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回到離你最近的地方
關於部落格
在那深秋的子午,我們已航渡千年
  • 135612

    累積人氣

  • 5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626,許仁杰 in 高雄夜合客家文化藝術季








今天之前,高雄天天在下雨。跟老妹借Canon 500D時她還提醒我「下雨就不准拿出來」。幸好今天天空有太陽,乾、悶,就是沒雨。


因為是晚上的活動,我拖到下午四點才出門。搭公車、換捷運來到後驛站,循著地圖走過長長的同盟二路……此時,有太陽的天頂竟然飄下細雨。


今天是狐狸娶親的好日子嗎?好浪漫的太陽雨(雖然後來大到我不得不撐傘)。當人潮喧嘩和傳統樂曲溜進耳中,就知道活動場地:三民一號公園到了。






三民一號公園的名景:光之塔。






舞台上正舉辦「夜合Hakka炫舞比賽」。參賽者涵蓋老幼、舞蹈類型從傳統到辣妹勁舞都有。




主持人說的客語我好像聽得懂一些耶~怎麼會這樣呢?這是2007年剛開始欣賞小許的我始料未及的。要不是因為他,我根本就沒有機會、也沒有意願去碰觸、了解這些吧。






8:10才等得到主角登台,還有三個多小時可以耗。漫長的等待時間中,在地熊和暴衝的北熊一隻隻出現。隨著炫舞比賽的結束,滿座的觀眾席空了點,我們便趕緊去佔位子、架機器,為晚上的活動做準備。





今晚參加藝術季的觀眾(有報名的正式觀眾)都會得到一杯仙草冰和一小盒粄條。有的人怕拿太多吃不完,好心的送給我和幾個熊熊。謝謝他們的慷慨,讓我們可以小填一下肚子。


吃飽之後又在公園內逛了逛~喔,這就是入夜後的光之塔!果然要等燈亮了才有味道。









偶然發現公園深處有一座橋和窄窄的河道~










8點18分,客家小玉子終於登台。我舉起老妹的500D對準他猛拍,可能因為鏡頭太陽春,我明明坐在第一排拍起來還是很小一隻(哭)。




第一首歌<花樹下的約定>(影片來源:幸姐頻導




上星期才衝去台北看他,回來以後卻一點也不開心(詳見網誌)。不知道為什麼,就算拚命地跨越距離,還是覺得離他好遠。


現在聽他唱<花樹>唱到一半跟阿嬤喊話「(手)舉高一點」,或是跑下台跟觀眾互動…對我來說這才是「活生生」的許仁杰。此時我真的很感謝自己是南部人,而他是去台北發展的南部小孩。雖然跟中北部比起來,南部的商演場寥寥可數,但總會因為他的思鄉之情而讓這裡的觀眾得到許多福利~


用500D拍出來的,色彩鮮豔圓潤。







第二首,李玖哲的<不完美>




3月在興達港唱過<圍牆>,這次是<不完美>。最近非常李玖哲喔~


不完美
詞/林燕岑  作曲/李玖哲


你常常說 我很完美 沒人能取代 我給的一切
我就以為 我努力更完美 我們就會永遠


完美並不美 我們多虛偽 你讓我的好 變成一種罪
完美並不美 當你愛了誰 我的完美也只是 不完美


後來你說 我太完美 值得更好的 陪在我身邊
你不是我 你怎麼能體會 你有多麼珍貴


完美並不美 我們多虛偽 你讓我的好 變成一種罪
完美並不美 當你愛了誰 我的完美也只是 不完美


完美並不美 我們多虛偽 你讓我的好 變成一種罪
完美並不美 當你愛了誰 我的完美成了罪



一開始都還淡淡的小許,唱到第二遍副歌之後沸騰了起來,情感更深、聲音更投入,還出現甩頭甩麥克風超有力道的姿勢。很好,就是這樣!再激情一點(尤其是這種適合激情的K歌)。有時過於正經、理智是無法將歌曲的「味」表現出來的。




不過聽著聽著,我腦袋裡浮現一個念頭:
這首歌會不會是來不及在星光傳奇賽表演的曲目之一呢?


心裡還是記掛著星傳退賽的事。不可能不去想,昨天的新聞太震撼了!雖然新聞裡說是因為工作繁忙,真有那麼簡單嗎?所有認識、不認識許仁杰的人都在猜──但真相會有揭曉的一天嗎?


「不要太相信媒體。」長大之後不曉得聽了幾位老師說過這句話。認識星光幫之後感觸更深。我不相信金星,也不相信華研,唯一能相信的只有許仁杰…


今晚他會提到隻字片語嗎?唉,不像他的作風。




這張是傻瓜相機Lumix DMC-LZ10的成品,較蒼白,雜訊較多。







<不完美>唱畢,兩位主持人和「客家安可的主持人」碰撞出一段趣味的訪問。


阿嬤哏真的很好用,自然又溫馨。男主持人也很感心的說「看過一小段客家安可」(不過什麼「抓牛的那個」會讓路人想歪耶XD),三人的互動自然流暢毫無冷場。訪問結束時小許飛快的說出接下來演唱的歌名,聽不清楚的我趕緊請教身邊的婷婷:


「Because You’re Good to Me…」她說。
啥?<Because You’re Good to Me>!2008年Star 4 U的鎮場歌曲之一?真的假的?




緊接而來的背景音樂把我的懷疑打飛到九霄雲外去。是的!就是<Because You’re Good to Me>!雖然沒跳舞沒劈腿沒側翻,但有一個奔放的許仁杰就夠了(兩年後還能親耳親見這首歌就夠了)!




唱完開頭四句小許就跑下台,號召群熊:「站起來嘛!比較high嘛!快點站起來!」


唱到「No Baby, no baby」時他很high的把麥克風嘟過來,坐第一排的我們全瘋了!天啊,太近了吧!上星期還在心酸和他「隔了一百個宇宙」,今晚突然快速移動到我面前來!人生太刺激了,心臟負荷不了啊~





「對不起,因為很久沒有回來,所以就是…在台上會有點瘋瘋的~」
唱完快歌,小許用短短一句話說明自己的精神狀態。然後帶來最後一首歌<Forever>。




儘管聽了幾十次,他詮釋的<Forever>依舊是那麼鬆、那麼舒服。唱完最後一句,沒有可愛的「YA」手勢,只見他若有所思的說:


「還是在外面唱歌比較輕鬆,謝謝大家。」他笑開。鞠躬、揮手、下台。




什麼意思?所以說「星傳退賽」對他來說並不是椎心蝕骨的決定?
所以說…他是開心的!?


那還有什麼問題!既然他甘願、他開心,那就走吧!何須留戀?
短短一句話看似什麼都沒說,卻什麼都說了。這一晚,彷彿就等他這句話…





鬱悶了兩天的心豁然開朗,我欣喜若狂的把老妹的500D丟在坐位上,跟著幾隻熊熊跑到舞台後方──


後台是暗的。我們得先眨眨眼睛、習慣黑暗之後才能發現置身於黑暗中的許仁杰。幸好舞台前的霓虹燈偶爾會透過縫隙灑在他身上,打亮他的輪廓,讓我們看見他所有的動作──聆聽台上演唱的阿定、和工作人員交談…不然就是熱得扯扯領口、把跑來找他的嫩嫩(和幾個小表妹)抱起來轉圈圈。


他自得其樂的樣子很有趣,但「眾熊盯著他看」的畫面也很有意思。雖然有不少熊跑到後台,但大多和他保持著安全距離,癡癡等待可以靠近的時機。


那晚我們究竟等了多久已經無法考證。或許是定緯唱起<遠在身邊>的時候吧,大家終於決定圍上去,請他簽名、和他聊天。




以下有五段影片,黑到讓人看不見許仁杰在哪(吐血笑)
或許只有福至心靈的人可以看見…


一, 小許和某歌迷交談中。






二,繼續交談。撥頭髮,勒小孩的脖子XD






三,請忽略嘰嘰喳喳聊天的人。影片後段小許擁抱了來看孫子的阿嬤~






四,聽見<寂寞包廂>,後台的熊熊自high的「嘿」起來。
某忠實歌迷誇獎小許的<不完美>很完美,小許則給熊熊的表現打了100分。
影片後段熊熊問:「瑞豐夜市有什麼推薦的?」小許只回:「一定要去!」卻說不出個所以然XD






五,小許帶著熊熊一起「嘿」起來~






我的鏡頭應該是對準小許的,但現在回顧這些影片…說真的我也找不到他了(崩潰!!)


雖然影片徹底失敗,但大家圍在小許身邊談笑的畫面仍深植在我腦海。那一晚我終於走進夢寐以求的後台,那一晚他終於不用待在華麗殘酷的舞台。或許歌手與支持者之間永遠隔了一百座宇宙,但那一晚,它們不存在。




「小許,期待你的演唱會…」


我鼓起勇氣喊了出來,或許還是太小聲,近在咫尺的他沒聽見(算了,待會去他留言板喊一百遍)。如果星傳那個舞台對他來說是地獄,那麼,能上天堂又何必待在地獄?我想聽他唱,但前提是他必須開心。


不是愁眉不展、不是若有所思的他…今晚這個舒暢享受開心的他才是他。
會笑的許仁杰才是我們的天上人間。




我不是活動咖,沒跑過多少商演。雖然每次見到他都很開心,但像今天那麼痛快的算是少之又少。真棒!未來每一場商演都像今天這樣有多好?




那一晚我笑著揮別小許,笑著揮別熊熊,笑著走回捷運站──直到寫心得的當下,想起那一晚還是覺得不可思議…


因為只要想起那一晚,「一百座宇宙的心酸」竟然就這樣悄悄的、不藥而癒了。




許仁杰 in 夜合客家文化藝術季 相片菁華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