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回到離你最近的地方
關於部落格
在那深秋的子午,我們已航渡千年
  • 135612

    累積人氣

  • 5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今晚,我去聽許仁杰的演唱會<下>








黑暗的舞台邊陲,小許親手奏出今天的第一首歌
熟悉的前奏讓我在心裡「哇」了一聲:這傢伙,竟然要用這首開場!




一,閃閃惹人愛/蕭亞軒
星傳時期評價兩極的表演,連歌迷都不一定買單。何況今天還有許多新觀眾…
他真的是沒在怕的!是自己的場子所以根本不用怕是嗎?許仁杰你好樣的!




當然,這次的彈唱比是星傳的更從容。但離我渴望聽到的「柔軟、緩慢、性感」還有段距離。
(要唱到讓聽的人有「把許仁杰壓在牆上」的衝動啊~~)


一小段抒情版結束後,鼓聲鏗鏘作響,燈光把舞台打的五彩斑斕
隨著樂團的重節奏小許唱起搖滾版<閃閃惹人愛>!




我喜歡這種反差,和小許本人的性格一樣
不管之前如何,能改編這首歌真是太好了!


不過當初為什麼會選中這首呢?我一直很好奇。
是純粹想「玩」不同的音樂風格?還是因為他有「許閃閃」的綽號
想用這首歌向世界宣告:他準備大放異彩了?


如果小許把歌詞中「閃著光的男孩」當成自己的話
那麼他是要我們這些支持者跟著他「閃一點亮一點high一點」,因為他而「跩」嗎?


這樣是說的通啦。但大家都知道「女歌男唱」會產生莫名其妙的腐味
而且對象又是許萌萌(許花花許騷騷…),不腐兩下怎麼行?


貼一下完整歌詞先~


 閃閃惹人愛
 詞/陳鎮川  曲/Magnus Lidehall、Jacob Olofsson、Viktoria Sandstrom



 不奇怪 敞篷車就是為了愛的高姿態 
 誰不期待 能讓人閃閃發亮的閃光男孩 
 我要的愛不要宅 故做低調偷偷來 
 感覺對了 時候到了 放大膽精采 
 我要的愛別山寨 一下子就壞 
 既然苦盡甘來 就應該氣派



#有愛 快用力愛 越閃亮 越愛 
 誰覺得刺眼 是因為崇拜 
 閃著光的男孩 帶著我一起跩 
 閃一點 亮一點 High一點 
 閃閃惹人愛 閃閃惹人愛 
 閃閃惹人愛 閃閃惹人愛



 不意外 太容易出線就不叫做Mr.Right 
 想表白 拿著麥克風聲嘶力竭唱出來 
 我要的愛不要呆 故做神秘還要猜 
 感覺對了 時候到了 放大膽精采 
 我要的愛別裝乖 大聲說出來 
 既然苦盡甘來 就應該氣派
 


 有愛 快用力愛 越閃亮 越愛 
 誰覺得刺眼 是因為崇拜 
 閃著光的男孩 帶著我一起跩 
 閃一點 亮一點 High一點 
 閃閃惹人愛 閃閃惹人愛 
 閃閃惹人愛 閃閃惹人愛 
 算不上光害 閃閃惹人愛 
 閃閃惹人愛 閃閃惹人愛



 誰在街上 溫柔為我補妝 
 兄弟聚會 帶著我出場 
 會在人前吻我 永遠都牽手 
 大聲說是我男朋友



 閃著光的男孩 帶著我一起跩 
 閃著光的男孩 我想被人崇拜
  (他好像唱成「我想被你寵壞」!矮鵝~)


整篇歌詞最有問題的就是粗體的那一段!小許唱到那裡時我快瘋了!
一個男生唱這種歌詞竟然可以那麼自然那麼貼切!!!


我幾乎可以看到一個「閃著光的男孩」在街上幫許仁杰補妝、帶他出席兄弟聚會
在公開場合說:「他是我太太~」然後回家都在牽手!


閃死人啦!「閃著光的男孩」究竟是APJY(簡稱牌咖四人組)的誰呢!?


難怪小許當初在星傳唱這首時,台灣和內地的網友不約而同的問道:「許仁杰是gay嗎?」XD
主唱大人,一直待在櫃子裡會悶壞的!快點快點,跟我一起出來活動活動吧(少女跑)




講正經的,如果未來還能再親耳聽小許唱<閃閃>
我希望看到一個更大膽、更氣派、更跩的許閃閃。
這次他企圖用一種「殺」的氣勢去唱。眼神銳利,表情卻略顯凝重僵硬。


但<閃閃>歌詞呈現的是一種歡騰的、騷動的、華麗的、的氛圍,
所以期待小許下次能「笑著」唱這首歌。
不是傻笑、憨笑、奸笑、白目笑,是魅惑的勾人的、甜美的神秘的、是有恃無恐、恃寵而的笑。


歌詞不是說了嗎?--
既然苦盡甘來,就應該氣派!




二,第一天/孫燕姿
這首歌讓我想到星光一的第一場PK,小許對上現在模仿秀裡的小八,
當時小八嘴裡的歌,現在被小許拿來唱了。
不是很適合他的音域和音質,我覺得。
但沒差,爽就好。首場演唱會觀眾會優待的。







 
歌曲性質的關係,這首的high度比<閃閃>還要高一點
唱到最後「first day、today、everyday、first day」的時候主唱也激動的跳起來!


今天他穿著茶色寬鬆褲子、白色上衣(衣領至肩膀是和褲子同樣的茶)。
手肘上纏著謎樣的白布(繃帶?),走乾淨正直路線。挺好看的。


至於延遲開場的罪魁禍首:他的三千煩惱絲--


大家以為他會去修剪一下,但劉海和整體髮量看起來好像沒啥不同。
不過後腦杓的頭髮明顯變得很蓬鬆、很太空翼~






Talking
「歡迎大家來到One Night Stan許仁杰整晚的音樂會…」
唱完兩首歌,主唱用有有點飄有點抖的聲音和台下觀眾問好。




「我知道你們有些是菜菜、茱寶、包子、鴿子…和支持小美的人。在對我來說那麼重要的晚上,你們親自買票進來聽我唱歌,對我來講是最有力量也是最直接的肯定。謝謝你們。」


「今晚對我真的很有意義,因為我等超久了呃~~!」主唱的低吼引起全場歡呼。


「也讓你們久等了…」順便為延遲開場跟大家道歉,「那個髮尾的部份,有點麻煩…不好意思。」


「因為今天對我來講非常有意義,所以今晚你們的表情、聲音啦…我自己唱的歌啦,在我以後遇到很大的挫折或是很有成就的時候,我一定會回想起今天…」




感性開始時間結束,主唱開始展現他的控制欲:


「接下來螢光棒不要揮太大力喔…小小力就好,有點搖擺。」
「因為我要營造建築物上面的霓虹燈的感覺~搖得小力但要帶一點FU~」


霓虹燈?難道要唱John Mayer的<Neon>!太帥了!


「不夜城。」


聽見歌名我冏了一秒,隨即轉換心情:
沒聽過,很好!「好聽的冷門歌」本來就是我對今晚的期待。




三,不夜城2001版/張智成
很好聽的歌!應該早點介紹給我們的~
R&B中帶點爵士、迷幻,是他沒唱過的風格。
唱著唱著,他嘴角露出淡淡的笑。


應該坐在高腳椅上唱的,我想。


回家一查才知道是張智成的作品,也是一首暗戀情歌。
不論是詞、曲或意境都很適合夜鶯許來詮釋:
套著友誼的枷鎖埋葬熾熱的感情。無奈已成了一種習慣。


 不夜城2001版
 詞/彭學斌  曲/鄭可望
   


 你留了紙條 在我住的地方 
 我猜想你和他一定又吵了架 
 你習慣了依賴 從以前就這樣 
 我凌亂的睡房 就像你的避風港 


 你對他的細膩 已經成了信仰 
 你心中只有他 即使我多麼奢望 
 你在我的面前 已經不用裝扮 
 把你當作珍藏 卻無法向你亮相 


 當愛靠近你之後 我成了你的不夜城 
 你傾訴你和他之間 我看著看著也濕了眼睛 
 愛離開你之後 我成了你的不夜城 
 好幾次差點鼓起勇氣  說真的真的我也愛著你



聽著、看著台上的小許,我已經忘記自己身在擁擠的觀眾席中
這首歌讓我舒服到覺得自己正躺在一張沙發上…
沒有別人。是屬於我和主唱的兩人音樂會。


主唱唱完,我不用拍手到手酸、尖叫到嗓子啞掉,
他問一句:「好聽嗎?」我只要滿足的笑著回答「好聽」就好。


怎麼辦呢?唱得我好想睡覺
不是因為無聊,而是太舒服了。好想在這樣的歌曲、歌聲中睡著。




主唱大人不要唱了~~我們一起去睡覺吧ˇˇ




Talking
表情一直都還蠻平靜的小許問觀眾:
「你們看得出來我很開心嗎?還好對不對?我這個人就是這樣子…」


知道啦!你就是「心中即使有200%的觸動,卻只會表現出50%」的那種人嘛。


「我生氣的時候你也不會發覺我生氣,我會…嗯~(微笑),心裡卻…(握拳)」
「所以我現在雖然只帶點微笑,」指指自己平靜的臉,「但其實我心裡面是…」


他做了一個動作,惹得全場笑聲連連。可惜我低頭抄筆記沒看到!!
有錄到的大大們可以提供影片嗎?(有機會可以表演給我看嗎?><)




四,人在雨中/張學友
這首是「阿潘人家好想你」Part 1嗎?


無論是歌神或阿潘的版本我都沒仔細聽過,但旋律倒不會很陌生
對我來說算是半首新歌。


 人在雨中
 詞曲/吳旭文



 有多久不曾淋過雨 有多少心事變回憶 
 人要學著不回頭 讓微笑代替心痛 才不怕宿命的捉弄 


 我依然是我 妳是妳 誰都不必再騙自己 
 請留下一點線索 我有愛妳的自由 
 就算做一場好夢 那也值得 雖然心痛 喔 


 在雨中 等雨停 多少渴望著出現奇蹟 
 我的心 不會冷 就讓天笑我傻得可以 
 在雨中 想起妳 彷彿又哭倒在我的懷裡 
 妳永遠 也不會懂 誰該珍惜 是誰最深愛妳



小許的版本,不管是聲音或情感都有些濃厚,不夠淡然。
希望他用更淡的方式去唱這種「無可奈何、故作輕鬆」的失戀情歌。




Talking
可能是大家聽歌聽的太舒服了,主唱大人有點調皮的說:
「尖叫聲有點弱耶~」


隨之而來的是全場排山倒海的吶喊,喊了幾秒後他才滿意的制止:
「欸,才剛開始三首耶,不要鬧囉~」


一個還有理智的歌迷提醒他:已經四首了。
「啊,四首了?」他做出意猶未盡的表情,「在我心裡面就是…啊唱太少了!」


「今天我的話會有點多,可能是第一場的關係吧,所以…要多多包涵!OK嗎?講那麼多話OK嗎?」


觀眾:「OK!」


講吧講吧!如果可以,我真想搬張板凳坐在你面前聽你講話,把我不認識你的22年全部講給我聽。




五,然後怎樣/陳奕迅
Eason終於現身。
小許坐上了高腳椅,用有點爵士、沙發(或Bossa Nova?)的曲風重新詮釋。


很好聽,很鬆,鬆的不像許仁杰的聲音。












記得星光傳奇賽之前我做了一個夢,夢見小許問我們想聽他唱什麼歌。
當時我回答:「輕搖滾、爵士、沙發。」




這一刻我恍然大悟,原來那個夢…並不是為了星傳作的。






Talking
唱下一首歌之前,主唱跟我們分享了國中時期的純愛故事。
(這一段逐字記錄的話會有些零亂,概略情節如下:)


當時他暗戀一個女同學,但因為個性被動、缺乏自信所以從沒告白。後來這段暗戀心事不知道怎麼著,全部人都知道了,包括那個女生!但他本人就是「硬撐」著不講!


「這首歌是那個女生叫我練的。」小許說。
「我們平常的相處模式很哥兒們,只有在唱這首歌的時候,跟她的互動會很不一樣…很自在。」




六,等我回來/郭富城
他說出歌名,我突然想到有一次四少去星光四當助理主持人
當時張心傑就抱著吉他自彈自唱這首<等我回來>(影片在此


 等我回來
 詞/潘協慶、廖瑩如  曲/潘協慶   


 當你不快樂的時後 要記得寫封信給我
 別怕我擔憂 Remember baby 
 想我的時候 不要難過 找個朋友出去兜兜 
 當你明天醒來 我就不在 請你收好我的愛 等我回來  


 不能和你Say Goodbye 我怕走不開 珍重是最難下嚥的對白 
 這幾天 我已體驗 你在身邊 是多好的感覺 
 不能跟你Say Goodbye 淚會流下來 藏不住的愛我想你明白 
 捨不得 oh my love 你在等待 我也等待 等我回來



小許把這首歌唱得一點點甜、一點點柔。
第一遍副歌時他走到舞台右側,也就是我站的地方。
我看到他的臉…雖然沒有很燦爛很綻放的笑意,
但不知為什麼,透過他的眼睛,我好像可以看到他唱歌給那女孩聽的畫面


透過他的眼睛,似乎可以看到那個女孩坐在他面前、聽他用歌傾訴愛意…
永遠沒有說出口的,愛意。


唉,許仁杰你怎麼那麼符合<忘了說愛你>那首歌呢!
是真的沒自信、怕受傷,還是根本享受起暗戀的感覺了?
不愧是暗戀許!你已經是「不能說的秘密」的代言人了啦!


不過我蠻好奇的…這位國中同學口中的「阿鳥」當時是用什麼聲音唱首歌的呢?
國中時期已經變聲了嗎?
那張童稚的臉配上現在低沉柔和的嗓音…搭不起來啦!


立志中學的網友提供:國中畢業紀念冊中的許阿鳥(做好心理準備再看XD)




順便提一下…
<等我回來>唱完第一遍時,小許因為站在舞台右側,離乾冰噴霧很近
他便彎下腰、對著噴霧扯了扯領口。然後舒爽的比了個「讚」。


熱就多解幾顆扣子嘛,我們不會在意的!吶,主唱大人~(羞)




Talking
對於接下來這首歌,小許只說了一句話:
「因為我一個人上來台北嘛,這首歌就是我的感情狀態。」


話一說完,有個白目的人大喊:「誰?」


偽許:就是你啦!還誰!(跺腳)




七,還是會寂寞/陳綺貞
聽見前奏我心中就開了好幾朵花~
陳綺貞耶!小許唱陳綺貞,小許唱陳綺貞耶!(雖然比較想聽他唱<太聰明>)


 還是會寂寞
 詞曲/陳綺貞   


 早已忘了想你的滋味是什麼 
 因為每分每秒都被你佔據在心中 
 你的一舉一動牽扯在我生活的隙縫 
 誰能告訴我 離開你的我 會有多自由  


 也曾想過躲進別人溫暖的懷中 
 可是這麼一來就一點意義也沒有 
 我的高尚情操一直不斷提醒著我 
 離開你的我 不論過多久 還是會寂寞  


 別對我小心翼翼 別讓我看輕你 
 跟著我 勇敢的走下去 
 別勸我回心轉意 這不是廉價的愛情 
 看著我 對我說真愛我
 


跟剛剛的<等我回來>不同,他表情整個都變了!
是我看錯嗎?完全不凝重,反而有種…在撒嬌的感覺!
雖然他唱別的歌也有「兩手握住麥克風、身體隨音樂擺動」等姿勢
但在這首歌裡,這些動作顯得特別婀娜多姿!


唉喲,這不就是--


看見人家抱小孩就想生一個、
看見人家接吻就害羞、
看見人家求婚就綻放的懷春少女許嗎XDD


以前當過熊、當過豹、當過天真無邪的許兔兔…
現在唱著這首歌的他是寂寞的小貓咪!


莫文蔚在<開水與白麵包>裡面勸寂寞的男人去找一隻小花貓來擁抱
許仁杰身邊的男人們!你們到底在幹嘛?竟然讓許貓咪寂寞!
趕快去找他、把他捧在掌心裡疼愛!讓他應接不暇啊!




主副歌唱完一遍,小許竟然就在舞台邊坐了下來!
然後…我就看不見他了(淚)


當時以為他正對著凱大,想說這樣可以讓凱大記錄下又近又生動的他(他有做一些可愛的表情)
但後來聽說他面對的是男熊s哥!豔福不淺的s哥就這樣被十萬伏特電了三分鐘XDD


咳,主唱大人我知道你很寂寞,但還是要節制一點…
男熊可是熊界的稀有動物,不能耗損的太快(吐煙)




Talking
小許:「接下來這首歌叫<家庭計劃>~應該不用我解釋了吧?」
觀眾:「兩個恰恰好!」
小許:「…對。」


小許:「<家庭計劃>就表示…很想成家立業~」
觀眾:「喔~~~~~~~~」


主唱還說,跑商演的時候常看到有父母帶小孩出遊、和樂融融的畫面。很嚮往那種平凡開心的生活。
「你們聽歌詞就知道了…」他說。




八,家庭計劃/陳小春
我說主唱大人啊,你剛剛還在暗戀、還在寂寞咧
現在馬上跳家庭計劃會不會太快!!
回家一查才知道是陳小春的作品,對我來說完全陌生。


 家庭計畫
 詞/徐世珍  曲/陳子鴻


 我的動作有點慢 少一個人管
 我最想要的浪漫 其實很簡單
 給我機會每天跟妳 說一聲早安
 每一晚 有人等我回來


 轟轟烈烈的承諾 我說不出來
 天長地久還沒到 不會有答案
 可是沒有妳的陪伴 那有多遺憾
 想不想 一起計劃未來


 Oh babe 抱著入睡的夜晚 兩個人份的晚餐
 也許再一兩個小孩 讓我們心煩
 Oh babe 幸福就是每一天 重複的平凡
 我的愛 用一輩子計算



在演唱會聽完一遍,回家後又聽了側錄檔,我覺得小許唱的有點平了。
整首歌是一段傾訴,是在跟自己喜歡的人傾訴共組家庭的渴望。
由於原唱陳小春的聲音非常具個人風格
他那種「樸實的俏皮」不完美卻很真實、很有說服力。


小許聲音樸實、唱法樸實,但缺乏「俏皮」。所以我聽起來會有種「只是唱過去」的感覺。


或許「樸實清新」是小許想讓我們聽見的歌唱方式
但有時不妨在歌裡多加一點戲,讓表情更誇張、把歌詞唱得更像在講話~
這樣會讓觀眾印象更深刻,引起更多共鳴!


至於主唱大人對完整家庭的嚮往,我完全能理解
也相信未來他一定能組成一個充滿愛的溫暖家庭!
等事業更穩定之後,遇到適合的對象千萬不要再錯過囉~
學順從一樣積極把握自己的幸福吧(笑)




呃,上面幾句話好像有些太和諧、太不像我了厚?
那我就「原形畢露」一下--


許先生!你想結婚嗎?你想拍照嗎?
趕快把到李佳穎,帶她上教堂說我願意!這樣我們就衷心祝福你~


把不到她的話,你就準備跟好哥們去領養孩子吧!(哼)




Talking
主唱表示今晚選的歌都是他很喜歡的,所以不希望聽到台下觀眾發出「我不要那首、我要這首」之類的抱怨…


「NO!!!」他義正詞嚴的說,「因為今天是我的場子!」


講完以後又嬉皮笑臉起來:「這樣講真的還蠻爽的,第一次有機會可以讓我講。」還溫柔的跟大家賠不是:「以後不會了這樣!不要誤會、不要生氣、不要喔~」


主唱大人你不要突然軟掉好嗎?超沒氣勢的XD


這種反差很常從他嘴裡聽到。上一秒還講的很堅決很MAN,下一秒就用超級柔軟斯文的聲音說:「下一首歌是…」


我猜他之前在補習班就是那種凶不起來的老師(笑)
偶爾會大吼:「XXX不要講話!」然後就馬上弱弱的說:「好,看下一題…」




九,忽然之間/莫文蔚
「阿潘人家好想你」Part 2嗎?


去年夏天在演唱會聽過阿潘的版本,但那時讓我印象最深的
其實是爵士鼓規律的、像心跳一樣的砰盪聲。


這次聽小許唱,一開始的
「忽然之間,天昏地暗,世界可以忽然什麼都沒有」讓我有點鼻酸。


這首歌寫的真的很棒…




Talking
「相信今天這邊有第一次認識許仁杰、或第一次聽我唱歌的人。當然也有很多海外的朋友來支持我…」


被主唱點名的香港、新加坡和大馬的粉絲紛紛尖叫、朝他揮手。具語言天份的小許也開始發揮他的長才。


「有新加坡?辛夾啵!辛夾啵的捧油~


然後一聽說有大馬的觀眾,又立即研發出一種「啥咪碗糕腔」:
麻來吸啊的捧油~」喊完還感覺良好的說,「類似啦,類似啦~」


(這段一定要身歷其境才懂我在說什麼XD)


全場笑成一團!主唱大人你真的有夠白爛!主持客家安可的收穫之一就是變的更白爛嗎XDD
接著他提到安可團隊今晚也有來捧場…


「躲起來了是嗎~」他愉快的指著台下熟悉的人頭,「平常叫我吃蠶寶寶的大便!是不是?今天是吾(ngai)的場子啊!」


主唱大人你真的好會記仇喔!!
抱怨歸抱怨,小許還是很善良、很知感恩的。他向安可團隊致上深深的謝意,因為他們讓他知道自己會主持。


「雖然可能還不是很好,但他們把我塑造的…非常有內容。」
他還說:「如果有機會入圍的話,都是團隊的功勞~」


說真的,小許冒出那句話時我有些錯愕:
太篤定了吧!是內定要入圍了嗎?如果真的是這樣--


那就得獎吧!哈哈哈!
內定萬歲!鍍金萬歲!客家小玉子萬歲萬歲萬萬歲!




那,接下來要帶來什麼歌呢?這首不是第一次唱,甚至還和阿潘、茱蒂合唱過。
記得2008年3月馬來西亞雲頂演唱會令大家驚豔的那段表演嗎?


小許:「這次我想,請轟龔的捧油幫我鑑定一下發音O不OK…」




十,歲月如歌/陳奕迅
許仁杰生平第一首粵語歌
盼了兩年多,今晚「台灣的捧油」終於也有機會聽到完整版!


兩年前聽他唱的時候,只知道<兄妹>的我立刻被粵語版本吸住了
當然<兄妹>有它自己的故事,但<歲月如歌>的情境更合我的胃口。


或許,也是因為許仁杰的關係吧。


 歲月如歌
 詞/劉卓輝  曲/徐偉賢


 愛上了 看見你 如何不懂謙卑 
 去講心中理想 不會俗氣 
 猶如看得見晨曦 才能歡天喜地  


 抱著你 我每次 回來多少驚喜 
 也許一生太短 陪著你 
 情感有若行李 仍然沉重待我整理  


 天氣不似預期 但要走 總要飛 
 道別不可再等你 不管有沒有機 


 給我體貼入微 但你手 如明日便要遠離 
 願你可以 留下共我曾愉快的憶記 
 當世事再沒完美 可遠在歲月如歌中找你  


 再見了 背向你 回頭多少傷悲 
 也許不必再講 所有道理 
 何時放鬆我自己 才能花天酒地  


 抱著你 我說過 如何一起高飛 
 這天只想帶走 還是你 
 如重溫往日郵寄 但會否疲倦了嬉戲



生平第一次那麼關注一個台灣歌手、一個完全沒有背景的新人。
我不知道能看著他多久,不知道他能陪我多久
所以對這首歌裡寫的「當世事再沒完美,可遠在歲月如歌中找你」有特別的感觸。


兩年後當他又唱起這首歌(用「應該是蠻標準」的粵語)
我在台下用非常不標準的粵語大聲和著。
當初縈繞心頭的迷茫感沒有了。有的是更多堅定和相信。


雖然世事依舊有很多不完美,但我相信他會用盡一切力量
為我們編織一段綿長、如歌般悠揚、雋永的歲月。


唱完之後,我立刻轉身問山奇和小悠:「OK嗎?」
「好標準!!」她倆熱情的大喊。
當然也有走理性路線的歌迷表示<七百年後>比較標準。


接下來小許的一句話讓我點頭如搗蒜、開心到不行--


「希望以後出專輯的時候可以收一首粵語歌…因為粵語歌的歌詞寫得比較詩情畫意,唱起來很有感覺~」


天啊,主唱大人我不能同意你更多!我們真是心有林夕啊!
不只唱廣東歌,有機會的話把廣東話學起來也好!
多會一種語言能讓你在更多地方暢行無阻!




Talking
小許:「接下來…會不會有一點想睡覺啊?」
觀眾:「不會!」
小許:「真的嗎?但我最近有一點累,所以現在有點想……騙你的!(奸)」


「是不是應該來點(噴氣)動一點的?接下來這首歌會很high喔…」




十一,好膽你就來/阿密特
歌名一出,台下一陣驚呼
是和<閃閃>打對台的<好膽>耶!


唱這首黑妞小葉唱過的「熱門殺歌」,是想挑戰同是830生日的姐妹嗎?


前奏一下,欸?不太一樣喔!又改編過了!這種節奏…是英式搖滾嗎?
(抱歉,我對音樂類型實在很無知,歡迎有去演唱會的大大糾正)


 好膽你就來
 詞曲/阿弟仔 


 攏細你啦 攏細你啦 攏細你害我的面來紅紅 
 你的心我的心結結作一伙 是要打算按怎  
 攏細你啦 攏細你啦 攏細你害我整天在茫茫 
 你的心我的心現在賣擱假   


 要討我的愛 好膽你就來 賣放底心內 怨嘆沒人知 
 思念作風颱 心情三溫暖 其實我攏知 好膽你就來  


 攏細你啦 攏細你啦 攏細你害我來氣心魯命 
 你的心我的心結結作一伙 是要打算按怎  
 攏細你啦 攏細你啦 攏細你害我整天在火大 
 你的心我的心現在賣擱假   


 要討我的愛 好膽你就來 賣放底心內 怨嘆沒人知 
 思念作風颱 心情三溫暖 其實我攏知 好膽你就來



因為想表現「殺」所以表情還是頗凝重
但他在聲音裡加了「撕裂」的江湖味,把歌詞唱得更「跳」


特別喜歡「結結作一伙」的「伙」、「現在賣擱假」的「假」的那個音,厚實中有迷人的亮度
慢條斯理的「攏細你啦,攏細你啦」也有撒嬌的感覺~


天啊,這首根本就是「傲嬌小公主」豹哥的主題曲嘛!


我心中浮現一個畫面:


剛剛那個唱著<還是會寂寞><家庭計畫>的懷春少女許
因為一直不見心上人主動追求


所以某個夜裡他乾了一罐啤酒,套上黑豹面具、拎著一枝球棒,
騎著一台重型機車跑到心上人家去--




────自動開啟鮮網模式────


他推開心上人的房門,對睡眼惺忪的對方說:


「喂!你喜歡許仁杰吧!快去跟他告白啊!你不說他怎麼會知道?你們有多少年可以耗啊?再曖昧下去就要曖昧到天荒地老了!」


他的心上人沒什麼反應,只是揉揉眼睛、抽抽鼻子:「許仁杰,你喝酒了喔?」


「誰跟你說我是許仁杰?!我是豹哥啦!」不速之客指了指自己的面具,「你…你明天記得去跟許仁杰告白喔!一定喔!」


「不告白的話…就擇略!!」他威脅性的舉起了球棒,靜默了兩秒,然後轉身向大門走去--
「那沒事了,我走了。」


「欸許仁杰,你喝醉了就不要騎車…」


「就跟你說我不是豹…我不是許仁杰嘛!!




重型機車的聲音消失後,剛被威脅的男孩回到自己的房間,摸不著頭緒的坐在床邊。
許仁杰在幹嘛?這麼晚喝醉跑來自己家,說一些奇奇怪怪的,還叫他跟他……


「你喜歡許仁杰吧!快去跟他告白啊…」


想起好友剛才的醉言醉語,男孩臉上忽然一陣熱,飛快的鑽進被窩裡。
「什麼東西啊~白癡欸~好害羞喔~~嘻!」





午夜的馬路上,剛從意中人家逃出來的許仁杰催著油門向前奔馳。
面具和球棒早已不知去向,路上所有的燈光在他眼裡越來越迷濛--


迷濛不是因為酒醉,是因為一顆顆奪眶而出的眼淚。


「白癡!神經病!呃啊~怎麼辦怎麼辦!我幹嘛亂講話!幹嘛那麼衝動啦~」
「嗚嗚~我要移民!」發現可能性有點低,「我要回美濃躲起來!嗚~」


────未完待續(喂)


唱第二段時,他把麥克風從stand上摘下,然後開始拖著stand走~
好媚好媚~我喜歡!


不過還是有可惜的地方…跟<閃閃>一樣,我想看到他勾人的笑!
雖然傲嬌的招牌表情是嘟嘴,但偶爾幾個媚笑會讓人更為之瘋狂!


厚!主唱大人,我知道你!可是你都在骨子裡悶悶的騷~
現在這種時代已經不適合悶了!在你的場子就大膽釋放出來吧!


回家反覆聽錄音檔時,覺得就算不看畫面、光聽聲音也很有想像空間!令人獸血沸騰~~~


本來以為<閃閃>已經夠媚夠好聽了,沒想到<好膽>更好聽!
以後這首歌只聽許仁杰的版本了。


主唱大人!下次來挑戰<追追追>吧!
萬里月、萬里城、萬里愁、萬里煙、萬里風霜~我最妖嬌~~




Talking
真是一首high有一首high!<好膽>唱完全場無法停止尖叫,因為high哥之友「小紅」登場了--


2008下半年跟主唱跑過好多場Star 4 You的小紅


小許:「接下來還是首high歌,但是你們一定會!要大聲!」
「昨天叫你們帶門票、帶耳朵,忘記叫你們帶嗓子──這首!這首會用到!」




十二,戀愛ING/五月天
前奏一下,小紅一刷,全場沸騰!
好像全部觀眾都跑過五月天的演唱會一樣!
不過就算你沒去過也沒關係,因為今天台上那個人就是偽阿信!


小許會選五月天的歌我不意外還很期待
但我以為他會選<人生海海><憨人>這種勵志的中板歌曲。
(因為「人生海海」之後的幾張專輯我就不是很熟了)




今天一聽才發現<戀愛ING>根本就是新世代國歌!
主副歌之間大家喊「L.O.V.E」喊的多熱情、多一致啊!


(影片裡若有一個落拍的聲音請不要懷疑…正是在下)


至於主唱和吉他這小倆口…很帥、很爽,但在我眼裡還不夠「人器合一」。
希望小許能繼續把他愛的樂器練到很熟,不是因為「一個月後要唱這首」所以死記硬練。




Talking
小許:「是不是還有點不夠?快的有,但是少了一點讓人討厭的感覺。」


「接下來,這首歌可以讓你們討厭我一下~」




十三,愛的初體驗/張震獄
開場前,在牆外聽見小許綵排這首的時候
因為緊接著<戀愛ING>讓我有些不解:「怎麼都唱這種熱門high歌?」
我想聽他唱「好聽的冷門歌」~
就像這次回星傳時帶來的幾首「非選秀節目熱門歌曲」一樣。


可是…冷門歌唱太多,絕對會影響整體的high度
許仁杰外表雖然冷靜矜持,卻非常在意「觀眾high不high」!


所以…好吧。唱吧。high吧!


不過聽著聽著,欸?不錯耶!
有達到輕鬆自在的境界,有時會把聲音壓扁(製造痞子fu)
或是來點復古的小舞步(+扭屁股)、推倒stand等等。
觀眾反應也很熱烈,小許唱一句大家就和一句!


可是主唱大人,我聽完並不會討厭你耶~
這樣無知無辜被女人拋棄的mama boy其實還蠻可愛的啊XD




Talking
唱完這首討人厭的歌,台上台下除了主唱以外都high到亂七八糟!


一開始是小許拿面紙擦汗時,某瘋狂歌迷在下面喊:「丟下來!我要!」
「什麼你要?瘋啦!」主唱深感世風日下。


然後是某樂手老師要小許把喝過的水給他…(詳細情形有點忘記)
「我的給你?吼!現在的人越來越亂!」主唱深感人心不古!


科科,主唱大人難道都沒有意識到:有他在的地方都超級亂的嗎XD


為了不讓糟糕的氣氛無法無天下去,小許用他溫柔平穩的嗓音鎮定眾人的情緒~
「好,接下來是首抒情歌,叫做<秘密>。藍又時的<秘密>。」




十四,秘密/藍又時
當清澈又孤獨的琴聲回盪在藍色的森林裡
主唱把剛坐過的高腳椅,用公主抱的溫柔姿勢帶回舞台前方。
用手撢了撢椅墊,坐下。


當琴聲休止,主唱把麥克風拿到唇邊--
大家都期待他開口,他卻露出一抹意義不明的笑容,
然後在椅子上,轉了270度又轉回來…


「他…是在抵抗自己快滿溢的情緒嗎?」
嗚,可憐的暗戀許!不要怕,勇敢唱出來吧!唱到哭也沒關係,我會用衣襟接住你的淚!


「別…」靠近舞台的歌迷為他提詞。
「我知道。」他笑。


下一秒,他娓娓道來…
「別對我食之無味,棄之可惜~」


 秘密
 詞曲/藍又時   


 你就直接回頭吧 她在等著你 
 不要怕我會哭泣 早就在心底 
 想想你說過的話 其實我們不虛假 
 那就好吧 其實你對我不差 
 


 別對我食之無味 棄之可惜 
 雖然你還有感覺 但不是愛情 
 想想你說過的話 其實我們不虛假 
 那就好了吧 這些夠了呀  


 我們的愛情是秘密 不能成立 
 就算我愛你 也不能夠說明 
 她在你身邊 逗你開心 
 我只不過讓你 歇斯底里  


 你就讓我跟著你一起秘密 
 我們的事情 說好不提起 
 讓我們 都能夠清晰 
 你和她 是不變的 定律 





A段唱完,B段第一句竟然又是「別對我食之無味」
怎麼會這樣?難道--


回家一查,才知道他‧唱‧錯‧段了!
(那些提詞的大大們真該讓主唱打屁股,竟然聯合起來忘記第一段的存在!)


所以主唱「耐人尋味的微笑」和「轉圈圈的寂寞身影」只是因為他忘詞了嗎(欺騙我的純情!)


我推測是這樣:
聽見歌迷提詞之後,雖然覺得不太對,但因為完全想不起來,所以硬著頭皮唱下去。


幸好他對第一段的編排還有印象,「早就在心底」到「其實你對我不差」都有唱對。


本來很期待暗戀許唱這首<秘密>,但聽完後發現它描述的是第三者的心情。
我偷偷把這首歌的氛圍套在美許身上,卻只得到「悲哀」兩字…


唉,希望這種事永遠不會發生
寧可暗戀一輩子,也不要去做影子一樣的第三個人。




Talking
「接下來這首是我EP的主打歌,對我非常重要,我也非常喜歡~」




十五,夢見/許仁杰
唱到現在,第一首許仁杰自己的歌。


<夢見>雖然小品,卻出自兩位大師之手。
就算不是許仁杰的歌,應該也會得到我的欣賞吧
但它就是那麼剛好被收進了夜鶯的音樂盒中。


不知是不是量身打造,但小許綿軟帶點滄桑的聲線和念舊的性格和這首歌完全貼合。
希望未來他能得到更多好歌,即使不是他唱我都會喜歡的好歌。


老實說,我本來是很自私的,不希望他在演唱會表演「一般場合」會唱的歌。
總希望他多唱「沒唱過的」,或是我喜歡的、想聽他詮釋的歌曲。
(有一點把他當成人肉點唱機…)


但怎麼能這樣?許仁杰的演唱會本來就該唱許仁杰自己的歌!
因為他現在是新人,只有五首屬於自己的歌,大家才能容忍他翻唱
等他有了好幾張專輯,累積到四、五十首歌,
到時候的演唱會就會以他的歌為主,理所當然。


他不是駐唱歌手,他的演唱會更不是音樂餐廳
我要好好調整自己的觀念,不要整天奢望點他唱東唱西…




Talking
「接下來要跟大家分享的東西…好像已經在你們手上了。」
小許話一出,大家連忙打開拿在手上的黑色卡片,迎接…




緊張刺激的新曲發表時間!!




「2007到現在轉眼已經三年了。這段時間我做了很多事情,坦白說剛開始也有低潮的時候,覺得說原來為了唱歌,我要做很多不太習慣的事。但這期間在創作這塊我還是有很努力的寫歌,希望今天帶來的其中這兩首你們會喜歡──第一首歌叫什麼?」


「沒~有~空!」大家喊。


「沒有空就算啦!」他白目的聳肩,然後怪罪吉他手,「這個很白癡耶!幹嘛叫我用~」
牽拖幾秒又乖乖自首:「好啦!我冤枉他了,其實是我自己啦…」XD


「它是首有點嘻哈舞曲、R&B的歌曲。現在大家都很哈韓嘛對不對,但台灣還是有很多正在寫歌的人,他們其實可以做到讓大家哈台。」


企圖心滿點的一番話之後,低音鼓開始重擊眾人的心臟
音樂走的是東洋流行風,感覺適合在夜店或潮店播放。




十六,新曲發表Part 1:<沒有空>




謎題揭曉,一開始令人摸不著頭緒的八句歌詞,小許唱的是英文部份。
之前說這首的內容跟<Because You’re Good to Me>有點類似
但曲風完全不同,是小許難得的嚐試,也讓人聽見另一個許仁杰。


雖然在一般民眾印象裡他走的是憂鬱氣質路線,
但我相信他私密的音樂世界一定非常多元、充滿無限可能。
所以我樂見他嚐試各種曲風,即使不是每種都適合他的音質…


聽眾買不買單是一回事,總是要把自己想玩的都玩過一遍嘛。


我期待這首歌的最終CD完整版和MV。
找老師排些慢舞吧!來點「潑水」、「被辣妹包圍」的橋段也OK!




Talking
唱完<沒有空>,主唱走到舞台左側說:「阿嬤,會不會聽無?」


然後用客語問了一次,阿嬤回答「聽得懂」卻被金孫吐槽:「麥假!」XD


「這三年來我做了很多努力,可能不是所有都在音樂上面。希望能把這中間的心血和你們分享一點。希望第一次聽我唱歌的、或是已經認識我的人,你們會繼續期待下去,好不好?」


「第二首歌的靈感是來自我的健身老師:Simon!」觀眾笑。


「現在很流行騎腳踏車嘛,那時候我跟他一起去騎的時候…有看我照片的人應該都知道,我從我家騎到三芝,然後再騎回來──瘋了!所以寫了這首歌代表騎車時的心情。」


「很多車友在參加比賽、爬坡的時候是很累的,然後心裡的OS是很多…(握拳)很不好聽的話!(觀眾大笑)我自己去騎車的時候心裡也是有很多……所以我覺得我應該寫首歌來替車友們發聲!」


「這首歌比較勵志,代表了車友們的精神。歌名叫作<引擎>。」




十七,新曲發表Part 2:<引擎>




明年若舉辦什麼「亞洲自行車大賽」麻煩一定要呈上去當台灣區的代言歌曲喔!


詞曲溫暖輕快,走「運動系少年純愛漫畫」的風格,不會太過熱血。
反而是主唱大人的唱腔,應該再更輕快、更跳、更熱血一些!


(這首歌的聲音有點太軟了,主唱小小的腦袋瓜又想到什麼了嗎?)


聽完<沒有空>和<引擎>,很開心兩首曲子都頗有記憶點!
希望他未來進錄音室的時候能更投入在歌曲的情境中,將兩首歌詮釋的更到位。




Talking
小許:「我做的東西還可以聽嗎?」
觀眾:「可以~~」


「希望你們會喜歡!」他像拍公益廣告似的露出青春無邪的笑,「而且騎腳踏車有益身心健康!對不對Simon老師?」


欸?老師也在現場嗎?


「Simon老師呢?幫我找一下Simon老師!鎖定~」他還幼稚的模仿探測器的聲音,「滴~~~~」
「要謝謝他!我才能夠那麼的…精小…精壯!」


哈哈哈,OK的啦(沒看過,不好多做批評)
但「腰」才是男人的第一生命!主唱你的小蠻腰還需要磨鍊磨鍊~




Talking
接下來主唱大人發表了一段很長的自白,關於「星光傳奇賽」退賽的事。可能是因為第一次面對那麼多「屬於自己的觀眾」,讓他覺得有必要當面交代清楚。


(這段很長,不逐字記錄)


他承認一開始是「不想」回去的(因為「比賽」這個環境會讓他倍感壓力)
但後來決定要參加的也是他自己,因為他總對三年前在星光大道的表現「不滿意」。


小許:「每次在看三年前的影片,感覺怪怪的…真的不知道為什麼會這樣,講話為什麼要講不講!會氣,你知道嗎?」


只有自己才能跨越自己。他是這樣想的。


「之前我在思考:回去這個比賽『想掌握的是什麼?』雖然之後退賽,但我覺得想抓到的東西已經有了。在那個台上我不會再害怕--雖然表情有點臭…」


星光傳奇賽中他「笑容可掬」的畫面屈指可數,原來他自己也知道。


「我不是因為希望曝光,才去站在那邊、唱一些我熟悉的歌,讓你們覺得哇許仁杰在唱歌耶好棒什麼的…我希望我每次的表演不只對你們負責,也要過我自己這一關。」


「一個人要在同一個時間學會很多事情,我現在也還在學習當中…」


他一直希望自己「做什麼就像什麼」,要主持就要有主持人風範,要演就要像個演員。不要只是「沾醬油」--蜻蜓點水、不痛不癢的碰一下就走。




「但在過去那段日子、我真的很想唱歌…」




看他在台上,用平靜的臉和似乎有點哽咽的聲音說出那句…2009年至今聽他說了好多次的話--


我嘆,把視線從他身上移開。
完全、完全又回到2009上半年的黑暗時代。


為了拍攝<情義月光>消聲匿跡的許仁杰,在阿潘演唱會上落寞著<痊癒>的許仁杰,在小美演唱會上說「夢想有時會輸給現實」的許仁杰…


讓我受盡思念煎熬、半夜躲在被子裡哭的許仁杰…




別再讓我想起可以嗎?許仁杰你也別再想了好嗎?


把那段時期所有的低迷、失落(怨懟、不甘心)鎖進你腦中的檔案櫃,等未來表演時有需要再翻出來用。把對歌唱的極度渴望放在你之後的每一首歌曲中…然後,就別再想了好嗎?


未來,偶爾應該還是會有「不能唱歌的時候」。例如演戲,你有這個天份應該還是會繼續演下去。如果某年又遇到超會磨戲的導演,那一年難道還要不停重覆著「失落、尋回」的過程嗎?


當然,我不是你,不能體會你的難過。我只能要求自己、節制自己的眼淚和依賴。


帶狀節目、戲劇都有結束的時候,不要讓它們剝奪你身為「歌手」的信心和自我認同。那些「副業」是為你加分的,你並沒有失去什麼!


最重要的那些事(健康、家人、朋友、意志力)你並沒有失去啊!


1114美許之夜後我就決定「再也不要為你悲憐、為你不甘、為你憤恨的流淚」。
不要再有什麼陰影魔障了。你、我都一樣。




十八,一次幸福的機會/潘越雲
聽完坦白說,比較喜歡星傳的版本
可能因為比較短,令人意猶未盡。


 一次幸福的機會
 詞/姚若龍  曲/陳小霞


 在那麼有限的生命中 
 能被所愛的人深深愛過 
 或許不該再奢求再怨什麼 
 世上的遺憾本來就很多 


 在艱難的說了再見後 
 你真的不該再緊緊抱我 
 剛才還能體諒的放開你的手 
 不代表我就夠堅強灑脫


 我們曾有過一次幸福的機會 
 當玫瑰和諾言還沒枯萎 
 別說抱歉 我不後悔 
 曾經逆風和你一起飛 


 我們曾有過一次幸福的機會 
 似乎要擁有了愛的完美 
 你說別哭 我說不哭 
 然後我們都留下了眼淚





Talking
唱完之後,好幾位觀眾在偷偷拭淚。
為了不讓現場氣氛太低迷,多愁善感的主唱馬上幽默了起來:


「剛剛那首是潘越雲的嘛,接下來這首是她的好朋友:李茂山的歌~」
哈哈哈哈哈…最好是啦。


「今天有家人和一些長輩來看我,這首歌我家人都會唱喔!」
他望向台下想跟家人有些眼神互動,卻發現他們太低調所以忍不住吐槽:「欸,幹嘛閃啊!」


「所以呢,我要把這首歌獻給他們~」




十九,我的眼睛在下雨/李茂山
跟星傳的比起來,演唱會版本勝!


雖然期待今晚的他把這首唱得更煽情、更老歌一點
(畢竟是自己的場子,想怎麼唱都行)
但他還是堅持「水煮」,所以一點都不油喔:D


還有,真的全家都會唱嗎?
那我要聽嫩嫩和含含的版本~~(被打)




Talking
「唉~」他輕嘆(聲音好性感)


「很好奇,唱到現在你們有什麼感覺?」
看著觀眾們微妙的表情,他跩跩的丟了句:「,齁!


「接下來這首歌,本來也是要在比賽時唱…今天拿來這邊跟你們一起分享。彭佳慧唱過,不過我唱的是陳小霞老師DEMO的版本~」


「這首歌要送給…我的阿嬤!」




二十,外婆的老唱片/彭佳慧
天啊,又是完全沒聽過的歌!超讚!
回家一查才發現,這是今晚第三首陳小霞和姚若龍老師的作品。


 外婆的老唱片
 詞/姚若龍  曲/陳小霞


 我愛夜 我愛夜
 誰不愛兩個人靠著的夜
 哪怕窗外飄著大雪
 耳邊一句話就暖得像火焰


#我怕夜 我怕夜
 誰不怕一個人枯等的夜
 已經披上所有諾言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