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回到離你最近的地方
關於部落格
在那深秋的子午,我們已航渡千年
  • 135612

    累積人氣

  • 5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今晚,我去聽許仁杰的演唱會<上>








14:10抵達台北後,我花了點時間買了晚上23:33的回程票。在地下街的吃了生平第一碗吉野家牛丼當早午餐。






接著在誠品買了一張…生平買過最貴的卡片。用字把它填滿後起身去搭捷運。









雖然不常上台北,但我對台北捷運印象很好,每次搭乘都很順利。沒想到這一次差點搞錯車(幸好上車前有察覺不對勁,不然就坐到南勢角去了)!


有驚無險的下一秒立刻被喬大和chichi認出來(她們竟然就在我隔壁的隊伍)。Lucky!跟著在地人走就妥當了。




下午4點多,熱辣辣的陽光下與The Wall相見歡。


















手抵著塗鴉牆,踩著圓弧階梯下到百老匯影城B1。我嘴裡冒出一句熟悉的歌詞:
「終於在這牆門口,在夢的入口~」


這就是等了1095個日子、第一個屬於我們的舞台。






深入The Wall內部,看見幾張熟悉的臉龐。舞台區外頭的雅座上,先來的大大們忙著做手工。




三年後和三年前一樣,熊們總有做不完的手工。但這種忙碌是溫馨貼心的,因為大家總想給他更多。




「捐發票換螢光棒」是熊熊樂園的idea。聽演唱兼做公益,何樂而不為?






第一次走進這種藝文展演空間,當然要多按幾下快門。















 
嗯,我中意這張海報(聽「整晚演唱會」也會A閣發喔!)






可以的話,想點杯飲料,悠閒的坐在高腳椅上。






雅座旁邊的幾面牆把舞台區和我們隔開,牆擋不住的音浪讓我們知道「整晚音樂會」的主唱正在裡面綵排。先來的人剛好可以預習一下歌單。這期間我聽見了<夢見><花樹下的約定><歲月如歌>和<戀愛ING><愛的初體驗>…


雖然等了1095個日子,還是會在心裡挑三撿四的說:「哇,這首不錯!」「啊?為什麼唱這首?」「哇嗚,還真high!」


評論之餘人也不能閒著。我繼續幫忙做做手工、拍拍照、到處晃晃…記不得是幾點的時候,我從舞台區門邊走過,門縫竟傳來熟悉的旋律──




「也許全世界我也可以忘記,就是不願意失去你的消息…」




天吶,我腿軟了!我要爆炸了!<至少還有你>
雖然我沒在部落格或FB寫過希望他唱這首,但我真的很想聽他詮釋!我甚至連他唱這首歌的場景的想好了!


(那是一個有桌椅的演唱會場,大家舒服的坐在桌邊。而<至少還有你>會在安可時間出現,主唱下台和所有人握手。全場一同唱和,許多人掩面而泣不能自已…)




不過,門縫裡除了主唱的聲音外,還有一個女聲!是成熟女子的聲線。誰啊?不像華研眾女將的聲音,難道是……


許媽?


我8月2日就在施公的微博上猜是許媽或阿嬤(證據在此)。因為是生平第一場演唱會當然要請非常重要的人來。而且2008年「廚房的幸福時光」播出時他就表示未來有機會要與母親合唱。會被我料中嗎?超期待!









5點多,距離演唱正式開始還有3小時。人潮逐漸往the Wall聚集。




為了祝主唱大人生日快樂,大家都貼壁了!




The Wall裡竟然有美麗占卜師姐姐的塔羅牌算命攤耶!!







我抽了一張牌,它預言我將是今晚第3位入場的觀眾(噗~)




很幸運的有機會翻閱熊熊的心血結晶:「客家安可玩透透旅遊手冊」實體書。看到這幾個月來每週熬夜弄的節目截圖被印在書裡,真開心~


不過我的名字還是被打錯了!(哭哭)




實體書,不賣的喔!意者請至熊熊樂園註冊、下載電子檔。




當我在走廊上繼續閒晃拍照時,兩個可愛的女孩過來拍我的肩,問道:
「妳是戒子嗎?」


我定睛一看,是港熊山奇!之前在噗浪跟我約好「總有一天一定要因為他在台北相聚」的山奇!跨越茫茫大海今天我們終於相認了!我立刻拉著她合照~




對不起,我的相機拍出來好黑…
(還是山奇的相機拍出來的質感較好 美照在此:P




山奇帶著一個跟她一樣活潑可愛的女孩:小悠。兩人的普通話說的超好(沒有粵語腔耶)。接近6點時,準備整隊的我們站在電梯對面的走廊聊天,忽然看見佳臻姐帶著一票甜姐兒走向電梯口,當時不論聊天的、發呆的或做手工的無不歡樂的耳語:「是微博的佳臻姐耶!」


就在這時候,大家突然發現那票甜姐兒中藏著一位男兒郎!而他就是今晚的主唱啊啊啊!!!


不過就算發現了他,熊們還是維持一貫的冷靜和氣質(沒有尖叫或撲上前去),停在原地用目光追逐他的腳步。主唱大人也真是低調的可以。戴著網帽、口罩,穿著綠色外套和商演穿過的休閒褲,像路人一樣安安靜靜走進電梯,站在大家都看不到的裡側,隨著關上的電梯門消失在我們眼前。


「吼,這傢伙也太低調了吧~~~」
接下來的時間全被我們拿來吐主唱的槽XD


呿,也不跟大家揮揮手,裝什麼路人!一定是因為沒有妝髮才不敢見人的!待會在台上敢再那麼默默試看看!









經過兩個多小時的等待,「整晚音樂會」終於離我們更近了。6點一到,大的小的男的女的觀眾通通有,樓梯整隊!







直到最後一刻還在整理大家寫的生日小卡,凱大辛苦了!




整隊完畢後,離正式入場還有一小時。一小時說長不長說短不短,但大家都知道:等待總是難熬的。有趣的是,在這難熬的一小時中,每當有人發出「還有好久」的嘆息,就會聽見有人這樣回應──


「三年都等了,不差這一小時啦~」









等了三年又一小時後,緊閉的大門轟一聲打開,我們連走帶跑進入那個被四面牆包圍的神秘空間…
這就是夜鶯即將唱亮的黑色森林嗎?










舞台上的燈光、樂器還沈睡著。我抬頭望向天花板,一顆玻璃鏡球懸在那裡。今晚它有機會轉動一下嗎?兩年前曾在稻草人舞團的表演中看過玻璃鏡球反射出來的星宿海,一直無法忘懷。我在想,如果他身後有光的話,應該就是那個模樣吧。


空氣中播放著EP的四首歌。我一個人站在觀眾席的中央地帶,本來以為會獨自渡過開唱前漫長的時光(和high到爆炸的兩小時),沒想到上次參加星傳錄影的好鄰居:史奴比竟在茫茫人海中發現了我!


「戒子!戒子!」她喊著,我感覺體內幾根被勒緊的線突然鬆開。
太好了,今晚不用一個人嚥下所有悸動了。


(同時發現山奇和小悠就在我們後面!呀比!)


兩個人站在一起,就開始東聊西聊(討論的重點是今晚的歌單和神秘到不行的嘉賓)。不然就是打開相機測光。由於舞台實在太暗,怎麼拍都只有一片烏漆嘛黑。所以很快的,我們就把注意力轉移到場子裡唯一發亮的東西:貼著熊熊樂園logo的螢光棒上!






史努比揮動螢光棒讓我拍。猜得出隱藏在照片裡的英文字母嗎?






過了一會,工作人員拿來一枝小熊花束放到舞台右側,大家開始對著那隻小熊猛拍。「有人要拿那個來求婚嗎?」我開玩笑的說。


環顧舞台四週,突然發現左側的觀眾席上方有一道窄窄的長方形窗口。是讓工作人員休息的「後台區」嗎?我們往那裡看去…欸?看到一張戴眼鏡的很瘦的臉!


「茱蒂耶!是茱蒂,他有來!」


在那張很瘦的臉前方還有一張圓圓的臉,同樣戴著眼鏡,跟最近眼鏡行外布條上的「做自己最型」那張臉一模一樣…


「那是宥嘉吧~」
「宥嘉…沒有出國嗎?」我以為最近宥潘都不在台灣。
「可是那張臉真的很像宥嘉啊!」


(PS. 幾天後的新聞證明宥嘉的確在那裡。雖然他並沒有上台讓我們看見,但希望那兩個多小時的他是享受的、被觸動的,跟擔任主唱的兄弟一樣)









7點40分,每位觀眾都拿到了一張「整晚音樂會」簽名紀念卡片。大家迫不及待的打開,因為施公說過,今晚初次發表的兩首創作曲的歌詞就在裡頭!


第一首叫<引擎>,描述單車手衝上斜坡的熱血和毅力。我瞄了下副歌第一句…哈,果然是星光傳奇賽第一集不小心(or故意)露餡的那首歌!


天是晴的 心是暖的
因為我心中有個引擎在轉著
汗是熱的 淚是甜的
因為我看到了 終點快到了



原來那句是「天是晴的」,我還以為是「這是情歌」咧!




另一首叫<沒有空>,看歌詞應該是快歌!而且有<Because You’re Good to Me>那種「舊情人別來亂」的感覺。開頭是這樣的:


今天我沒有空
(u always stay, stay out all night long, but u never, never, wanna give me a hope)
明後天不會有空
(u always stay, stay out all night long, but u never, never, wanna give me a hope)
週末我沒有空
(u always stay, stay out all night long, but u never, never, wanna give me a hope)
永遠都不會有空
(u always stay, stay out all night long, but u never, never, wanna give me a hope)



這要怎麼呈現呢?中文是主key、英文是合聲?


閱讀著兩首(風格迥異的)的歌詞…嗯,有些直白但不至於粗糙,能寫出這樣的作品算不錯了。知道他不是文藝青年那一掛,所以不期待他會生出華麗、內斂或充滿禪思哲理的詞。不過他對人、對環境的觀察倒挺敏銳的。從他部落格裡偶爾的佳作就可以看出來…


眼睛離開了歌詞,我才發現兩首歌上方都有一行深灰色的字──
詞:陳信延  曲:許仁杰


啥?詞不是他寫的!!不是說「全創作專輯」嗎?哇咧,我還在那裡分析半天咧!不過沒關係,與其自己硬湊弄的辭不達意,還不如讓專業的來。而且本來就沒必要被「創作」兩字綁住,要唱就唱好聽的、有生命力的、能傳唱千古的歌!




手中有歌詞能研究、身邊有人能聊天,一小時其實不算太難熬。
但沒想到一切就像約好似的。好事,總是多磨


接近開場時間8點時,施公的「大會報告」讓大家興奮起來。但他公布的不是「演唱會即將開始」,而是……主唱因為前往髮廊打造完美造型,回程遇上台北大塞車,現在還陷在車陣裡面!!


得知消息的剎那,四、五百人哄堂大笑的壯觀場面應該錄下來給當事人看才對。


主唱大人你也太寶了吧!竟然因為弄頭髮導致生平第一場演唱會延後,這種事果然只有你做的出來!超有個人風格的!好像不發生這種事就不是你的場子了!




笑歸笑,「延後」這件事還是讓我有些不安。無論如何還是希望演唱會能在10點半結束,讓我不疾不徐的走出會場、和眾人道別…不疾不徐的走回捷運站,途中在公館夜市買個飲料、炸蛋蔥油餅什麼的當晚餐。不急不徐的回北車站、順利搭上末班車返家…


希望一切如我所願…


唉喲!主唱大人是在報復我剛剛說他「沒有妝髮不能見人」嗎?幹嘛那麼小心眼,討厭!




雖然不知道還要等多久,但觀眾並未因此喪失等待的意志。而且我們還有另一個high點:主唱大人眾多緋聞對象中的王道(喂),好朋友兼好兄弟兼前同居人兼「調情Forever」…如果某許是皇帝那他就是正宮娘娘的小美盧學叡駕到!


本人相當低調的站在牆邊,卻成了眾人鎂光燈瞄準的目標。


「佳賓會不會是小美呢?」
「小美會在台上做什麼呢?」
「小美會拿小熊花束求婚嗎?(誤)」


大家你一言我一語的熱血臆測下,時間飛也似的快轉到8點20分。讓大家暖身的EP歌曲音量漸弱,六位樂手紛紛就位,為數不多的燈全暗,全場觀眾用尖叫摒息等待…


等待誰?當然是他。今晚的Only Reason。為了他我們等了1095個日子,為了這一刻他卻等了25年!2010年8月27日晚上8點20分,一個天生要唱歌的人終於回到屬於自己的舞台。




那個人踏上黑暗的舞台邊陲(背對炫目的白燈我們看到的只有輪廓)
他是許仁杰,站在keyboard前他用十指為今夜拉開序幕──






歡迎歸隊,親愛的主唱大人。









<下篇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