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回到離你最近的地方
關於部落格
在那深秋的子午,我們已航渡千年
  • 135612

    累積人氣

  • 5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許仁杰‧小河岸‧維多利亞12又1/2個秘密




不把去年6月看星光傳奇錄影那次算進去的話,這是我第三次北上聽演唱會。坐長途火車的新鮮感已經消失,取而代之的是疲倦。6個半小時的莒光號車程中,怕坐過頭的恐懼感讓我不敢放膽睡,每次從淺眠中醒來第一件事就是看時間──台北怎麼還沒到?還要坐多久?


或許這是今年暑假前最後一次暴衝了吧。一整天都在坐車的感覺很不舒服,雖然我相信今晚那一小時絕對會值得到讓我忘記所有的疲累。


我必須這樣相信,因為這樣才有足夠的力量撐下去、完成這趟旅程。


下午4點抵達台北,再轉捷運到台電大樓站,進進出出的人們人手一枝雨傘讓我心涼了一截。下雨了?南部明明就是晴天!果然「南蟲不可語北」,幸好聽奶奶的話沒穿小洋裝來。




在冷風細雨中走了一會,藍色的牆進入眼簾。






沿著藍牆走進244巷,很快就看見鑄著「河岸留言」四個字的金屬招牌和底下一隻隻毛茸茸的熊們。






河岸留言的2樓「海邊的卡夫卡」就是上次小美舉辦新歌試聽會的地方(燈亮的那一層)。




接下來就是長達四個多小時的漫長等待。細雨一刻也沒停過,雖然我帶了雨傘,卻因為不想弄濕它(進而弄濕包包)所以沒撐。拉緊風衣、戴上帽子,有時搖擺身體,有時走來走去,試著沉澱在心裡亂飛的各種情緒,累積能量,留到10點至11點讓自己爆炸。


等待中值得一提的是,6點多時,一台休旅車開進巷子,一群貌似樂手的男性下了車、緩緩走進河岸。其中一人戴著奇怪的帽子(像一個倒蓋的杯子),親切的和站在最前頭的熊們揮手,熊也歡樂的回應──


欸欸欸?該不會是主唱大人吧!好像是耶!不是許仁杰幹嘛和熊互動?所以真的是小許囉?不錯嘛,這次沒有躲在女人堆裡裝路人了!後來經凱熊提醒發現DD謝震廷也來了,他戴著口罩、身穿星光傳奇花絮裡的藍白運動外套,非常低調的站在樂手群中。


「弟弟該不會…要幫小許伴奏吧?」有人猜。
「如果弟弟登台時的尖叫聲比主唱還大…那怎麼辦?」科科,有可能喔(喂)




河岸入口處的階梯,主唱與樂手在裡頭綵排。







就在我拍照的時候,一個絕不會聽錯的歌聲從B2傳來:
 「我找不到很好的原因,去阻擋這一切的情意…」
 

天啊!許仁杰在唱什麼歌?我絞動生鏽的大腦…對了,是《惡作劇之吻》的片尾曲!跟KKBOX版的<還是會寂寞>一樣都是用吉他伴奏!超讚!為什麼我沒在熊熊樂園的賭盤中預測這一首呢?真是扼腕!


今晚到底還會唱些什麼?雖然宣傳文案上說「重新演繹女歌手的經典情歌」,但還是希望他別唱那些被唱到爛的芭樂,多給我們一些好聽卻不是很紅的作品吧!





8點42分正式入場。從窄窄的樓梯下到只比自家客廳大一點的河岸LIVE HOUSE──傳說中許仁杰來過好多次的地方。今晚,台上的主角終於換成他了。




我和才女小布及她的友人綺亞坐一桌,位置算是比較後面。但超級巧的是,小許和他的友人、樂手們竟然就坐在我們左邊三公尺外的小長桌!


天啊!超近的!可是現場燈光太暗根本無法拍照或攝影,我只能透過人頭縫隙偷偷看著他和朋友說笑打鬧。他穿著一身黑,很路人,不過期待已久的劉海確實已經長回來了。本來以為在他登台之前我只能默默的享受這種「兩桌間微妙的距離」,沒想到…有一樁大冒險正等著我!




「我想拿賀年卡給他耶,怎麼辦?」


小布拿出自製的許兔兔賀卡,卻對「走到他面前、交出卡片」這件事膽怯不已。兩桌之間短短三公尺,為什麼會像隔了一個地球似的讓人猶豫不決呢?難道這就是世界上最遙遠的距離?


後來我和小布達成了共識:要走到許仁杰面前,真的需要勇氣。


但仔細想想,我們人都來了,他剛好又在旁邊,不拿給他怎麼甘心?表演時間還沒到,現在不送待會更沒有機會!待會再請前方的熊熊轉交?那更沒意義啦!


可惡!主唱算哪根蔥?我豁出去了!老娘都快30歲了有什麼好怕的!!
我決定跨出此生第一步,帶著卡片持有者走向世界上最難靠近的那一桌那一人…


「仁杰!仁杰!」我朝著他拚命大喊,但場內實在太吵雜所以小許應該是經由他朋友的提醒才發現我的存在。


我彎腰、將卡片交到小許手上,然後指指身後的小布:「她要給你的!」
「新年快樂!!」小布獻上真心的祝福之後,我倆拔腿逃回座位上。




卡片送出去後,第一場表演差不多要開始了。我翻開筆記本想將剛剛那件事紀錄下來,卻發現怎樣也無法下筆。我的臉好燙,兩條腿還在抖!不過還是慶幸自己有踏出這一步,因為這樣才能親眼目睹他收下卡片時的甜美笑容和「謝謝」的唇語。這美好的畫面我可以偷偷做成護身符掛在心裡嗎?


傳說中的河岸小燭台。今晚終於能在這盞燭光下為他書寫了。




9點,蕭閎仁的演唱開始。並不是第一次聽他唱現場,跟之前一樣很專業很自在,和觀眾互動很活潑,連冷笑話也好笑。今晚他唱的大多是新專輯的歌曲,不得不說這些歌曲的旋律都很朗朗上口,希望他未來能創作出更多會爆紅的歌,在歌壇佔有舉足輕重的地位。


令我比較傻眼的是:唱完後竟然當場辦簽名會!場地不大,歌迷爭先恐後的排著等簽名,我們坐後面的觀眾根本看不見舞台!拜託,待會還有表演耶!


就在我們東張西望等待著不知何時開始的「維多利亞的秘密」時,身邊有人喊了我的名字。原來是FB的好友惠宜!戴了個眼鏡(我有記錯嗎?)、打扮相當時尚感覺不出是兩個小孩的媽媽!而且她還帶了個燒燙燙的最新消息給我們──


「你們知道嗎?小許和阿潘…3月還有一場演唱會!在八德路那邊…」


啥?又一場潘許演唱會!真的要組團啦?不、我想說的是…演唱會開的很頻繁耶!華研終於醒了嗎?發現自家後院不知名的小樹搖一搖還是會有錢掉下來?


交談之間,主唱與三位樂手不知不覺的上台就定位。


「他怎麼…穿得一身黑?」有人問。
「想反璞歸真吧。」我說。說完又想到:這小子一直都很真,哪裡「璞」過了?
 



「準備好了嗎?」主唱今晚第一句話。歌迷回答:「好~了~」
「我是問我自己…」


眾人莞爾中,他用清脆、輕快的嗓音唱出一句…英文歌詞…
 



一,Beautiful Soul/Jesse McCartney
背後有觀眾在私語:「啊,是傑西麥卡尼…」
啥?男生的歌!今晚不是全女歌演唱會嗎?主唱你犯規!
嗚,兩顆爆米花飛了~


說正經的,這首還不錯聽
特別是唱完第二遍的時候,配器中突然多了一種打擊的節奏!
不是鍵盤也不是吉他,是…
後方觀眾立刻為我解惑:「是B-Box!後面那個在B-Box!」
原來坐在主唱身後那位壯漢是B-Boxer!這是今晚第一個驚喜嗎?


Beautiful Soul
詞曲/Adam Watts‧Andy Dodd


I don't want another pretty face    我不屑什麼正咩辣妹
I don't want just anyone to hold    我不要隨便的誰誰誰
I don't want my love to go to waste   我不想把真情浪費
I want you and your beautiful soul   我只要你和你的內在美


You're the one I wanna chase     你讓我奮不顧身的追
You're the one I wanna hold      你是我想抓住的一切
I wont let another minute go to waste  我不願再浪費時間
I want you and your beautiful soul    只要你和你的內在美


I know that you are something special   對我來說你最特別
To you I'd be always faithful       有了你我絕不劈腿
I want to be what you always needed   佔有你心中最重要的地位
Then I hope you'll see the heart in me   讓你知道我真情不悔


Your beautiful soul, yeah        就要你的內在美 yeah
You might need time to think it over    或許你還需要時間
But im just fine moving forward     但我永遠不會退怯
I'll ease your mind           我會令你快樂每一天
If you give me the chance        如果你願意給我機會
I will never make you cry c`mon lets try  相信我 我絕不讓你流淚


Am I crazy for wanting you        渴望使我變得瘋顛
Baby do you think you could want me too 你對我是否也有感覺
I don't wanna waste your time      我不想浪費你的時間
Do you see things the way I do      我做的一切你是否看見
I just wanna know if you feel it too    如果你對我真有感覺
 There is nothing left to hide       別隱瞞快讓我聽見


我來翻的話,會配合許仁杰的fu把歌名翻成<內在美>吧XD
特別喜歡他唱I will never make you cry c`mon lets try這句
C’mon lets try唱得好輕好柔,配上一個甜甜的勾引的笑容真的好有說服力!
唉喲,男生都說的那麼直白那麼誠懇了,當然要跟他try try看啊你說是不是!




Talking
唱完<Beautiful Soul>,他以一聲Thank you換來掌聲加尖叫
「真的有點熱~」然後開始扒…呃不是,脫掉那件薄薄的黑色愛迪達外套。
他一脫,後面那位B-Boxer也跟著脫(後者引發的尖叫聲更大是怎樣XD)


「那…就繼續囉?」


主唱用堅定的眼神跟觀眾做確認。此時左邊有人不曉得說了什麼(可能是吐他槽吧),讓他笑得無奈又靦腆,只能弱弱的用閩南語回了句:「唉咿~真是喔…」




下一首歌的前奏響起,我心中飄滿問號:都是半音…什麼歌啊?
不是很熟卻感覺很好聽!難道…


不、不可能!他不可能唱那首!
 



二,薇多莉亞的秘密/張惠妹


「他的手掌是否有點粗糙…」


第一句歌詞出來,正在錄影的我忍不住對著相機呻吟~
喔~天啊!<薇多莉亞的秘密>!許仁杰唱<薇多莉亞的秘密>!他瘋了嗎?
要符合今晚演唱會的主題所以選這首?可惡!一顆爆米花又沒了!


我壓根不覺得他會選這首!因為他反骨!
他一定會因為今晚主題叫「維多利亞的秘密」而抵死不唱<薇多莉亞的秘密>
(也抵死不穿Victoria’s Secret)XD


史丹利許真是讓人猜不透啊!而且…他真的好敢!
為什麼這麼說呢?因為這首跟他之前唱過的<閃閃惹人愛><好膽你就來>不一樣
完全是一首「耍性感、賣風騷」的辣妞限定歌曲啊!
 

薇多莉亞的秘密
詞/陳鎮川 曲/曹格


他的手掌是否有點粗糙 下巴的傷像勾人的問號
當被他擁抱會是甚麼情調 雙手環繞 捨不捨得睡著


誰的唇能變成我的吻 能清楚感覺到他的體溫
准不准一整天不出門 睡覺 胡鬧 擁抱


他的雙腳沙灘上的符號 肩膀線條像冰山的一角
襯衫裡的腰甚麼都撐得牢 嘴角微翹 看來可靠的笑


想聽到他胸口的心跳 太陽下他的汗什麼味道
把無聊的教條先忘掉 浪漫 一次 都好


薇多莉亞的秘密 那浪漫的劇情
偷偷藏著的Fantasy 女人就該壓抑
那粉紅色的秘密 獨處才敢甦醒
那渴望的親密 究竟躲在哪裡


女歌男唱本來就會產生微妙的腐意,許騷騷搭上這首歌更是火力全開!
君不見2/3的歌詞都是用女性的眼光去窺視男人,充滿遐想和欲蓋彌彰的性暗示。
唱著「肩膀線條像冰山的一角,襯衫裡的腰什麼都撐得牢」的小許心中究竟是浮現了什麼畫面呢?


(唉,再想下去鼻血就噴不完了)


以前我一直很想把蕾絲、緞帶、蝴蝶結往他身上放
以前我一直希望他不要「悶悶的騷」
但看完這個表演我突然覺得,如果他真的穿上蕾絲吊帶襪,扭腰擺臀對著stand跳豔舞
那,就不是許仁杰啦!


許仁杰的醍醐味不就是「外表看起來乾淨正直,偶爾一個媚眼嬌笑會讓人全身麻痺」的反差嗎?
好吧!只要他在表演上大方大器就好,「騷」這件事可以悶一點沒關係。


唱<薇多莉亞的秘密>時,他動作不多,只有一些輕微的搖擺和打拍子
歌裡使用了很多氣音和適量的假音來表現性感
(唱這首歌所需要的性感,他全用聲音表現出來了)
真如某位大大所言,許仁杰的確非常擅長用聲音表現性感!


不是manly、也不是womanly的性感,是許仁杰獨有的、Stan-ly的性感~~


唯一也是最大的遺憾就是:他還是沒有笑!這次的表情不算凝重,但就是不笑。
不是要你從頭傻笑到尾,只要在某一句某一個字彎起嘴角就好了,得逞的奸笑也好!
為什麼不笑呢?笑一下又不會有人指控你傷風敗俗而將你逮捕!
主唱大人你絕對有資格笑,你敢選這首歌已經把我嚇倒了!
再用一個笑容補我一刀不行嗎?!


最後不得不提的這首歌的「高潮」,也就是結束前「用盡全身力量」的飆高音
遊走在破音邊緣卻有驚無險、讓人驚嘆的4秒鐘!聽完我第一個想法是「超讚!」


不過我很快就發現:我又糟糕了。
我想到一句話來形容他這個吶喊,但因為實在太太太糟糕,所以大家就…自行想像吧。




Talking
可能是剛飆完高音有點失神,在開口說話之前,他對著觀眾發了3秒的呆XD


「第一首歌是<Beautiful Soul>,是Jesse McCartney的。第二首是阿妹的<薇多莉亞的秘密>。其實會選這兩首歌就是想帶出今天音樂會的主題,那為什麼第一首歌是呢<Beautiful Soul>?在我個人的想法啦,我還蠻謝謝上帝創造了女生…這麼美麗的動物…」


他說著說著竟笑了起來,全場也跟著大笑!
不是我要吐你槽,主唱大人。但這段話從你口中說出來…怪害羞的!就算你表情再誠懇再認真也一樣。


「因為女生有很多特性是…大多數男生比較缺乏的。比如說…性X啦…」
啥啥啥?主唱說了「性欲」兩個字嗎?哇,不愧是許敢講!真敢講!
 

(對不起,後來我才發現他說的是「細膩」)


「然後還有…(觀眾曰:氣質)氣質?欸,不一定喔!你看我…」
主唱是想表示他比觀眾還有氣質是吧?哈哈哈當然啦(喂)
 

「好,除了氣質,然後會多愁善感嘛…浪漫、貼心也有。很多很多的特質,我覺得會讓我們的生活變得更美好,所以我第一首歌才會選那樣的主題。那第二首<薇多莉亞的秘密>呢…其實維多利亞的秘密並不代表什麼意思!也不是你們想的那個偏的地方…」
 

什麼「偏的地方」?也不想想一開始是誰放的火?敢取叫<維多利亞的秘密>就要有被人想歪的心理準備啊!不過主唱大人我不怪你,因為這名字也不是你取的,你只是相信專業而已。
 

「稱作『維多利亞的秘密』是因為──維多利亞代表世界上所有的女性朋友們。加上我今天要唱的歌多半是經典女歌手的情歌,唱這些情歌不只代表女生戀愛時的心情,也可以…讓男生多了解女生啦!」
 

由於他解釋的很誠懇很仔細,急著聽歌的惠宜在我耳邊又好氣又好笑的說:
「他真的是挖洞達人!幹嘛一直解釋啊?!」
「因為他是許老師。」天生的教師使命感。
 



三,惡作劇/王藍茵
終於輪到這首了!開場前被我偷聽到兩句的<惡作劇>!
他們把這首歌改成可愛俏皮童謠風,加上小許輕鬆自在的演唱
讓我邊聽邊微笑~啊,主唱真的是太可愛了!
 

惡作劇
詞曲/王藍茵


我找不到很好的原因 去阻擋這一切的情意
這感覺太奇異 我抱歉不能說明
我相信這愛情的定義 奇跡會發生也不一定
風溫柔的氣息 也許飄來好消息


一切新鮮 有點冒險 請告訴我怎麼走到終點
(我才發現 你很耀眼 請讓我在瞧瞧你的雙眼)
沒有人瞭解 沒有人像我和陌生人的愛戀


我想我會開始想念你 可是我剛剛才遇見了你
我懷疑這奇遇只是個惡作劇
我想我已慢慢喜歡你 因為我擁有愛情的勇氣
我任性投入你給的惡作劇 你給的惡作劇
 

不過,事情永遠不像笨蛋想的那麼簡單。
唱完第一遍之後,主唱就原形畢露了:
 

「我想要教你們耶~你們應該會彈舌吧?」
啥?彈彈彈…彈舌?


「就像他這樣,」小許指指身後的B-Boxer,「像這個動物這樣?」
哪有人說自己的B-Boxer是動物的啦!(不過真的很像一隻大金剛)
 

不不,重點是現在到底要幹嘛啦?
彈什麼舌!我就是因為不會彈舌才不選西語系的啊!!
聽小許的示範,似乎是用舌尖、上顎和口腔縮放製造出「咕咖咕」的音效
演唱會後我有慢慢摸索出來,但當晚完全一頭霧水!
 

「那等一下可以一起嗎?借我你們的…舌頭?哈哈好怪!」
主唱大人不要擅自決定啦!不要以為每個人都跟你一樣舌技高超!


接下來的劇情完全在意料之內:主唱越唱越聽不到歌迷彈舌
然後就皺起眉、叉起腰來了(樂隊更狠,直接切歌!)
 

「沒有人聽到耶!你看我都沒有聽到!」
主唱對歌迷的不配合感到失望,大家急忙抱怨:「很難~~」


「很難?這樣很難嗎?」小許「咕咖咕」了兩聲,「我前陣子吃洋芋片吃到舌頭割破,我都用了!很痛耶!」
 

主唱大人,有錢有閒又不怕胖的人才能吃洋芋片吃到舌頭割破
你完全不值得同情!!!(翻桌)


最後主唱終於停止折磨歌迷,讓我們好好把歌聽完。
 



Talking
「女生嘛,剛開始喜歡一個男生,比較不會直率的去表達,就用一些捉弄人的方式,然後自以為幽默這樣~對不對?」


主唱聊到選這首歌的原因,雖然我覺得這首歌裡描述的「惡作劇」跟他說的「惡作劇」是兩碼子事,不過…OK啦,主唱就是歌名控嘛!因為單身所以唱<還是會寂寞>;習慣聆聽別人的秘密所以唱<秘密>;想表達女生的不坦白所以唱<惡作劇>!OK的~~




四,任性/孫燕姿
前奏很熟,雖然說不出名字,但知道是孫燕姿的作品。
好想聽他唱<眼淚成詩>或<同類>…
 

任性
詞/何啟弘 曲/孫燕姿


喜歡聽歌 感人的歌 它讓我覺得愛是對的
睡不著 我就醒著 不再讓日子被打亂了
寂寞很吵 我很安靜 情緒很多 我很鎮定
因為投入 所以放棄 不願再被痛醒


固執算不算任性的要求 付出也可能看不到結果
終於你還是選擇了放手 用逃避 讓感情犯錯


喜歡唱歌 動人的歌 它讓我獲得一點心得
得不到 我就放掉 不去碰觸到我的需要
寂寞很吵 我很安靜 情緒很多 我很鎮定
因為投入 所以放棄 不願再被痛醒


承諾算不算任性的要求 人總是不能太容易感動
當愛失去自我失去包容 只想要 從混亂解脫



雖然不是我偏愛的歌,但詞寫的好,跟小許給我的感覺也很match
他唱得也很投入,比之前在「大學生了沒」的<開始懂了>更刻骨銘心。
 



Talking
小許對音控老師說:「可以幫我把Vocal調濕一點嗎?」
歌迷:「濕一點?」


「行話啦!」主唱大人那副「有什麼好大驚小怪」的驕傲神情真是有夠豹哥的!XDD


「接下來這首歌,是比較悲傷的歌曲…」
 



五,緩慢/林曉培
對這首歌唯一的印象就是二班美珍唱過,但我從未仔細聽過。
擺在<任性>之後,連兩首悲歌。
 

緩慢
詞/李焯雄‧周耀輝 曲/黃貫中


一雙鐵翅膀 送我到這地方
天快亮 捨不得這機場
緩慢的遊蕩 在擁擠的機場 風一樣


多少螢光屏 總是閃爍不定
天與地 在中間它來臨
緩慢的飛機 有否我期待的 一個你


忘記你說你會繼續 還是要結束 分開時只管哭
我是否太迷糊 你是否仍在乎
等的太久不想繼續 也不願結束 分開時我走出
最遙遠的旅途 最緩慢的腳步


一杯熱咖啡 抵不住我的淚
他是誰 在擁抱的是誰
緩慢的流淚 我沒有太傷悲 我以為



「情傷悲歌」可能真的比較難感動我吧
所以1/26當晚,我並沒有被他營造的氛圍拉進去
因為沒有分手的經驗,無法理解把一個「曾經如此親密」的人從自己身上剝掉的感覺。
聽到最後,我開始理性思考「副歌唱了幾遍?有唱出層次嗎?何時會唱完?」


雖然歌本身不能直擊我的弱點,但小許唱的很投入
把歌詞中那種「內心肝腸寸斷,臉上卻只有淡淡淚一行」內斂的崩潰表現的很完美
尤其是最後完全用「喔」的那一段,失戀的人聽了一定會大哭吧!


不過,演唱會結束一個星期之後再聽這首歌,竟然覺得:變短了耶!
怎麼那麼快就唱完啦?難道我有一點點…被拉進去了嗎?
 



Talking
「剛帶來那三首,就是女生談戀愛從開始到結束的過程。剛開始認識的時候,會有一點捉弄對方…到中間的時候,兩個人很會有開心很甜蜜的感覺,有談過戀愛的人都知道…」


「在一段感情結束的時候,那些悲傷的情緒會持續在心裡很久。不管會不會有所謂的療傷期、過渡期,經過一段時間後,不管是男生女生,其實還是會孤獨…」
 



六,需要人陪/王力宏
前奏和主歌讓我感覺熟悉,好像聽過,卻說不出是哪首
直到副歌,我才想起是他在KKBOX訪談中推薦過的<需要人陪>


需要人陪
詞曲/王力宏


打開窗戶讓孤單透氣 這一間屋子如此密閉
歡呼聲仍飄在空氣裡 像空無一人一樣華麗
我漸漸失去知覺 就當做是種自我逃避
你飛到天的邊緣 我也不猜落在何地


一個我需要夢想 需要方向需要眼淚
更需要一個人來 點亮天的黑
我已經無能為力 無法抗拒 無路可退
這無聲的夜 現在的我 需要人陪


閉上眼睛 就看不清這雙人床欠缺的溫馨
誰能陪我直到天明 穿透這片迷濛寂靜
 

聽完我心中有個很大的疑問…
主唱大人,力宏有授權給你、讓你幫他come out嗎?(喂)
 

「全女歌演唱會」第二首男歌手的歌了,犯規犯很大喔!


不過,假如是因為1218那天熊家姐姐點了這首歌而你沒唱所以今晚想補給大家的話
那我就原諒你吧~
 

第3首悲歌,好像第一次聽小許一連唱那麼多首悲歌
就歌詞裡的敘述,講的應該還是分手之後的療傷階段吧。
唉,我是不是應該趕快去找個人談戀愛、然後分手,好體驗一下這種無路可退的缺乏呢?
 

有時候真的很希望有一個人在自己身邊,當我的情人
陪自己體驗書本、歌曲、戲劇裡那名為「愛情」的羅曼蒂克。
但,其實那個人也不一定非要是情人不可
也可以是一個莎曼珊一個米蘭達一個夏綠蒂,陪我分享生命的喜怒哀樂
遊玩、談心、陪伴彼此走過生命的各種難題。


但老實說,每當夜晚來臨,一個人坐在電腦前,望著裡頭熟悉卻不屬於自己的一切時
我發現我並不奢求愛情或友情的貼身陪伴
我需要的,其實只是「被人需要」的感覺而已。
 

書寫、攝影,並不僅僅是為了散播感動散播美
最大的動機還是想要別人記住自己、需要自己──


渴望在別人生命裡,留下痕跡。
 



Talking
主唱:「我在FB上看到有人點歌嘛。因為我這次沒有開放點歌,然後…」
歌迷低語:「哪次有開放…」
主唱:「喔~哪次有開放(笑)!喔~趁機發聲喔,不錯喔!呵呵呵~」
 
好可怕,主唱那表情叫笑裡藏刀嗎?!


「然後我選了一些歌,我發覺剛好有巧合到…就是剛好有人想聽這些歌曲,我今天也有唱。當然如果這些歌不在你們的歌單裡面……你們還是得接受!(歪頭俏皮笑)」


「在準備這個音樂會的過程中呢,我要很感謝我這些團員們…先跟大家介紹一下:吉他手Jerry C…處女座的喔(驕傲)!我的keyboard手:蕭恆嘉!還有最屌的B-Boxer:Tony! 」


介紹完樂手,他開始爆自己的料:「在準備音樂會的途中呢,我都住Jerry C的家。因為我們是自己練團,這樣私底下練…」


Jerry C:「需要人陪!」
小許:「對(笑)。所以在這段時間,陪伴我的就是這些男人~」
歌迷:「????」(不知道歌迷說了什麼,有聽到的人可以告訴我嗎?)
小許:「有一點……沒有啦!」笑拍Jerry C的肩膀。


噗~許花花名冊上又多了三個人!恭喜主唱大人滿載而歸!!


「其實很開心,而且我們非常認真在改編一些大家耳熟能詳的歌曲。其實耳熟能詳的歌曲大家都已經聽了很多遍,所以我們希望經過一點點的改編,讓大家聽起來有很不一樣的感覺,會覺得…欸?這首歌怎麼變的那麼俏皮?像…<惡作劇>還OK嗎?」
 

歌迷:「OK~~」不只OK,真的很俏皮很可愛!(也很可惡)
 

「真的厚?」主唱越講聲音越柔,「那<薇多莉亞的秘密>呢?OK嗎?」


眾人的讚美聲此起彼落,我在座位上用氣聲尖叫:「超~好~聽!」其實根本不是好聽可以形容的,可是當下我真的想不出任何乾淨正直的詞彙!反正就是「想把許仁杰撲倒」的好聽啦!
 

「好啦…就是希望大家有不一樣的感覺啦~」


不要再問了!你根本不懂你在我身上點了什麼樣的火!我也沒辦法把你壓在我的胸膛讓你感覺那裡有多滾燙!氣死人!真想衝上台毆打主唱大人!


「接下來我要唱的這些歌呢,就是經典女歌手的情歌。因為耳熟能詳,所以我希望你們也可以跟我一起唱,好不好?真的,你們一定都會唱啦!因為耳熟能詳的話,幾乎都是一些…舊歌(笑)。也不是舊歌,就是一些大家聽過的,你們一定非常熟悉的。當然裡面有一兩首新的歌曲。希望你們會喜歡我今天為你們準備的~」




七,情歌/梁靜茹
因為《敗犬女王》所以聽過<情歌>
這齣劇所有插曲中,我偏好<沒有如果>和<別再為他流淚>
<情歌>只有詞比較打動我。


情歌
詞/陳沒 曲/伍冠諺


時光是琥珀 淚一滴滴被反鎖
情書再不朽 也磨成沙漏
青春的上游 白雲飛走蒼狗與海鷗
閃過的念頭 潺潺的溜走


#命運好幽默 讓愛的人都沉默
 一整個宇宙 換一顆紅豆
 回憶如困獸 寂寞太久而漸漸溫柔
 放開了拳頭 反而更自由


慢動作 繾綣膠卷 重播默片 定格一瞬間
我們在 告別的演唱會 說好不再見


*你寫給我 我的第一首歌
 你和我 十指緊扣 默寫前奏 可是那然後呢
 還好我有 我這一首情歌
 輕輕的 輕輕哼著哭著笑著 我的 天長地久


Repeat #


長鏡頭 越拉越遠 越來越遠 事隔好幾年
我們在 懷念的演唱會 禮貌的吻別


Repeat *


陪我唱歌 清唱你的情歌
捨不得 短短副歌 心還熱著 也該告一段落
還好我有 我下一首情歌
生命宛如 靜靜的相擁的河 永遠 天長地久
 

不論是現場聽還是事後在家聽影音
都覺得…這首歌好像沒辦法讓我聽見小許聲音裡的迷人之處
只聽見一首歌唱完了,但許仁杰不見了。




演唱中有段不得不提的小插曲:
唱第一遍副歌時,一袋銀幣巧克力從前方傳過來。
前桌的熊熊說:「小許給的~」


好貼心喔!有聽又有吃?而且這枚銀幣…不像是外面買來的耶…




Talking
「有拿到巧克力嗎?」主唱問。觀眾大喊:「有~」
感謝聲彼此彼落,甚至有人大喊「你是我的巧克力!」讓主唱害羞的直蹬腳XD


確認後方的觀眾也有拿到巧克力之後,小許說:


「那個巧克力是許媽媽自己做的~(眾人尖叫)因為我媽媽最近會做一些東西,這一期作的是巧克力。一般我覺得媽媽做的應該是肉粽啊、草仔粿啊什麼的!就媽媽有一天打電話來說『我有做巧克力喔,你要不要試吃看看?』然後她就寄上來給我吃,我吃了以後就覺得蠻驚訝的,就覺得我媽媽…很有才啊!」
 

「本來剛開始是做給自己親戚吃,後來大家越訂越多。然後現在她一直很忙~她跟我講說:『你過年回來要有心理準備,因為整個家裡都是巧克力的味道。』還好我很喜歡巧克力,而不是香菜!」


1月底收到巧克力有種提早過情人節的感覺。加上今晚是以「經典女歌」為主題、很女性的情歌音樂會,能收到主唱媽媽的手工巧克力有一種難以言喻的珍貴和甜蜜!
 

「接下來的這首歌也很經典!但是我今天一直都沒聽到你們跟我唱,但這首歌一定可以!」
 



八,膽小鬼/梁詠琪
耶~~~我點的我點的(喂)
前奏一下,1218的潘許fu又回來了(喂喂)
不過我沒辦法跟著唱因為我沒背歌詞(喂喂喂)
 

膽小鬼
詞/鄭淑妃 曲/李偲菘


你愛咖啡 低調的感覺 偏愛收集的音樂 怪的很另類
你很特別 每一個小細節 哎呀呀呀 如此的對味


我怕浪費 情緒的錯覺 討厭自己像刺蝟 小心的防衛
我很反對 為失戀掉眼淚 哎呀呀呀 離你遠一些


喜歡看你緊緊皺眉 叫我膽小鬼 你的表情大過於朋友的曖昧
寂寞的稱謂 甜蜜的責備 有獨一無二專屬的特別
喜歡看你緊緊皺眉 叫我膽小鬼 我的心情就像和情人在鬥嘴
奇怪的直覺 錯誤的定位 對你哎呀呀呀 我有點膽怯


我在我的世界不能犯規 你在你的世界笑我無所謂


果然,能一起唱的還是只有「哎呀呀呀」四個字XDD


主唱很皮,一直叫我們大聲唱
回家一比對歌詞,發現他A2落詞的程度有如走山!!
真是的,某潘的口水吃太多了是吧!就跟你們說喇舌要節制嘛(沒禮貌)


1218聽他即興來一句,就覺得他唱這首絕對好聽!
特別是副歌裡「你緊緊皺眉」的假音和「獨一無二」的轉音
還有,因為他是「搞曖昧搞到可以在無名起大樓」的「曖昧許」
當然要唱這首「友達以上,戀人未滿」的經典曖昧歌曲囉!
 

不過3分多鐘聽下來,我覺得還可以再甜一點、再多點聲音表情。
雖然「比較」沒有意義,
但我還是懷念1218「正面跟菜菜撒嬌,轉身嗆菜園主人」的許嬌嬌
那次雖然只有一句,卻不知怎麼的很有生命力!


如果唱這首歌時阿潘也在就好了
面對他促狹的笑容,主唱才會因為坐立不安而嬌氣大發啊~
 



Talking
唱完<膽小鬼>,主唱喝水潤喉時,舞台右方的熊熊們一直在鼓嗓,玩著不知所謂的文字接龍:
「發年終~發大財~恭喜發財~發…」


到底「發」生什麼事了呢?正當我不解時,小許走向他們,從他們手中接過…粉紅色的兔耳髮箍!!


「欸,我好像有戴過這個對不對?在好久好久以前…」歌迷提醒那是2007年屏東海生館的事,他才想起來,「對對對!還有潘嘛、小美他們全部都有戴。那你以為這樣我今天就會戴是不是!哼~」


此時台上台下所有人都異口同聲:「戴起來!戴起來!」可能是Tony的聲音比較有辨識度,主唱第一個找他開刀:「大家想不想看Tony戴?」沒想到Tony超隨和,二話不說馬上戴──


我在台下噗了一聲:金鋼兔!好有趣!
 

Tony戴完大家接著喊:「換你戴!換你戴!」掙扎了7秒鐘主唱終於妥協:「好,戴一下就好囉~」毛茸茸粉嫩嫩的許兔兔就此歸位。
 

Tony:「下一首歌就這樣唱了啦!」
觀眾:「好!!!」
許兔:「下一首歌有點不適合吧…」


愛美的他還彎下腰、對著歌迷的攝影機梳理劉海,然後無奈的破自己的哏:「根本就沒照到~」XD
 

「接下來這首歌很特別~聽聽看,你們一定有聽過!要跟我唱,拜託!好不好?」
 



九,窗外的天氣/蕭亞軒
前奏是連綿不絕、忽大忽小有如雨點般的「噹咚噹咚噹咚」吉他聲
什麼歌啊?好幽靜、好神秘…


窗外的天氣
詞/姚謙 曲/伍思凱


今天的天氣是雲淡風清 彷彿不記得那一季濕濕的雨季
人總要試著學習 往好的地方走下去 別總是 在原地


聽到朋友談起你的消息 這段時間你的生活有高也有低
那離開我的原因 已經變成你的伴侶 我只是你的過去


雖然還繼續想你 聽起來連自己都覺得太煽情
雖然還依舊愛你 看起來又嫌多餘
你離去 那天忽然傾盆大雨 忘記關的窗 濕一地


從此我讓 四周陽光 充裕
只是記憶裡那一扇窗外 還沒放晴
 

應該是沒聽過的歌,但副歌的旋律很熟悉(難道是我的錯覺?)
主唱大人你喔~就愛在一堆熱門歌中放一兩首我沒聽過的,真是太…太讚啦!


(唱完之後,小布的友人綺亞表示應該是蕭亞軒第二張專輯中的作品。「蕭亞軒還沒轉型的時候…」她說。我回家一查真的是如此!)
 

回家聽了原版,我覺得小許的編曲比較對我的味。
要挑剔的話,我想說兩個地方:
一是副歌裡「看起來又嫌多餘」的「多餘」兩字
因為一真音一假音,小許連唱兩遍都有些卡,最後一遍才終於流暢。
 

二是「只是記憶裡那一扇窗外,還沒放晴」唱完後
如果可以晚個一、兩秒再接回副歌,那段留白會更完整、更迷人。
 



Talking
唱完後,小許跟剛才一樣拿起保溫瓶喝水。要不是大家的竊笑聲蔓延開來,他完全忘記自己頭上還戴著兔耳!
 

「因為平常都戴帽子,所以這邊(摸摸頭側)的觸感就有點弱…就好像是戴帽子這樣。還OK嗎?這樣…(抓抓自己的兔耳)」
 

觀眾:「OK!可愛~~超可愛!」


正當觀眾的「超可愛」響徹小河岸時,主唱突然臉一沉、腳一跺,超級無敵孩子氣的抗議:
「我‧不‧要‧可‧愛!」


哇哈哈,跺腳跺腳!主唱大人你原形畢露、本性難移啦!
 

被那麼一嗆,熊熊從善如流的改口:「好帥~好帥~~」
主唱:「不用不用,不用帥~不要那麼狗腿!你是蕭閎仁的粉絲厚?開玩笑的啦!」


主唱都不懂啦,帥有什麼用?可愛才有價值!「千帥易得,一萌難求」,你的可愛是可以放進故宮博物院好好收藏的你知道嗎?沒聽人說過嗎?「可愛恆久遠,一萌永流傳」!
 

小許:「接下來這首歌也很經典…都很經典其實。呃,剛剛那首歌有聽過嗎?有吧!原來是有點逗…嘎的那種beat,我們把它改成有點空靈的感覺,大家可能聽起來會覺得…(搖頭晃腦)。我其實還蠻喜歡的啦,希望你們也是。」
 

「接下來這首歌呢,我一定要聽到你們的聲音!好不好?不要再打混了!」
 



十,紅豆/王菲
「厚,都唱這種芭樂歌~」開唱前我無情的對著相機說出心底話。
1/26之前我把所有他可能選唱的女歌排列出來
其中很多是我覺得他「超級有可能」會選,但我「超級不想聽」的…


<紅豆>就是其中之一。


為什麼要選被人翻唱到…極致的歌呢?唱得贏原唱和方大同嗎?
一般人去youtube也不會刻意點擊許仁杰的版本啊!
雖說如此,聽完以後我只有兩個字:「好聽~」
本以為他會唱方大同的版本,但他們把這首歌改得更R更爵了~
 

紅豆
詞/林夕 曲/柳重言


還沒好好的感受 雪花綻放的氣候
我們一起顫抖 會更明白 甚麼是溫柔
還沒跟你牽著手 走過荒蕪的沙丘
可能從此以後 學會珍惜 天長和地久


有時候 有時候 我會相信一切有盡頭
相聚離開 都有時候 沒有甚麼會永垂不朽
可是我 有時候 寧願選擇留戀不放手
等到風景都看透 也許你會陪我 看細水長流


還沒為你把紅豆 熬成纏綿的傷口
然後一起分享 會更明白 相思的哀愁
還沒好好的感受 醒著親吻的溫柔
可能在我左右 你才追求 孤獨的自由
 

記得某天我走進高雄大統和平店10樓的誠品音樂館
那裡正播放著方大同的演唱會CD,唱得是吉他伴奏的<愛愛愛>
簡單的配器、清晰的嗓音,頓時音樂館變得像天堂一樣
和平、舒服…令人飄飄欲仙。


那時我想,如果有一天這裡可以被許仁杰的歌聲填滿
也是這樣不插電的方式,讓我聽清楚他最迷人的嗓音…該有多好?


今晚這首<紅豆>,把我拉回那天的天堂狀態了。
 

王菲的<紅豆>又柔又甜的像一碗冰鎮過的紅豆湯很打動我
方大同的<紅豆>我第一次聽就哭了因為我想到許仁杰
聽許仁杰的<紅豆>老實說並沒有觸動到我的「愛」啊「思念」啊「感傷」啊等等內在情緒…


它攪動的是整個氛圍
它讓我感覺置身在全世界最著名的咖啡廳(或夜店、酒館…)
它在我桌前擺了一杯最香醇的摩卡(或漫畫裡頭才會出現的百年紅酒)


媽啊!怎麼能唱得那麼輕鬆自在那麼爽?
這種唱法在選秀節目或許不會討評審歡心,但幸好我們已經脫離苦海
想怎麼唱就怎麼唱,想炫技就可以盡情炫技!


不過,改成這樣還要叫歌迷一起唱實在有難度
即使中間似乎有保留幾句「沒那麼R的」讓歌迷跟上
但除了那幾句之外,其他都是峰迴路轉、九彎十八拐
歌迷就算開口也無法與你同調,是要歌迷唱心酸的嗎XD
 

然後我真心覺得:Jerry C的吉他真的很棒!兩人真是天作之合!
演唱會結束後麻煩主唱大人再搬回他家、繼續霸佔他的床吧(喂)




Talking
「接下來…最後一首歌囉!」小許說。歌迷發出「啊~」的不捨之聲。


「因為我們今天比較省電。我們這團是沒有插電的,所以你們會感覺咻一下就過了。但其實我準備的很豐富喔(驕傲)!!但就是…對啊,就是最後一首歌了。」


在眾人的「哭哭」聲中,主唱決定先致感謝詞:


「先要謝謝一下小河岸的配合之外,也要謝謝我的公司華研唱片…也要謝謝…欸,掌聲呢?」
主唱一提醒,大家才想到要鼓掌+尖叫XD


「謝謝小河岸!謝謝華研唱片公司,還有華研的音樂總監:我們的小呂老師!真的很謝謝他,給我們很大的空間去玩音樂,音樂真的就是用玩的~也謝謝宗哥!宗哥一直逼我寫歌,所以我現在每個禮拜都會交一首歌…」
 

「每個禮拜都會交一首歌」這句讓我破錶尖叫!太好了許仁杰,就是要這樣不斷的寫、不斷創作!


「我希望之後有一些音樂會,偶爾拿出我的創作跟你們一起分享。不會拿太多首,因為你們沒聽過嘛,也沒共鳴。就是讓大家聽一下,如果好聽的話,希望你們有更大的欲望想再繼續聽下去,好不好?」
 

天啊,這番話講的也太流暢太中肯!快,給我按鈕!我要給主唱按一百個讚!
 

「這場音樂會其實是由一位工作人員…都是因為她我才能在這邊唱歌。我非常謝謝妳…佳臻!真的很謝謝你!很照顧我~」
 

據說佳臻姐聽到小許的指名感謝當場落淚。回家才知道她已經離開華研,但我相信朋友是一輩子的。在此我要再次感謝她對華研星光幫的照顧!


「其實我拍戲的朋友也有來看我。真的謝謝各路的…英雄好漢相挺啊(作揖)!也非常謝謝我的歌迷朋友們,真的。每一次都這麼的挺我。可能其中有一些第一次聽我唱歌的吧?謝謝你們願意來聽我唱歌…」


「也要謝謝公司其他…譬如說幫我想這個主題的…優秀的作詞人:陳信延先生!他很低調~我以後很多…我的曲會跟他一起合作,所以大家…拭目以待啊!」
 

聽見陳信延我整個噗笑出來。他就是取「維多利亞的秘密」這個名字讓我們想歪的大魔王、挖坑讓人跳的的藏鏡人!小許要跟他成為周杰倫X方文山的關係嗎? 科科,那以後應該會有更多精采的坑…呃不,是更多精采的歌可以聽。




說到這裡,我要來自首一下。之前我一直有種心態:希望小許有很多「大咖」的歌手藝人、音樂人朋友。他們的存在能給他加持、為他製造話題,成為他翅膀底下的強風~


但,經過這場音樂會,我發現在乎這些東西實在很沒意義。
他已經有很多很棒的朋友了!他的好個性會為他招來更多溫暖的支持與陪伴!就算他的朋友不是會上影劇版的紅人、大咖又如何?他們都是獨一無二的,許仁杰也是!


無需去複製他人的命運和成功模式,許仁杰有他自己的課題、道路…他有他專屬的風,和獨一無二的飛行態度。




「還要謝謝一些藝人朋友…我現在也不知道…可能…」小許用手擋住光線、仔細觀察後面有沒有熟悉的面孔,「鴨子有來我知道。」
 

前幾首歌的時候我就發現安伯站在我們左邊,所以我大喊:「安伯!安伯!」
「安伯?我不知道…Amber…」主唱還在盲目的搜尋,他朋友馬上提醒他安伯確實站在後面。


「然後…小美呢…」主唱繼續搜尋,眾人卻因為聽見「小美」兩字而驚聲尖叫。


「我不知道啦!我現在亂講的啦!根本還沒…也不知道有沒有來就『小美啊啊啊~~~』(模仿大家歇斯底里的亂叫)!」主唱突然轉頭,喜出望外的說,「蔡依林…?」
 

聽見「蔡依林」大家當然叫的更high!小許馬上還我們一個「看看你們!被我騙啦」燦如夏花的笑。此時右邊的朋友不知說了什麼,小許立刻一臉鄙視:「同名同姓喔?呿~」還裝作要下台走人!許仁杰你也太愛演了吧!真是一鏡到底的動作女王!!


「反正就是很謝謝你們,因為…唱歌就是要有人聽嘛!我也希望這些心情、主題可以跟大家一起分享~那麼就帶來今天最後一首歌囉!」


因為是最後一首,主唱本來想拿下兔耳好好唱,卻被有力人士阻止:
「戴著嘛,反正最後一首了!」


就在眾人的歡呼聲中,樂隊奏起冷調的前奏,主唱收起笑容…
 



十一,都是夜歸人/許美靜
 

都是夜歸人
詞曲/陳佳明


是冰凍的時分 已過零時的夜晚
往事 就像流星 剎那劃過心房
灰暗的深夜 是寂寞的世界
感覺一點點甦醒 一點點撒野


你的愛已模糊 你的憂傷還清楚
我們 於是流浪這座夜底城市
徬徨著徬徨 迷惘著迷惘
選擇在月光下被遺忘


你忘了吧 所有的廝守承諾
誰都是 愛得沒有一點的把握
也別去想 那裡是甜蜜的夢想
還是孤單的路上 自由的孤單


你忘了吧 所有的甜美的夢
夢醒後 多久才見溫暖的曙光
像夜歸的靈魂已迷失了方向
也不去管情路上永恆太短暫
 

最後一首竟選了那麼冷調的歌曲(好像比較少聽小許唱這種冷調的歌)
「都是夜歸人」啊…他怎麼知道待會有一票人要坐夜車回家?
之前我想過他可能會選許美靜的作品,但我猜的是<蔓延>


我的感想是:小許的音質偏暖,不像許美靜那樣冷那樣利
所以…以後我想起這首歌的時候,腦子裡大概還是會跑出許美靜的聲音吧
不過也很難說啦~Time will tell…
 



Talking
唱完<都是夜歸人>,小許照舊喝水潤喉。而剛剛那位一直仗義直言的有力人士又毫不留情的從背後砍他一刀:


「好乾的ending~」他一句話讓全場大笑。


主唱有些傻眼,卻因為「不想跟他一般見識」所以裝作沒聽見。有力人士看他眼神有些渙散,馬上補一句:「下班了厚?」
 

主唱終於忍不住大笑出聲,然後冒出一串火星文:「噴乾冰~阿零啊!我朋友教我的…」


發現全場鴉雀無聲,他把矛頭指向有力人士:「你看啦,現在把場子弄的那麼冷!大家有看陳漢典最近模仿的那個嗎?」
 

歌迷:「葉復台?!」


小許:「不是葉復台,別鬧了!我總不可能在台上這樣吧(模仿舞棍阿伯高舉左手)!是那個…噴乾冰(比蜘蛛人噴絲的動作)那個…」


全場再次鴉雀無聲,某許識相的說:「好,我們還是唱歌吧。」




(經過我和我妹的研究,小許講的應該是陳漢典模仿「哈林」的招牌動作。目前我還沒找到相關影片,知道的仁人志士可以提供一下嗎?)




「沒有啦,我其實要跟你們講一個很好的消息…」啊!他要宣傳潘許演唱會了?


「3月5號…你們有的人應該都知道了,3月5號有一個PS音樂會,是我跟潘裕文,在Legacy舉辦的一個音樂會,希望到時候你們有時間可以去邀朋友一起去聽…」


淘氣歌迷:「沒有空!」
 

「OK啊~沒有空就算嚕~~」主唱用一種很含糊很撒嬌的聲音說,「沒有空我叫我阿嬤來就好嚕~」


「在哪裡買?在年代售票系統還有Legacy的官網。希望大家相招一起來聽~你看,沒有插電就這樣了!插電還得了?對不對!」


可是…我喜歡你不插電啊(拭淚)
 

「可以稍微跟大家透露一下:那天阿潘…潘裕文換成他會是以不插電的方式,那換我就插電囉(擺動手臂作插電狀XD),就不省電囉!希望大家會喜歡我們為你們準備的歌曲,一定會非常非常的精采!然後希望你們會來!」
 

好吸引人啊!拔電播和插電許我都想看!但…我剛剛說今天是「暑假前」最後一次暴衝,那麼快就反悔也太沒個性,可是又不甘心錯過PS擦出的任何火花!




「其實一直以來我都很用心在唱歌,而聽我唱歌的你們也很用心的在聽歌…」
主唱大人~~你終於知道我們有多用心了厚?


「非常謝謝你們,雖然你們有時候很安靜~」主唱無奈又靦腆的笑著低下了頭。


歌迷紛紛用「像你、受到你的影響」回應他,而主唱怎麼會不知道呢?
「我覺得…我用心的唱,你們用心的聽,這樣子就夠了,好不好?」
 

小許說完,所有的喧囂漸漸沉殿,在這短暫的靜默中我們終於注意到從10秒前就開始默默作響的…從他背後傳來的沉穩的心跳聲!


是Tony的B-box!
難怪說「用心唱、用心聽」,原來就是要把這個「心」帶出來~


主唱隨著這股心跳聲震了兩下胸,接著拿下兔耳、順順劉海,用握在手心裡的麥克風唱出一首深植在你我心中的歌曲~




十二,心動/林曉培
 

心動
詞/林夕 曲/黃韻玲


有多久沒見你 以為你在那裡
原來就住在我心底 陪伴著我的呼吸
有多遠的距離 以為聞不到你氣息
誰知道你背影這麼長 回頭就看到你


過去讓它過去 來不及
從頭喜歡你 白雲纏繞著藍天
如果不能夠永遠走在一起
也至少給我們懷念的勇氣 擁抱的權利
好讓你明白 我心動的痕跡


總是想再見你 還試著打探你消息
原來你就住在我的身體 守護我的回憶



說實話,<心動>是我「超級不想聽」的歌曲之二。
可是聽後感就跟<紅豆>一樣:超讚!
(不愧是經典歌曲,再過10年還是會繼續傳唱下去吧)
小許版的編曲走的是「雲淡風清」的看淡fu
他唱的很柔很鬆,尾音收的很乾淨
偏暖的聲音真的好適合這樣的詞這樣的曲!


然而,現場只覺得「舒服、好聽」的這首<心動>
錄回家反覆聽之後…怪事發生了:


怎麼每次聽,眼睛鼻子都會熱熱、酸酸的呢?


看他在台上快樂的、流暢的歌唱,我冒出一個莫名其妙的念頭:
他真的是像我看到的這樣快樂、舒暢嗎?


會不會…他其實是鼻塞的?或喉嚨裡卡了一大塊痰,很不舒服?
他會不會被我不知道的病痛折磨著?
我不知道為什麼會想到這些…但如果是真的,拜託你許仁杰!
有什麼小病小痛一定要去看醫生,把它治好!


看著他在舞台上做他喜歡的事、唱他喜歡的歌
我想我一定是上輩子燒了不少好香,才能如此幸運的…遇見了他。
好想一直看見他、一直感受到他…


一定要活得比我還久啊,許仁杰!
在我消失之前,你一定要健康快樂的存在於這個世界上!
 

然後,我要提一下歌曲的最後一段…


不知道主唱看見了什麼、想起了什麼,最後一段他唱得好脆弱、好隱忍!
尤其是「總是想再見你,還試著打探你消息」這兩句
他望著觀眾席,彷彿「一生最忘不了的那個人」就站在那裡
悲歡離合的畫面通通浮現眼前
好像就要哽咽…眼淚就要奪眶而出…
卻只能閉上眼對自己說:「都只是回憶了。」
 

這首歌,十年、二十年後再聽一定更有fu!
 



Talking
90度鞠躬向觀眾致謝之後,主唱用一種有點感嘆、有點語塞的氣聲說:
「真的…真的唱完了。」眾人一陣哀號。
 

「可能你們會覺得很少,但是這些曲目、這些改編的小東西就是我們好幾天在Jerry C家住的…也沒有睡啦,反覆跟大家共同拚出來的東西,希望你們真的會喜歡。」
 

「這一場就是淡淡的,3月5號那場就是hea~vy~的(喉音)!淡淡的試過了,heavy的來一下!好不好,希望大家那天可以約朋友一起來聽!」


「那…今天就這樣囉。」
 



樂手退場、舞台燈暗…雖然是該說bye-bye的時候,大家仍依依不捨的待在座位上、想跟主唱再盧半首歌~


「舞棍阿伯喔?」主唱婉拒了歌迷的奇特要求,「我還不想失去支持我的人咧!」
噗,沒那麼嚴重!觀眾都愛看醜怪滑稽的東西,說不定你越模仿他們越愛~
 

「有要聽什麼嗎?」他問。我身後一直有人在竊竊私語:「客家歌~」
難道是指<花樹>嗎?厚,這首實在太受歡迎了!3月5日一定要唱喔!
 

奇特的點歌此起彼落,主唱最後決定:「好啦,我清唱一小段就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