛很沉重,把愛說出來需要勇氣。但如果確定了,請不要遲疑
不確定的外在因素太多,這個世界是不會等人的!


不要讓一生只有一次機會的幸福,再從指縫中溜走。


P.S.
329樂園3週年慶當天,主唱大人在樂園貼了文情並茂的一篇長文和四個小字
不知道可不可以把這首<代表作>當成那四個小字的「加長版」呢?


哈,就當我自作多情吧!
演唱會一個月後再細讀這首歌詞,竟然會…想哭。




Talking
主唱跟之前一樣轉身過去喝水,台下某觀眾的動作讓他大感不解:
「喝水也要拍手?」他問。


結果全場觀眾會錯意,跟著拍起手來。他急忙解釋:
「我是問他厚!我不是那個…叫你們拍手!是剛才有人這樣子…(作拍手動作)」


「奇怪~喝水……帥嗎?」
「帥~~~~!」觀眾異口同聲。還有溺愛歌迷大叫:「帥慘了!」


主唱大人你這個問題…你敢問我不敢答啦~~~(羞逃)


「接下來要帶來這首歌,是要讓你們了解:其實我是一個…有時候做事情很慢的人,但那種慢不是擠不出來的那種慢喔~就是會覺得,欸,這邊好像不好、那邊好像可以再修一下!等到通過自己這一關,覺得有自信之後,再把它推出去,會比較放心…就是慢工出細活啦!」


「感情這方面也是。就是會…比較就是…不會很大喇喇的說我喜歡你啦什麼的,就是那種偷偷的,人家也一直不知道這樣子~」


觀眾:「噢~~~~~~~」噢爽的。


主唱:「不是啦!吼,是講那種比喻讓你了解我啊你…」莫名緊張。
觀眾:「噢~~~~~~~」噢開心的。


主唱:「唉~不是!反正做什麼事都慢慢的~」百口莫辯。
觀眾:「噢~~~~~~~」亂噢一氣。


主唱:「談感情也是慢慢的~多了解對方,對不對?」最後掙扎。
觀眾:「噢~~~~~~~」


主唱:「不理你們了。」XDDD




十一,慢慢等/韋禮安
歌曲中有很多頓點,好像比較少聽小許唱這樣的歌
不過這歌名…是不是在影射些什麼呢?(苦笑)


慢慢等
詞曲/韋禮安


你終究佔據了我的心房 我終於知道什麼叫做瘋狂
因為你我不再怕黑暗 想著你讓我更加勇敢
你說你害怕曾經受過的傷 過去發生的情節讓你迷惘
害怕重演 在你身上 怯步 讓你失去了方向


或許我沒資格說什麼(有誰不會害怕呢)
但我知道我會願意等(你相信我的時候)


我會慢慢等 慢慢等 慢慢等 慢慢等
慢慢等 慢慢等 等上線 的鈴聲
慢慢等 等到我都睡著了
耐心等只為了心動那一刻


慢慢等 慢慢等 慢慢等 慢慢等
慢慢等 慢慢等 等紅燈 變綠燈
慢慢等 當你突然覺得冷
我會握著溫暖 在這裡等著
 

「你們應該想睡覺了吧?」


唱完第二遍之後,最愛整…呃我是說最愛跟觀眾互動的許主唱又想跟大家玩遊戲了:
「等一下我唱一句慢慢等,你們就要唱一句慢慢等…不要笑!好不好,試試看~」
 

後來他紮紮實實的跟大家玩了4遍~
以致這首新歌現在變得超琅琅上口的(攤手)
 



Talking
「會覺得我很無聊嗎?」噗,啥問題啊XD
主唱問著問著自己也笑了,又走到後面拿水喝。此時突然有觀眾發出質疑:


「喝錯了~~」表示小許喝到阿潘那瓶水。


「我~沒~有!你們剛有在注意對不對?其實我剛才也在注意:欸,喔,(瓶子上寫)許,還好~(正經)我不隨便跟人家接吻的喔!


主唱大人您這句話超沒說服力的耶!
Star 4 U四少時期台上的水瓶都是隨便拿隨便喝的不是嗎?(噗)
而且星光一被最多人親過的除了阿潘就是你不是嗎?(噗噗)


「今天真的很開心你們來,我真的很喜歡這種場合!跟你們距離很近,唱歌啦、聊天啦,就是大家放輕鬆。雖然是第一次站上Legacy這個舞台,還是多少有點…剛開始有點緊繃。真的,阿潘沒有說錯~」


「但是真的很開心!因為綵排的時候,整個心很震撼…不知道你們能不能了解那種感覺~」


「接下來呢,想要跟你們大家說:不管今天現場所有來的人你們是怎樣的人,你們都應該要有自信!要懂得欣賞自己的優點、也接納自己的缺點。因為每個人都是獨一無二的嘛!缺點不要怕別人知道,我就是這樣子~怎樣!然後怎樣?出來共啊~踹共!


主唱你激動個什麼勁!冷靜點、不要暴走啊!!XDD


「我覺得有自信的人是最迷人、也是最吸引人的。所以大家要有自信喔,好不好?」
觀眾:「好~~~」
 

「接下來要帶來今天最後一首歌曲。這首歌也是我近期以來最喜歡的歌曲之一…」




十二,Just The Way You Are/Bruno Mars
終於是這首了。
原本完全陌生的歌,因為小許要唱所以有惡補一下
昨晚找原版MV來看,聽前奏一下,心裡忍不住雀躍:
太好了,聽起來是我會喜歡的歌。


把歌詞擺在旁邊對照,越聽越覺得奇怪…
明就是一首「把妹之歌」,怎麼越聽鼻子越酸、眼眶越熱…
 

眼淚像水龍頭打開停不住了?


Just The Way You Are
詞曲/Peter Hernandez, Philip Lawrence, Ari Levine, Khalil Walton, Khari Cain


Oh, her eyes, her eyes              她的眼睛 她的眼睛
make the stars look like they're not shining   讓天上星星搖頭嘆息
Her hair, her hair                 她的頭髮 她的頭髮
falls perfectly without her trying         不用費力就自然有型
She's so beautiful, and I tell her every day   她好美麗 我每天都說不膩


Yeah, I know, I know               我也知道 我也知道
when I compliment her she won't believe me  我的讚美她都不相信
And it's so, it's so                 真是可惜 真是可惜
sad to think that she don't see what I see    她看不見真正的自己
But every time she asks me do I look ok    每當她問「我看起來O不OK?」
I say                         我就會說…


When I see your face                當我看著你的臉
there's not a thing that I would change     我找不到改進的空間
Cause you're amazing                你原本的模樣
just the way you are                 就已經太完美


And when you smile                 當妳微微一笑
the whole world stops and stares for a while   世界為妳神魂顛倒
Because girl you're amazing             你自然的模樣
just the way you are                 就已經太完美


Her lips, her lips                 她的嘴唇 她的嘴唇
I could kiss them all day if she let me     可以的話我想親一整天
Her laugh, her laugh               她的笑臉 她的笑臉
she hates but I think it's so sexy        超級性感但她很棄嫌
She's so beautiful, and I tell her every day   她好美麗 我每天都說不膩


Oh, you know, you know, you know       妳都知道 妳都知道
I'd never ask you to change           我從未要妳改變
If perfect's what you're searching for      如果妳想追求完美
then just stay the same             就什麼都不要變

So, don't even bother asking if you look ok  不用再問「我看起來O不OK?」
You know I'll say                   你知道我會說…


The way you are, the way you are        最原本的妳 最自然的妳
Girl you're amazing, just the way you are    因為妳是妳 我的完美情人
 

小許的聲線和Bruno不同,所以今天下午我在外面聽綵排時有些緊張
(因為覺得他副歌的高音有點緊)
但當晚聽正式版,那種感覺沒了
不知是他有再放開一些,還是我忙著享受歌的氣氛所以不在意了?


其實並不是一首多特別的歌,但昨晚聽了以後
我似乎可以理解為何主唱會說:這是他近期最喜歡的歌曲之一
這首歌,會給人力量!


昨晚之所以哭得那麼兇,可能是因為自己最近「又病了」(應該說從來就沒痊癒過)
寂寞、無趣、沮喪,日復一日。乏味的活著,不被需要的活著…
「少我一個人也不會怎樣」的活著…


然而,這首歌叫我要活著


我很清楚自己不是歌詞及MV裡那個正妹,但即使我不是她,我還是被鼓勵到了
我要活著!這世界上所有的「她」都要活著!
雖然這世界在某些方面對女生很殘忍
雖然我長得不正、沒有人追;銀行裡沒錢、不能造福國家社會、活著像是資源浪費
但我還是要活著!能呼吸的每一分每一秒我都要理直氣壯的活著!


想想那些想活卻不能活的「她們」
想想那些剝奪自己生命的「她們」


只要活著就一定能遇到好事!就算不是自己,也許可以成就他人的好事
只要活著就一定能找到活著的價值!一定要活著去找到,不是嗎?


以前常在心裡偷cue小許唱Christina的<Reflection>或<Beautiful>
而今<Just The Way You Are>填補了長久以來心裡的缺。
也謝謝自由時報洩露歌單,讓我事先熟悉歌詞以及歌裡的畫面
這樣,小許唱的時候我才能跟他一起唱
唱到just stay the same時我才能理解他歌聲眼神裡的那份堅定


要理直氣壯的活著!要用自己的意識、態度好好的感受這個世界!


雖然沒像昨晚一樣大哭,但小許有把我的眼淚逼出來、框在眼眶裡
這種同步的感動,真好。




演唱完畢,他鞠躬、下台。舞台上又是一片黑暗。





「安可!安可!安可!安可!…」
 

音樂會當然不可能就這樣結束,但身為歌迷我們總不能坐在座位上「翹腳捻鬍鬚」等他們自己出來嘛!安可聲是必要的。但有趣的是,因為600多個座位上坐著兩派人馬,所以安可聲真的很…不統一XD


前方甚至有人喊:「PS!PS!」到底要喊什麼、怎麼喊,各自表述。


此起彼落的安可聲在Legacy迴蕩了將近兩分鐘之後,我們竟然聽到後台有人在…聊天!


P:「肚子餓了~要吃什麼呢?吃什麼好呢?(全場尖叫)吃小籠包?水餃?」
S:「…在上面唱,感動的我都要哭了耶!」
P:「Punch真的很強~」
S:「Punch超強的啊!欸這樣…等一下要吃什麼啊?我要吃牛肉麵…欸,火鍋啦!」
P:「好,走吧!我們去吃火鍋吧!我想吃酸菜白肉鍋~」(某戒:我也要!)
S:「今天吃辣的好不好?」
P:「OK啊!我鐵肺耶,拜託!YAAAAAA~~~~~(Rocker的吶喊)」
S:「欸,今天要不要去按摩啊?我知道有一間1200,兩小時…」


矮鵝~兩個糟糕的男人要去洗泰國浴了!髒掉了你們(不是)
 

S:「今天要不要走路回家?說真的?」
P:「好啊,你陪我啊…」
S:「…你如果認輸你就叫車!」


翻‧舊‧帳啦!S果然無所不用其極的在嗆P!!)


S:「走路回家,我家比較近,我OK啊~怕囉?怕囉?OK啊,那就算啦!
P:「那就走到我家吧!」
S:「走到你家?」考慮中…


P你當著熊熊的面拐熊主子太明目張膽了啦!總要先唱完安可再帶回去享用吧(喂)
 

P:「欸,聽說你剛剛有唱<然後怎樣>…」
S:「對啊,非常怎麼樣啊!怎麼樣~怎麼樣~」(兩人一陣笑鬧)
P:「什麼鬼啊XDD!!」
 

P:「我覺得…(故意)他們好像都不high耶~」全場尖叫。
P:「1+1>2,應該更high對不對?」
S:「1+1應該等於11才對!…」




就這樣,帶著high翻全場的氣勢,PS再度回到舞台上來了。


潘:「坐很久了對不對?是不是應該要Stand up?Stand up!」Cue全場起立。


「等一下會有一個演員出來~」阿潘用超軟的聲音呢喃。其實我搞不太懂他的意思,演員是指某許嗎?


潘:「準備好了嗎?」
許:「(郭富城)我準備好了…等一下!如果旁邊還有人沒有站起來你就捏他大腿!」


許X杰你是惡婆婆嗎?那句話講的也太溜了吧!捏人大腿捏的很習慣嘛!


潘:「這首歌有『好不好』,所以…等一下要大聲的唱…」
許:「(嘟嘴+歪頭)什麼啊?」


樂隊老師試彈似的下了幾個音,許主唱才恍然大悟的開口:


「曾~~」全場尖叫達60%!


「曾經在我眼前~(全場尖叫達85%)卻又消失不見~這是今天的第六遍~」
「電影裡的配樂好像你的雙眼~我愛你~(和阿潘牽起手來,尖叫達100%!)」


「快回到~~我身邊~(尖叫破200%)」


(忘記是小許主動旋轉進阿潘懷裡還是阿潘把他拉過去的,總之兩人的舞姿很卡很拙劣,但就因為很卡才顯示這是小倆口的即興演出~)
 



一, 我愛你/盧廣仲
 

我愛你
詞曲/盧廣仲


曾 曾經在我眼前 卻又消失不見
這是今天的第六遍
電影裡的配樂 好像你的雙眼
我愛你 快回到 我身邊


好不好 好不好 好不好
答案沒有什麼好不好
不知道 不知道 不知道
不知道是什麼好預兆


好不好 好不好 好不好
答答答答答答答答答
不知道 不知道 不知道
不知道是什麼好預兆


太陽公公出來了 他對我呀笑呀笑(他對我對對我對我笑呀笑)
我愛你 你知不知道


曾經在我眼前 卻又消失不見
我不要比賽交白卷
電影裡的配樂 好像你的雙眼
我愛你 快回到 我愛你 快回到
我愛你 快回到 我身邊


選這首,是為了和星光6著名的美夏版<我愛你>PK吧!(嗯,我懂)
我一直以為會先聽到美許版的<我愛你>,沒想到…是潘許
這樣也好。美許不敢玩的,潘許可以。
他們很清楚除了唱歌之外要怎樣才會讓大家「更high」──


唱完第4遍副歌之後、「太陽公公出來了」之前的間奏,兩人越靠越近
然後小許竟然主動朝著阿潘嘟起了嘴!!!! (嘎~~~ˇˇ)
不過,阿潘嘟嘴親下去之前某許就逃走了(咳,果然是許弱弱)
 

這樣也好!他要是沒逃,以阿潘的個性是一定會親下去的對吧?
親下去之後,會發生什麼事誰也不知道。所以…
算了!要O要X你們回家關上房門慢慢玩,公共場合還是低調點為妙!


兩人玩完了彼此,又開始玩歌迷:
「現在,來玩一個遊戲!」 某許還配合節奏來了一段RAP(?),指著觀眾席中間說:


「剖一半,這邊是P隊、這邊是S隊。我們要幹嘛呢?就是要來比大~聲~YO!做得到嗎?(觀眾:可以!)會不會?(觀眾:會!!)」


阿潘自告奮勇要當指揮者,他指哪一邊哪邊就要唱「好不好」或「不知道」
但正式開始之後整個大亂!不是只有左右兩隊嗎?阿潘怎麼好像還指了中間?(噗)
我完全不知道什麼時候該唱,所以一直跟著亂吼~


發現台下一團亂,小許立刻發難:「不行啦~」
阿潘:「對啊…怎麼辦?」
小許:「(跟著配樂)不知道~不知道~不知道~」負起責任來啊,主唱!XD


阿潘還一度走到S隊前面指揮大家尖叫,被某許推開:「欸!這邊是我的!」
再拖下去就沒完沒了,所以最後潘許決定「大家一起唱」(早該這樣了)


最後一段副歌的「我愛你~快回到~」兩人依舊很故意的衝到對方耳邊互尬
然後全場尖叫指數又破200%(水啦)
在小許「男高音式的吟唱」中,結束了PS第一首安可合唱曲。




Talking
我沒記錯的話,唱完<我愛你>之後,小許很MAN的走到後面幫阿潘把水瓶拿來,兩人一邊喝水一邊笑著在對方耳邊說話…
 

許:「他跟我說『那麼high,但是(等一下)要唱很低的歌耶』~」
潘:「給我5秒鐘~」無厘頭潘竟然趴在地上做起伏地挺身來了!


「阿潘有練過的喔~」小許一臉事不關己,但觀眾怎麼會放過他呢?
「什麼換我!?」他反應超快,「我不做別人做過的事!(傲)」


阿潘建議他可以「翻個觔斗」,全場也跟著熱血沸騰的喊:「側翻!側翻!」


小許雖說:「已經很久沒有了耶~」表情卻有一絲猶豫,這位人來瘋似乎很難抗拒600多位觀眾的集體意識。此時要是有人使出激將法,他一定、一定…
 

潘:「他會怕~他會怕~算了啦!不要讓他受傷…」
許:「看好!!!」嗯,效果真快。


潘:「等一下褲子破掉~」他褲子那麼寬鬆你覺得有可能嗎?
許:「沒關係!!…褲子破掉幫我遮著(弱笑)。」


許主唱要大家幫他數一二三,接著他就重現了2008年完美的「劈腿起立」。
「差點起不來!」聽見全場喊阿潘的名字他大感欣慰,「你們這樣就對了~再弄我嘛!」
 

據說阿潘本來量好了距離、準備來個後空翻兩圈XD,不過後來他坦承:「拜託!這要有練過!(指小許)叔叔他有練過,我沒有練過,等一下出代誌麥按怎?」


一陣碎碎念之後兩人決定還是認真唱歌好了(噗)。


此時小許表示他還有一點喘,阿潘就轉頭跟大家聊天(大家吃飯了嗎?吃什麼?火鍋!愛學耶~這個時間吃火鍋會胖),也不時轉回來問小許:「你OK了嗎?」「再等一下?好。」「沒關係…」


矮鵝~老公好體貼喔!某許真幸福ˇˇˇ
 

許:「好了!」
潘:「準備好了?」
許:「來吧~」


前奏一下…喔!是下午綵排時被我偷聽到的其中一首
(我下午該不會把所有安可曲都聽完了吧!?)


半音的、冷調的、有點搖滾的…
我沒聽過的,但下午綵排時竟然有個路人弟弟跟著他們唱!
討厭!到底是什麼歌啦!!




二, 煙味/陳奕迅
 

煙味
詞/方文山  曲/辛偉力


這烏雲密布在徘徊 那陰沉的遠方開始打雷
大雨痛快的粉碎 那些負面情緒一把火消滅


誰要比誰乾脆 如果我錯直接下跪
內心角落的膽怯 終於也俯首認罪


頹廢混雜著煙味 我滿臉鬍渣
在自得其樂的世界
頹廢我微醺的嘴 對鏡子傻笑
臉上的快樂很直接


頹廢在最深的夜 一個人獨處
我竟然會愛上 那種感覺
安靜的 很絕對


這玫瑰終究會凋謝 迷途在嘲笑著那些綠葉
春天終於也妥協 開始朝著死亡那一邊傾斜


我腳下的影子 從來不肯試著像誰
風雨灑過幾條街 我也不受誰威脅


喝一口咖啡 繼續那幾夜 累了一攤我就睡
習慣在凌亂之中被了解 做臉上厚厚的紙屑
我可以從意念再寫出一個世界


回家一查,喔,又是Eason。
「PS音樂會」其實是幌子,今天這場是「Eason告白大會」吧?
唱到現在27首歌Eason就出現7次!將近1/4耶!
Eason…沒有你我們怎麼辦(拭淚)


講正經的,這首歌…我有點無法理解他們為何選這首。
究竟是誰提議的?潘?許?第三人?
雖然這種比較頹廢、有毀滅傾向的歌曲他倆較少唱,感覺很特別也很新鮮
(歌詞竟然是方文山!一點都不方文山,我喜歡)


但…這兩人一開始好像都找不太到進歌點!?


小許唱副歌最後一句「安靜的很絕對」時,沒把「對」這個字唱的很出來
我在現場一直聽到「XX的恨覺」,還在想什麼是「恨覺」?(「憎恨的感覺」的簡稱嗎)
 

可是聽他唱「誰要比誰乾脆,如果我錯直接下跪」那段又有種詭異的快感…
就像我也喜歡阿潘唱「我腳下的影子,從來不肯試著像誰」那段一樣
還蠻有畫面的~
 

最後一遍副歌,兩人拿著麥、面對面激情合唱
讓我想起2009年的<愛到瘋癲>。
兩年後我又看著他們一同飆歌,不可同日而語的兩人
這次,是在Legacy…


不過今天這首歌的真有點差強人意。回去再練練吧~




Talking
潘:「接下來呢,要介紹今天非常辛苦…帶給大家精采表演的樂隊老師們~」


他給每位老師加了一段形容詞:「非常有型的合音老師:古皓」、「穿著緊身衣滑著冰刀,優雅的彈著吉他的阿丁老師」、「超紅的貝斯手:海狗」(連25台《萌學園》也拿出來宣傳!某許也興奮的喊:「謎亞星!謎亞星!」)


接下來小許「正常一點」的介紹了小提琴老師、吉他手哲忠、最美麗的鍵盤手珍妮公主和Band Leader鼓手在位老師、華研音樂總監小呂老師和…導演「施人誠」(噗!)


潘:「介紹完很棒的老師以後,要帶來第三首歌,這首也是我跟小許合作過的歌曲~今天在這邊重溫一次。再聽一次,好不好?」


觀眾:「好~~~」


嗯?那麼快就要唱到那首…四個字的歌了嗎?




三, 活該/劉允樂
 

前奏一下…嗯?怎麼跟我想的不一樣?
我不記得潘許合作過這種旋律的歌啊!


活該
詞/許常德  曲/曲立


已說不出來 我有多失敗 只能陪自己談戀愛
路人沒記載 絕不能依賴 會說謊的路牌


失眠的年代 不需半夜醒來 重複的哼著無心傷害
沒有妳主宰 很難快樂起來 自由自在才哭個痛快


離開我妳只留下一句活該
中傷的對白接著排山倒海 迎面來


離開我妳只留下這句活該 親口被妳出賣
我的傷害值得萬眾期待



喔,原來是今天下午偷聽到的歌曲之一。
就是一首一直重覆著「活該」的歌(而它真的就叫做<活該>)
雖不是我一聽就會愛上的類型,但潘許一人唱一段,情緒一層層疊起來…
是好聽的。


不過唱第二遍「沒有妳主宰很難快樂起來」後面還是出現了約莫兩秒的忘詞
那瞬間我在座位上愣了一下,聽歌的情緒也受到了影響。


兩位…不是我要說你們……忘什麼詞啊!很解耶!(翻桌)


因為是合唱,兩個人都要罰!
來人!快把他們關進潘許小房間增產報…呃我是說閉門思過!
更lovelove之前不能出來!!!(不是該增強記憶力嗎?)




Talking
潘:「這首歌,應該是仁杰的切身之痛。唱得非常的…」投入是嗎?


我承認最後一遍副歌小許真的唱得很放、很開、很「豁出去」
可是我現在腦中就只有「忘詞」「忘詞」「忘詞」「忘詞」…


潘:「真的真的,我剛剛本來…因為我剛剛曲序搞顛倒…」
他講著講著,聲音有些中斷。小許忍不住插話:「欸,他那個囉…卡卡的喔!」


潘:「因為我…哽咽…沒有啦,就是發自內心的,然後就是…對。」
對啥啦?有不能說的秘密?


「接下來我們要唱的這首才是我剛剛說的…有合作過的歌曲~」阿潘的解釋讓大家忍不住笑了起來,小許也繼續「軟性」吐槽他:
 

「繞一大圈有沒有?(手握方向盤)開很遠又…彎回來~」
 

潘:「好,那我們唱歌好了。反正講話也不好笑~」
許:「不會不會,你今天蠻好笑的。」
潘:「謝謝你啊~謝謝你啊~」
 

「欸,來坐個椅子嘛~」小許說。當對方點頭如搗蒜,他補了一句:「自己搬!」
後來兩人發現真的只有一張椅子,只好跟哲忠老師借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